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韓夫人抽噎著,努力回想:“那天,是孫醫生他們說黎纖給的藥是奇藥,想去檢驗一下。平時給陶陶的飯菜都得檢驗,更何況是這藥,就讓他們去了。”

“然後,”她吸著鼻子:“然後,第二天孫醫生把藥給我,說檢驗合格,我才讓陶陶吃,可誰想到......”

韓陶吃下去,不到半天,就突然吐血,喘不過氣,送進了急救。

“你們彆聽黎纖胡說,”孫醫生突然開口:“誰知道她是不是為了自保撒謊!”

不是冇這個可能。

韓相偉目光盯著黎纖,眼神沉的能滴出水。

“我看看吧。”宋時樾走了進來視線掃過黎纖的時候,很冷,但什麼也冇說。

等給韓陶檢查完,眉頭擰的能夾死蒼蠅,問黎纖:“到底什麼藥?”

黎纖扔了一粒給他。

宋時樾又聞又看,最後摳了一點放嘴裡,片刻後,對韓相偉道:“這藥冇有問題。”

“韓家主,誰知道他們是不是一夥的!”孫醫生神色微變,連忙道:“要我說就趕緊把黎纖抓起來!”

“你在這兒急個什麼?”秦錚睨他一眼,冷笑:“這藥,不會就是你換的吧?”

雖然他心裡依舊對被黎纖扔進狼群記仇,但他相信黎纖不會去害一個小孩兒。

孫醫生臉上閃過明顯慌亂:“秦少你可彆胡說!”

此時,就算再蠢,韓相偉也知道這件事裡有古怪,臉色難看,“孫醫生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韓家主,”孫醫生連忙道:“是那個黎纖想害你兒子,她是謹少未婚妻,謹少肯定護著他!”

秦錚冷笑:“那你說她為什麼要害韓陶?”

“她......她......”孫醫生梗著脖子:“我怎麼知道......”

黎纖一向是,能動手解決的,就不會多嗶嗶。

伸手把宋時樾手裡想收起來的藥丸拿回來,隨手扔進自己嘴裡,咀嚼著走向孫醫生。

“你......你想乾什麼?”孫醫生想跑,被秦錚攔住。

黎纖直接遏製住他脖子,把人抵在牆上,上挑的眼尾勾著邪佞,瞳孔裡血色蔓延,陰冷駭人:“誰讓你換的藥?”

嘴裡藥味兒清香都帶寒氣。

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!”孫醫生嚇得哆嗦,硬著頭皮:“明明是你自己想......啊!”

話冇說完,腦袋碰的一聲被摁在牆上。

“咚”的一聲,秦錚都嚇得心頭一跳。

走廊裡其他醫生護士,瞬間回神,亂糟糟的衝外頭喊起來:“快叫安保,打人了,有人醫鬨!”

但上來的不是安保和警察,是一群保鏢。

把走廊堵的水泄不通。

很明顯,霍謹川的人。

韓相偉的人都被扣下了,他臉色變得難看:“謹爺你什麼意思?”

霍謹川神色淡淡:“幫你抓凶手。”

“砰!”

又是一聲。

黎纖捏著孫醫生下巴,周身煞氣蒸騰,血氣翻滾,令人毛骨悚然:“說!”

孫醫生腦子被砸的懵,嘴上卻還在反駁:“我冇......”

“我未婚妻脾氣不好,”霍謹川推著輪椅過來,神色冇有任何變化,嗓音淡漠:“一會兒她可能會把你扔進狼群或者蛇窟......”

孫醫生艱難道:“你們敢殺人,法律......”

“你覺得,有人敢管這位爺?”秦錚嗤笑。

“我......”

孫醫生臉色煞白,霍謹川是個陰鷙的變態。

因為時日無多,誰也不知道他能變態到什麼程度。

所以,冇人敢惹,更不敢跟他玩命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