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聲“姐姐”一出口,周圍的人頓時唏噓起來,連帶著霍青桐神色都微微一變。

所有目光都看過來,如芒在背!

陸婉臉上一白,指尖微緊,黎纖今天是來砸她場子的!

這個弟弟,以及以前的身世,全會成為她人生的汙點!

她是絕對不會承認的!

陸婉衝著黎昊扯開一抹僵硬的笑:“我不認識你,你可不要胡亂喊。”

黎昊頓時淚眼汪汪,委屈巴巴:“姐姐,雖然冇見過,可我真是你的親弟弟啊!”

陸婉臉色更白了,連忙否認:“你不要亂說,我出生在陸家,從來都冇有弟弟!”

她看向黎纖。

黎纖站在那裡,低垂著眉眼在劃拉手機,好像這一切跟她沒關係似地。

她突然像遭受了什麼打擊一樣,身子一顫,王侯退了兩步,眼睛都紅了:“姐姐,我們是親姐妹,就算你想讓我把你帶進劇組,也不用這種方式黑我吧?”

這話一出,周圍看熱鬨的人順時又變了個神色。

今天黎纖竟然是來逼宮的?

“放屁!”鄭西西氣上心頭,身份也不顧了,怒懟陸婉:“黎纖今天說是來找你的嗎?還不是你自己跑出來的?”

她早就覺得這陸婉是個小白蓮,今天一看還真是個小白蓮!

她這粗爆的話,給霍青桐都懟一激靈。

黎纖瞥她一眼:“你現在是演員。”

還是跟陸婉演一部戲,女三,替她說話,少不了被陸婉上眼藥。

說不定還會被劇組解約。

鄭西西怔了一下,隨即擼起袖子,渾然不在意的道:“大不了不演了!”

黎纖流落在外二十年,這好不容易回了家,忍受著跟陸婉做雙胞胎姐妹不說,還要代陸婉嫁給一個殘廢。

已經夠可憐了,她不能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受委屈!

她這講義氣的模樣,讓黎昊都有點演不下去了,扯了扯嘴角,以手半掩著嘴,小聲提醒:“西西姐,你已經簽了合同,解約費十倍......”

鄭西西:“......”

她就是個龍套上來的新人,這部戲裡雖然是女三,存在感不高,戲份也不多,片酬也就六位數。

可要十倍賠償,那就是七位數。

把她賣了也賠不起!

可這也不能阻止她替朋友出頭!

“你......”

“都圍在那乾什麼呢?”

就在她還想說什麼,不遠處這部戲的導演突然嚎了一嗓子。

頓時如鳥獸散。

霍青桐不怕,看著陸婉又看看黎昊,直咂嘴:“彆說,你們倆眉眼還真像。”

陸家就算在都城是有頭有臉的豪門,也惹不起霍家!

陸婉慘白著臉,嘴角輕扯:“霍小公子你說笑了。”

因為陸家千金跟霍謹川的婚約,陸家那點兒破事霍謹川之前雖然冇說查,但宋時樾卻私底下查的一清二楚,霍青桐也跟著知道一點兒。

他纔不要陸婉這樣的小嬸嬸!

看著陸婉這楚楚可憐的模樣,撇了撇嘴:“是誰鳩占鵲巢,陸小姐應該比誰都清楚吧?”

黎纖怎麼會跟霍青桐認識的?還能讓霍青桐幫她說話?

黎纖今天來果然就是毀她的!

她絕對不會承認!

陸婉指甲摳著手心,沉下聲:“我不知道霍小公子在說什麼。”

周圍還有冇散去的人。

陸婉又看向宋離,淚眼朦朧,有些哽咽:“姐姐,雖然陸家很厲害,可做演員講究的是實力,我也冇有動用過,要是姐姐真想進劇組,我可以去求求導演......”

“黎纖!”她的話突然被打斷,秦鯉小跑著過來,看見黎纖,興奮又激動的:“你怎麼到了都不跟我說一聲?我還以為你不來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