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高逸有些口乾舌燥。

——

製作組會議室。

導演,編製等全都在。

看著螢幕上傳輸回來的內容,也是一陣寂靜。

副導先開口,跟剪輯組道:“把倆人賭氣那段剪掉。”

齊導皺眉:“剪掉乾什麼?”

“那......”副導一噎:“叢璐是天娛送來的......”

齊導冷哼:“反正又不罵我們!”

“也是,”編製道:“這可是熱流量,叢璐受羞辱,就算罵,到時候也是叢璐粉絲罵黎纖......”

——

都城,某偏僻不知名小院。

數十名黑衣人跪在院子裡,看著台階上所站之人背影,大氣都不敢喘。

好一會兒。

橈春先開口:“人去了奇秀105訓練營,位置在山島,封閉式,三個月後纔會出來。”

台階上的人回過頭,黑色勁裝飄逸長髮,銀色麵具遮去半張左臉,露出的右邊半張側臉,線條冷硬,俊美至極。

骨骼分明的手裡把玩著塊翠綠的玉佩,周身裹著陰戾,若有似無的一聲低笑:“跑的還挺快。”

橈春微怔,小心翼翼問:“需要派人混進去嗎?”

普通人的事情不能隨意插手。

謝霖搖頭:“不用。”頓了頓:“去查霍謹川。”

——

晚上,霍家彆苑。

秦錚這兩天都住在這養傷,剛退了遊戲出來,刷著微信聊天,嘶了一聲:“宋子言給我發訊息,說小嫂子跳舞唱歌賊牛逼!”

宋子言是歌手。

他是秦家繼承人。

聽起來,八竿子打不著,不過那也隻是外人認為的。

私下裡,哪家二世祖聚個局啥的啊,藝人們想拉資源投資啥的啊,一桌吃個飯喝喝酒,也就認識了。

他跟宋子言就這樣認識的,算熟。

聽著他那稱呼,江格輕扯嘴角:“你白天不還說要換個小嫂子?”

秦錚嘟囔:“那是白天!”

宋時樾冷笑:“傷不疼了?”

“那不一樣,”秦錚一本正經:“我認真思考過了,除了她,好像冇人能配的上謹哥。”

“......”

神經病。

江格懶得搭理他,去換藥。

霍謹川眯了眯眼:“節目什麼時候播?”

“我問問。”秦錚問了宋子言,回的很快:“說是得剪輯錄製,再快也得半個月,不過一公可以去現場。”

霍謹川若有所思,點進黎纖的頭像,打字:[睡了嗎?]

——

黎纖洗完臉上床,看到訊息,不由眉梢微挑,打字:[謹爺回來的還挺快。]

她的人一直在盯著,霍謹川剛從蛇窟被救出來,她就知道了。

霍謹川:[除了狼,狐狸,蛇,還養什麼?]

黎纖:[謹爺那麼厲害,猜啊。]

霍謹川視線從黎昊的聊天框上掠過,黎昊名字叫“動物園園長”,這會兒他纔有點明白意思。

彆人家姑娘,恨不得一輩子不見蛇鼠蟲蟻。

他家這個,什麼凶狠養什麼。

霍謹川搖搖頭,幾分無奈,[在訓練營還習慣?]

黎纖性格可不像是會喜歡受束縛的,她去這個封閉式訓練營,也在他的意料之外。

黎纖:[挺好。]

本來之前把人扔蛇窟,她就打算刪掉霍謹川的。

但忘了。

這會兒也不晚。

黎纖冇一點留情,直接點擊刪除好友。

可螢幕卻彈出一條係統訊息:[您無權刪除此好友。]

“......”

黎纖氣笑了,舔了舔牙尖,截圖,返回聊天框,發送:[牛啊謹爺,防刪除程式都用上了。]

不過就讓霍風寫了個小軟件而已。

霍謹川麵不改色:[防患於未然。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