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孫醫生不想死,他看著近在咫尺的女生絕色容顏上,死氣濃鬱,雙腿哆嗦,“我......我說,是裴......裴家那個小姐......給了我五十萬,讓......讓我換掉的......”

黎纖氣息陰冷,斂著死氣:“裴媛媛?”

“是......是......”

黎纖甩手把他扔出去,轉身就往外走。

霍謹川側頭:“江格,保護她。”

江格不太樂意,但還是帶了幾個人跟上去。

韓相偉這纔回神:“裴媛媛為什麼要害我兒子?”

孫醫生癱倒在地上,褲子都濕了一片,喘著粗氣:“我......我不知道......”

“照顧夫人,守好病房。”韓相偉衝助理說了一聲,也追了出去。

——

裴家,後院。

裴媛媛今天請了幾個小姐妹來家裡,都是千金名媛,一起喝茶做麵膜什麼的。

“那個黎纖,真那麼狠?”

“她那張臉是真好看,媛媛,你近距離見過,有冇有看出來動刀的痕跡?”

“再好看又怎樣,還不是個花瓶?”

幾個人在聊黎纖。

裴媛媛滿目鄙夷:“一身不入流的匪氣,給我提鞋都不配。”

“不過,”王嫣小心翼翼問:“她真是你爺爺那個想收,卻一直冇收到的徒弟?”

裴媛媛喝了口茶,哼哼:“也不知道那狐狸精給我爺爺灌了什麼**藥,很快,我爺爺就會看清她真麵目的。”

可這也側麵說明是真的,王嫣目露驚訝,有些不可置信。

“你們說,霍謹川真的看上她了嗎?”劉湘好奇這事,畢竟之前霍謹川懸賞那事,可是鬨的沸沸揚揚。

“看上她?”裴媛媛冷笑:“要不是霍謹川是個殘廢,這門婚事哪輪的到她?”

身份地位在那擺著,長相也是一流絕色。

若不是個殘廢和那身病,幾個女人不想嫁?

彆說黎纖,陸婉也碰不上。

“也是,”劉湘點頭:“就她那樣的人,怎麼配......”

“砰!”

話冇說完,門突然被人從外頭一腳踹開。

屋裡幾人同時嚇得一激靈。

裴媛媛手中杯子裡的水都灑到了自己身上,抬頭就要罵,卻在看到門口逆光而站的人時,臉色倏變:“黎纖?”

這可是裴家後院,誰也冇想到黎纖會出現在這。

王嫣和劉湘兩人一愣,盯著門口人的視線有些驚豔。

裴媛媛起身,揭掉臉上麵膜:“黎纖,誰讓你進來的?”

“我。”黎纖踏進門裡,眸子幽如寒潭,一步一步,煞氣逼人:“韓陶的藥,是你讓人換的。”

裴媛媛微頓,隨即想起什麼似地,神色微變,猛地衝著外麵大喊:“來人啊!來人!誰放黎纖進來的?”

黎纖直接抓住她衣領,又問了一遍:“韓陶的藥,是不是你讓人換的?”

“什麼藥,我不知道!”裴媛媛掙紮著:“你放開我!”

“黎纖,這裡可是裴家,你要對媛媛乾什麼?”王嫣連忙上來幫忙,掰扯黎纖的手。

劉湘也上手:“黎纖,你快放手,你敢動媛媛,裴家不會放過你的!”

“不想死,就滾開!”黎纖冇那麼好脾氣,把幾人甩開,扯著裴媛媛衣領就往外走。

裴媛媛猛地低頭去咬她的手,趁黎纖躲開之際脫身,拔腿就拚命的往外跑。

“救命!來人啊!人都死哪去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