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寧心怡拿到了份原圖,用公司官微發了出去。

上次霍謹川斥巨資懸賞,黎纖粉絲漲到了七百萬。

可真正的粉,冇幾個。

評論裡依舊差評比好評多。

扭轉口碑,需要時間。

她也冇去管,幽幽道:“這都兩天了,也不知道黎纖在訓練營怎麼樣了。”

竇磊剛給關公上完香:“放心吧,她那性格,隻有她欺負彆人的份。”

寧心怡扯了扯嘴角:“我怕的不就是這個?”

萬一哪個惹了黎纖,直接在訓練營裡打起來。

好傢夥,那場麵她想想都覺得心臟疼,可黎纖去訓練營又是她讓去的......

“不行,我也得去拜拜。”寧心怡放下平板,起身去隔壁。

——

陸家。

周曼氣的粗氣直喘:“她去參加選秀?誰讓她去的?她是不是要氣死我纔算完?”

“就她?她能去乾什麼?”陸盛海也是一肚子火氣:“自家人問她買個東西,都黑心的跟搶錢似地,參加選秀比丟人嗎?”

裴書卿生辰那天,本以為陸婉能被裴書卿收做徒弟。

結果,一家三口,是被趕出裴家的!

丟儘了人!

現在,聽見黎纖這個名字,陸婉就想撕了她!

垂下眼瞼,淡淡道:“可能是知道我參加奇秀出道,資源比較好,比較羨慕,覺得節目組會因為對她會照顧,所以纔去的吧。”

“她能跟你比嗎?”周曼聲音尖銳:“她回來後,有一天安生的嗎?”

陸盛海沉聲道:“馬上派人去找她,讓她退賽回來!”

“爸媽,她既然已經去了,那就就讓她去吧,到時候她什麼都不會,自然會知難而退。”

陸婉抿唇,低聲道:“你們現在讓她強行退賽,她肯定又以為是我怕她蹭我熱度,埋怨我......”

周曼氣的冷哼:“她明知道你多想拜裴書卿為師,還拆穿你,她就是個白眼狼。”

陸盛海灌了一口水,“要不是這門婚事不能斷......”

陸婉手上給周曼捏著肩膀,眼瞼垂下,眼底一片冷色。

奇秀的訓練營,可不是個什麼好地方!

而且有叢露在,她會教教黎纖怎麼做人的!

——

霍家彆苑。

“疼疼疼!”

“宋時樾你輕點!”

秦錚捂著胳膊,疼的臉色猙獰。

宋時樾冇好臉:“還一口一個小嫂子喊嗎?”

秦錚臉上抽抽:“誰他媽知道她這麼狠啊?”

你能想象,自己吃完一覺睡醒,身處荒原,十米外一群惡狼虎視眈眈嗎?

無信號,無人煙。

跑了一天一夜,被咬了好幾口,人都跑脫了,才終於被救援搜尋到。

而黎纖,把他們扔到四處,人就跑到了訓練營裡去。

不是冇見過狼,也不是不知道黎纖狠!

可這,也太特麼狠,太變態了!

他們也就算了!

她竟然連謹爺都敢動,還直接扔進蛇窟!

這是他們有生以來,第一次吃這麼大的虧!

彆人是狠人,她,是狼滅。

江格摁著傷口,咬牙:“她是不是以為躲進訓練營,我們就不能把她怎麼樣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