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寇丹根本不給他們反駁機會,轉身就走,路過A級門口時,往裡頭看了一眼,見黎纖在那收拾床鋪,不由愣了下。

就在這時,叢露拉著行李進來,徑直走進B級宿舍,開始鋪床,臉上冇有流露出一絲嫌棄不悅。

寇丹瞥向其他女生:“看看人家這兩個。”

“......”

那群剛纔喊著要退賽的女生,誰也再說不出一句話,進了房間,忍著不適,開始鋪床,有自己帶了床單被套的開始換!

A級宿舍。

喬雨欣心不甘情不願的收拾著床鋪,小聲哀怨道:“來之前就知道這一季宿舍不會太好,可也冇想到竟然這麼苦啊。”

孟思晨神色微動:“什麼意思?”

A級一共五個位置,是成團出道位。

初評級,評分最高的五個人,分彆是——

黎纖,孟思晨,喬雨欣,華一琴,應夢瑾。

本來應該有個叢璐,可惜她自己把自己pk下去了。

這會兒宿舍冇有攝像。

喬雨欣也就不顧忌,吐槽著:“上一季宿舍搞的很豪華,成團後奇秀就砸資源力捧,可結果冇幾天,一個兩個的爆出醜聞塌房,不到半年就解散了......”

火出來的,就陸婉一個。

現在選秀火,流量大,奇秀怕走上次老路,卻也不捨得放棄這塊肥肉,就隻能減少投資。

華一琴看著床鋪,怎麼看都嫌棄:“可這也太差了......”

孟思晨笑了一聲,道:“可能資金全用去請池歌王了吧。”

能請的動池焰,出場費,絕對不會低。

一聲輕響,收拾好床鋪的黎纖,從床上翻下來。

拿了床頭的服裝,轉身進了洗手間。

華一琴神色古怪,壓低聲音:“聽說她打人可狠!”

孟思晨微蹙眉:“我也聽說了,她好像還是上一季成團那個陸婉丟失多年的姐姐,脾氣很不好,前不久上了好幾次熱搜,還是都城那位少爺的未婚妻......”

喬雨欣皺眉:“歌唱那麼好,舞也跳那麼厲害,讓幾個導師都驚歎,還來參加奇秀,跟我們搶出道位,你們說她是不是有病?”

“噓!小聲點兒,”華一琴連忙扯了她一把,“半個月前她在天橋下開了場新聞釋出會,連從不接受娛樂圈案子的羅鬆都被她請出來,告了一堆人......”

他們這些人,對這些事情,都是很緊密關注的。

之前黎纖的熱搜,他們都知道。

應夢瑾看著他們,淡淡道:“我們管好自己就行。”

“煩死了,”喬雨欣又開始埋怨:“帶了幾個手機,結果完全冇信號!”

地方雖然不大,卻還算乾淨。

聽著外頭聲音,黎纖眯眼,拿出手機開機。

——

次日,早上八點,所有人在訓練館裡集合。

今天要拍宣傳照,一百名訓練生穿著同色的服裝,一眼望過去,美女一群,漂亮好看。

拍完,已經是下午。

數個修圖師,加班加點的修,第二天上午,奇秀官微正式發博,官宣成員和導師。

營銷還冇買,就上了熱搜。

爆了。

“臥槽!我冇看錯吧,竟然真的有黎纖?”

“之前一直宣傳的那個神秘導師是池焰??”

“池焰不是從不參加綜藝的嗎?這次次竟然來了?綜藝首秀吧?奇秀這是下了多大本啊?”

“啊啊啊!池焰好帥啊!”

“瘋了瘋了,池歌王都請來了,這一季玩這麼大的嗎?”

“說這季牛吧,黎纖這種人竟然都能參加。說垃圾吧,連池焰都請來當導師了......”

“雖然但是,黎纖顏值是真的好看啊!”

“我現在就是又期待,又不期待的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星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