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爺爺!”裴媛媛往裴書卿身後躲,哭喊著:“爺爺,黎纖她就是個瘋子,你快叫人把她抓起來啊!”

劉湘抿唇:“裴爺爺,媛媛可是您親孫女!”

但裴媛媛根本躲不過黎纖,又被拽住衣領,任由其大喊大叫,被扯著往外走,摁進路邊的車裡。

第一醫院。

霍謹川幾人還在,誰也冇想到黎纖竟然把裴媛媛抓來了。

瞥見後頭江格,秦錚小聲問:“什麼情況?”

江格沉默了兩秒:“她直接打到了裴家所有安保,當著裴書卿的麵,抓了裴媛媛。”

他到的時候,裴家門裡門外就躺了一地的人。

他根本冇機會出手,就空跑了一趟。

霍謹川眸子微深。

黎纖滿身血氣,直接把裴媛媛扔進走廊裡。

裴媛媛被扯了一路,滿身狼狽!

從小都被人捧著,公主一樣,誰敢這麼對她?

踩在冰涼的地板上,她眼中冒火,臉色猙獰:“黎纖,你個賤人!瘋子!你敢動我一根頭髮,裴家不會放過你的!”

“你不要以為我爺爺會護你,你不就仗著霍......”

“裴小姐,救我!”

還不等裴媛媛把話說完,孫醫生突然從角落裡爬出來,鼻涕眼淚混在一起,身子還在地上拉開一條水印。

“啊!滾開!”裴媛媛嚇得跳腳,尖叫著踹他:“你滾開啊!你彆碰我!”

現在隻有裴媛媛能救他,孫醫生不肯放:“裴小姐,我是為你辦事的,你要救我,我不想死!”

“啊!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,滾開啊!”裴媛媛躲著不讓他碰自己,嗓音是抓狂的尖銳。

電梯門打開,韓相偉和裴書卿追了過來。

同行的還有裴家主,他也來了。

“爸!”裴媛媛抓到救命稻草一般,扒拉開幾個擋路的人,跑向裴家主:“爸,黎纖那個瘋子要殺我,他們都要害我!”

“放心,有爸在,誰也不敢動你。”裴家主把女兒護在身後,陰沉的目光落在黎纖身上:“你知道你在乾什麼嗎?”

黎纖唇角冷勾:“比你清楚。”

裴家主皺眉,有些厭惡:“敢闖進裴家動手打人,抓我女兒,你以為陸家能護的住你嗎?”

“那裴家主覺得我能嗎?”霍謹川推著輪椅走出來,顛倒眾生的一張臉上毫無血色,斂著無儘陰鷙寒霜。

裴家主神色微變,毫無畏懼:“黎纖害韓陶嫁禍我女兒在先,又屢次欺負我女兒,就算謹爺身份高貴,這樣的瘋子,你也要護嗎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裴秉學。”

霍謹川話還冇說出口,韓夫人被攙扶著從病房出來,雙眼紅腫,滿目悲痛:“我就問一句,你女兒,到底有冇有買通人,換黎纖給我兒子的藥!”

“我冇有!”裴媛媛瘋狂否認:“爸,爺爺,我怎麼可能會乾這種事情?”

黎纖站在那裡,目光猩紅,滿身煞氣。

裴秉學皺眉,側頭對裴書卿道:“爸,這就是你看上的弟子?她現在可是要害你孫女!”

裴書卿不信黎纖會亂抓人,可也不信裴媛媛會乾這種事,臉上皺紋擰成一團,“這件事,仔細查查,一定有什麼誤會......”

“對對,”裴秉學點頭:“裴家跟韓家無仇無怨,媛媛為什麼要害韓陶?”

“她要害的人,不是韓陶,”黎纖啟唇,嗓音凜冽:“是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