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——

叮!

又將近一個半小時過去,搶救室的門一聲響。

韓相偉和韓夫人一激靈,眼睛死死盯著那扇門。

門打開。

宋時樾先走出來,取下口罩,臉上表情不知是震驚還是複雜,嘴張了幾張,才發出聲音,“韓陶,冇事了......”

韓夫人身子晃了晃: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宋時樾沉重點頭。

“太好了!太好了!”韓夫人喜極為泣,又哭又笑的,“謝謝宋醫生,謝謝!”

韓相偉也很激動:“宋醫生,謝謝你!”

宋時樾嘴又張了張,半晌,目光極其複雜的道:“不是我救的,是......黎纖!”

他是進去了。

他想親自主刀,可黎纖根本冇給他機會。

黎纖翻了翻韓陶之前的檢查報告,以及幾張片子,就做下決斷,拿手術刀上了手。

手術過程被打斷,更危險。

他想阻攔,又不敢,但隨即,就被黎纖那嫻熟動作給震驚到,然後,就淪落為一個遞工具的助手。

一直到手術成功,被黎纖踢了一腳,纔回神。

“什麼?”走廊裡,一片驚訝。

秦錚目露錯愕:“小嫂子真的會醫術?”

不是會,是很會!

宋時樾僵硬點頭。

霍謹川瞳仁微凝,漆黑如墨。

門又打開,黎纖出來。

扯下口罩,精緻明豔的眉眼裡帶著些疲憊,看著緊張的韓相偉和韓夫人,道:“回頭我開幾副中藥,好好修養半年就冇事了。”

韓相偉一怔:“冇事的意思是......”

“他的先天心臟病,源於心室間隔缺損,血液分流等,今天的手術很成功,”宋時樾解釋:“黎纖的意思,韓陶的心臟病被治好了。”

韓相偉身子一震,看向黎纖,滿目震驚:“你......”

“不用謝了。”黎纖淡淡一笑,去更衣室換衣服。

到這一步,所有一切都清楚。

黎纖在救人!

黎纖真的會醫術,在救人!

兒子冇事,以後都不會再被心臟病所困,喜悅並冇有吞噬韓夫人和韓相偉的理智,夫妻倆,同時回頭看向走廊另一端的裴家等人。

那眼神,要吃人一樣。

裴媛媛身子發軟,臉色慘白,惶恐不安的死拉著裴秉學:“爸,爸......”

裴秉承臉色難看,“媛媛她也不是故意的,是媛媛任性,我向韓家主道歉!”

“道歉有用嗎?”韓相偉目光冷沉。

韓夫人恨恨道:“她差點害死我兒子,一句任性你就帶過去了?”

裴秉學把裴媛媛護在身後:“那你們想怎樣?”

砰!

韓相偉直接上來給了他一拳。

“爸!”裴媛媛嚇得一哆嗦,雙腿軟的站不穩。

裴書卿氣的整個人直抖:“家門不幸,家門不幸......”

黎纖換回自己衣服出來,風從雲迎上去,神色有些複雜,低聲道:“不是說不動手了?”

黎纖頓了一瞬:“救人一命,勝造七級浮屠。”

得了吧。

風從雲也冇拆她台,扯了扯身上白大褂:“我研究室研究做了一半,你這邊冇事,我先回去了?”

黎纖點頭:“嗯。”

風從雲帶著四個武裝人員離開,走到霍謹川身邊時,停了下,回頭:“有人欺負你告訴我。”

明顯說給霍謹川聽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