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韓相偉和韓夫人進去看了兒子。

韓陶的病,一直都是第一醫院負責的。

六年過來,都冇能根治。

可今天,這個才二十歲,看起來半點都不像醫生的女生,一場手術,解決了!

一群醫生,看著黎纖的眼神,就跟看鬼一樣。

“黎......黎小姐,”有個醫生冇忍住:“你讓人送的那個,是什麼藥?”

黎纖靠在牆上,有些懶散:“救命藥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師出何門?”

“自學成才。”

“......”

根本冇辦法聊。

秦錚看著她的眼神也帶詭異:“小嫂子,你到底什麼來頭兒?”

黎纖斜了他一眼,挑眉:“你們不是把我查了個清楚?”

秦錚一噎。

讓人送個藥,都那麼大陣仗?

誰信她從貧民窟出來的?

一直等醫生那邊,圍著韓陶又反覆做了檢查,確定手術真的很成功,韓相偉和韓夫人才徹底鬆了口氣。

韓夫人終於冷靜,看著黎纖,眼睛泛紅,“黎小姐,之前對不起,我隻有這一個兒子,他就是我的命,我......”

“我明白。”黎纖淡淡說。

韓相偉直接把黎纖簽的那張生死協議撕掉,鄭重向她鞠了一躬:“黎小姐,從今以後,隻要你有韓家能幫的上忙的事,隻管說。”

黎纖歪了下頭,笑意似有若無:“不如給我錢吧。”

韓相偉微怔,隨即道:“黎小姐開個價,稍後,我讓人打過去。”

手機滑進兜裡,黎纖有些懶怠:“看著給吧。”

“纖丫頭。”

那邊,裴書卿喊了一聲。

黎纖抬了下眉眼,冇動。

裴書卿走過來,脊背有些彎,這一會兒,整個人似蒼老了幾歲:“媛媛那孩子,母親死的早,從小被寵壞了,乾出這事,也是糊塗,我在這,替她,向你,向相偉,道歉!”

老爺子清高了大半輩子,臨老,門風卻出問題。

他彎下腰,彎下一身風骨。

韓相偉張了張嘴,他對裴書卿是尊重的,可他兒子,又的確差點死在裴媛媛手裡。

黎纖唇角冷勾,視線散漫的落在不遠處裴媛媛身上:“你道歉,她知道錯嗎?”

裴書卿身子一僵,轉頭朝裴媛媛喊:“還不快過來給你韓叔叔和黎纖道歉!”

“我不!”裴媛媛咬牙:“黎纖她不配!”

想讓她給黎纖道歉,做夢都冇門!

看她還執迷不悟,裴書卿兩步並做一步的走過去,朝著裴秉學臉上扇了一巴掌,怒不可竭:“看看你教出來的好女兒!”

韓相偉那一拳用了全力。

又被老爺子打一巴掌。

裴秉學整張臉都青紫腫了起來,他咬著牙,拽了把裴媛媛:“還不快去道歉!”

“爸,是黎纖她先要害我,”裴媛媛還是不肯:“爺爺,我纔是你親孫女!”

“那你就要害我兒子嗎?”韓夫人心底怒火又起,衝過來就衝她臉上打了一巴掌。

裴媛媛一聲慘叫,整個人癱在地上。

韓夫人深吸一口氣:“幸虧黎小姐救了我兒子,如果我兒子有事,我拚了命也讓你們裴家陪葬!”

事情已經解決,真相大白。

那些醫生眼神炙熱如刺,黎纖不想再在這兒待下去,雙手抄進兜裡,抬腳離開。

走到裴媛媛身邊,半俯下身,吐氣成冰:“再有下次,我會讓你知道,裴家,到底能不能護的住你!”

裴媛媛縮著脖子,半句話也不敢再說。

黎纖走進電梯。

看著她纖瘦薄涼的背影,裴書卿知道,這個弟子,他這一生也無法收下了。

霍謹川冷冷掃了這些人一眼,淡淡對韓相偉道:“既然冇事,就自己處理吧。”

隨即,帶著人,進了另一部電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