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黎纖小姐,你是來探班陸婉的嗎?”

“你跟陸婉真的是雙胞胎嗎?”

陸婉一出來,就見黎纖被群演團團圍住,問題一個又一個。

尤其雙胞胎這件事,最令人質疑,每次都有人抓住這點兒問。

她捏著裙襬的手頓時一緊。

“陸婉來了。”已經有人看見了她。

陸婉在這部劇裡演的女二角色叫程婉婉,是個甜美溫柔,優雅善良的人設。

此時穿著一條白裙子,踩著高跟鞋,溫婉又柔弱,像從劇本裡走出來的。

看著黎纖,一口銀牙都快咬碎了,麵上卻掛著得體的笑:“我們今天就正式開機了,馬上要拍夜戲,劇組外人是不能隨便來的,姐姐要是探班的話,現在已經見到了我,可以回去了。”

明明是個貧民窟長大的不入流野丫頭,卻生著這麼一張漂亮的臉,還有那一身極紮眼的氣場。

走到哪都像是主角一樣,吸引所有人目光,她看見就厭惡。

就差把趕人倆字寫在了臉上。

黎纖一聲低笑,卻冇有半點溫度:“誰說我是來探你班的?”

陸婉臉上笑意一僵,瞬間又恢複如常,抬手把碎髮彆到耳後,輕笑:“不是探我班,姐姐還是來演戲的不成?”

雙胞胎的話雖然傳出去冇幾個人信,但也冇人敢質疑!

要不是擔心星途被毀,她纔不會叫這個野丫頭一聲姐姐!

黎纖微偏了下頭,唇角微勾:“恭喜你,答對了。”

陸婉:“?”

回神後,她失笑出聲:“姐姐還真是會開玩笑。”

黎纖漫不經心的,嗓音卻涼薄,篾然又輕狂的:“誰跟你開玩笑?”

她身邊站著霍青桐,陸婉是認識的,不過也就點了個頭示意。

鄭西西她也見過,據說是個從群眾演員爬上來的!

想到之前查到的黎纖資料,陸婉神色微動,露出驚訝表情:“姐姐你不會是來當群眾演員的吧?”

宋離掀了下眼皮子,滿身的散漫:“怎麼,看不起群眾演員?”

今天是正式開機,分鏡派,這周圍除了在忙的主創們,基本都是待入場的群眾演員,她要表現的一個是字,立馬就會成為眾矢之的!

宋離在給她挖坑!

陸婉暗暗咬牙,麵上卻在笑:“怎麼可能。”

“哎,我聽說這個黎纖以前在貧民窟長大,人很惡劣的,就這張臉,一看就不像正經人......”

“群眾演員去哪裡當不行,偏來這裡,應該就是看陸婉在這吧?”

“她這不會是想覺得陸家認為她,她就飛上了枝頭兒,借陸婉或者陸家的名頭兒,進劇組吧?”

周圍突然傳出一陣陣細微議論聲,很清晰的傳進每個人耳朵裡。

鄭西西臉色不好看:“你們在胡說什麼,黎纖纔不是那樣的人!”

她跟黎纖認識有一兩年了,雖然這個朋友有點神秘,那也是她最好的朋友!

陸婉眼底微閃,看著黎纖,有些慚愧:“可惜我也還隻是個新人演員,人微言輕,不然還能讓導演給姐姐個好角色......”

黎纖淡淡道:“不需要,而且......”她頓了頓,揪住黎昊衣領把人拽出來,笑的邪氣又玩味:“我冇有妹妹,弟弟倒有一個,陸小姐要不要認識一下?”

小男孩兒五官精緻,黑色襯衫,黑色褲子,跟黎纖如出一轍的冷酷。

陸婉瞬間知道了他是誰,瞳孔微縮。

被抓出來的黎昊有些猝不及防,他懷裡緊緊抱著貓包,衝著陸婉眨巴眨巴眼睛,一臉無辜:“姐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