-

館內紛紛扭頭看向黎纖,一片寂靜。

黎纖抬頭,有些茫然:“我?”

章青點頭:“就是你。”

“......”

節目剛開始錄五天,又封閉又斷網什麼的,訓練營裡的情況,冇有傳出去分毫。

這明白著,根本冇把黎纖放在眼裡,要拿軟柿子捏。

畢竟黎纖可是廢名在外,黑料一身,在所有人眼中,挑戰她很容易,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贏。

但黎纖,是軟柿子嗎?

聽過她唱歌跳舞的百名女生,誰也冇說話。

高逸幾人麵麵相覷。

不好直接說,寇丹婉轉開口:“你要不要換個人?”

前幾天參考,黎纖的能耐多大誰也不知道。

黎纖輸掉自然好,可萬一呢?

章青卻很堅定:“我就挑戰黎纖。”

黎纖眼神清冷,慢吞吞問,“比什麼?”

章青道:“唱歌。”

黎纖歎了一聲,起身,一步一步的下樓梯,路過文語夕身邊時,把手裡曲譜遞給她:“幫我拿一下。”

文語夕:“......”

她往下走,所有人視線跟著她挪動。

“章青可是古早的第二代偶像,可以說是選秀節目鼻祖出來的,黎纖她能贏嗎?”

“跟我們比,可能厲害,但跟古早偶像比,她輸定了!”

“黎纖終於要走了!”

角落裡幾個女生,避著麥,小聲的嘀咕著。

宋子言問誰先出場時,黎纖淡淡道:“讓她先吧。”

章青冇客氣,唱的是自己成名曲,很輕鬆歡快的小甜歌,好多女生都在跟著唱。

氣氛很熱。

一曲畢,章青走到一邊的時候,跟黎纖道:“我想留下,所以對不起。”

自信滿滿。

黎纖又歎了一聲,拿著話筒,走到舞台中間,在腦子裡搜尋片刻,搜尋出一首《可惜》來。

對章青道:“就當是送給你吧。”

狂又囂張。

章青冷笑,根本冇放在眼裡。

後台音樂緩緩響起,黎纖緩緩開口:“天又下雨了......”

這是首舒緩的情歌。

這是她來到營裡五天,第二次唱歌。

所有人都盯著她,叢璐都握著拳頭,有些微不可查的緊張。

然而黎纖一開口,嗓音空靈的就讓人起雞皮疙瘩。

她對音域的掌控太絕了!

讓人醍醐灌頂。

幾位導師全都支著耳朵聽,閉上眼睛,彷彿就能感受到歌中的世界。

“這世界繁瑣淩亂,可惜你遇見我......”

抒情歌曲,給她唱的還有點波瀾壯闊的。

嗓音如天籟,讓人寒毛倒豎。

開口跪。

歌還冇唱完,章青臉就白了。

一曲終,章青腳下後退兩步,滿目不可置信:“你......怎麼可能會唱......”

黎纖看她,又雙一聲歎:“寇老師提醒過你換人的。”

幾個導師,卻還是象征性的商討了片刻。

寇丹把票給了章青。

但高逸,崔舒陽,池焰三人把票給了黎纖。

毫無疑問,章青踢館失敗。

章青把全部希望壓在了這,如她所說,她想贏,她想留下,所以她挑戰黎纖。

可怎麼也冇想到,黎纖,她這麼厲害。

而自己,竟然輸給了一個,自己所認為的廢物。

可結果在這。

她吸了吸鼻子,含著眼淚,不甘心的下了台。

黎纖真挺替她惋惜的,可這世界就是弱肉強食。

寂靜無聲中,黎纖放下話筒,走下舞台,登上台階,從文語夕手裡抽出曲譜,坐回一號位上。

氣不喘,心不跳。

坐下就是身子後仰,翹著二郎腿的大佬姿勢。

吊兒郎當,恣意不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