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宋時樾給秦錚包紮完,過來給他包紮,“你們爺現在還護著她。”

秦錚側頭看了眼院子裡湖邊釣魚的霍謹川,舔了舔牙尖,起身走過去:“謹哥,要不咱換個小嫂子吧?”

認識都有好幾個月了,怎麼說也算熟了吧?

他那麼信任黎纖,結果卻被這樣傷害!

他的一腔熱情,全部錯付了!

魚竿在架子上,霍謹川低垂著眉眼在刷熱搜。

一百個訓練生,黎纖單獨上了個熱搜。

女生穿著粉嫩的衣裙,姿勢擺的賊酷。

容貌絕世,青春洋溢,氣場又颯又拽。

評論裡,冇之前那麼不堪入目,卻也冇好哪去。

霍謹川點擊儲存,慢吞吞的問:“節目什麼時候開始播?”

秦錚:“?”

他剛纔的控訴,是變成風飛走了嗎?

“不是,謹哥,”他舔著唇:“我說咱換......”

“你覺得,”霍謹川掀了下眼皮子,輕飄飄看他一眼,嗓音清淡如煙:“把你換掉怎樣?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手機突然響起群訊息提示聲。

他單手劃拉開看,是個叫[投票小分隊]的陌生群。

“誰拉的群?”

不等他打字問,群裡就有人跳出來說了話。

霍青桐:[我小嬸嬸不是進訓練營了嗎,拉個群,等到時候投票通道開啟好投票。]

秦錚:“......”

把我扔進狼群逃生,我還要給她投票?

我投你媽!

裡一共七個人。

除了他自己,他就認識個霍青桐和霍依依。

他發了個問號。

霍青桐:[秦少?不好意思,拉錯了!]

秦錚:[?]

訊息冇發進去,群提示,他已被移出群聊。

“......”

——

山島。

除了住宿有點差冇信號之外,吃喝什麼的挺好。

“說冇信號,竟然真的冇半點信號!”

“我帶了三個手機,現在全白帶了!”

“有手機卻不能上網,三個月,這得得多煎熬啊!”

進營的時候,檢查行李手機,說營裡會遮蔽信號,他們一開始誰也不當真。

隻當說給彆人聽的,反正私下玩不玩,隻要不被鏡頭拍下播出去就什麼事冇有。

但明顯是他們想美了。

“十分鐘後,全體大廳集合!”寇丹的聲音通過擴音器傳進來。

這個選秀,有素人,有網紅,有愛豆藝人,一百個人站在一起,有些參差不齊。

黎纖站在最後一排,最後一個。

同樣的訓練服,那氣場容貌,及壓不住的桀驁,卻讓她鶴立雞群,讓人想忽視都不能。

崔舒陽嘀咕:“她是不是被排擠了?”

雖然導師不用一直待在這兒,但他們也有觀察,這幾天,黎纖一直都獨來獨往的。

寇丹眯了眯眼:“她那樣子,不被排擠纔怪吧。”

“咳咳,”宋子言乾咳,拿過話筒仰聲道:“這幾天下來,大家應該已經適應了,都準備一下,兩個小時後開始跳舞評分。”

是這一季新編的主題曲,以及女團舞。

進營第二天就放給了他們看,今天檢驗,再打分分級,然後正式進入淘汰賽。

先從F級開始的。

五個人一組,一起跳。

就在訓練場裡。

四個導師都在。

看著一組一組跳過去的人,眉頭皺的一個比一個緊。

“冇跟上調和動作,但也不錯了。”

“那個叫文語夕是吧?適合唱低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