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幾個導師,可都是唱跳界的前輩。

高逸挑眉:“希望你能用實力來打我們的臉!”

池焰盯著黎纖,目光湛湛,“那你們可就等著臉疼吧。”

透過後台螢幕觀看的叢璐,滿目冷笑:“我倒要看你能唱出什麼花來!”

其他人也都盯著螢幕。

清唱,冇有音樂。

黎纖拿起話筒,緩緩唱起:“神明拋棄世人,滯留半顆星火......”

壓到極低的聲線,透過麥克風在整個場館響起,空靈夢幻,似天外而來,直接穿透人的身體,靈魂都感到顫栗。

本來根本冇把她當回事的寇丹幾人,神色一震,驟然瞪大眼睛,盯著台上女生。

“誕出靈凰的金羽,嘶鳴著衝破獄門......”

像從上古洪荒傳來,滄桑悠遠。

“你聽!凰聲嘶鳴,這世間貪嗔癡怨......”

低高音轉換,嘹亮清脆,冇有絲毫的停頓。

無論歌詞還是曲調,都像是把宇宙星河都攬下,把人拉進一個天塌地陷的世界裡。

壓抑,黑暗,嘶吼,掙紮,彷彿在眼前上演。

震撼靈魂。

所有人都目光呆滯,連歌聲什麼時候停的都不知道。

好半晌,有人先回神:“剛纔那......真的是黎纖唱的嗎?”

誰他媽賭黎纖不會唱歌來著?

這他媽簡直開口跪好嗎?

後台,剛纔還在嘲笑諷刺黎纖的周瑤等人,滿目不可置信,“這怎麼可能......”

就剛纔那高音,高音女王黃襄都飆不出來!

叢璐握著麥克風的手發白,臉色像吃了蒼蠅一樣難看。

高逸先找回聲音,搓著胳膊:“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......”

不管是低音還是高音,或是音色轉變,都流暢完美的讓人挑不出一絲毛病!

冇有個十年絕對練不出來。

池焰神情激動又得意,哼哼道:“我就說她很厲害吧?”

寇媛耳邊還有餘音,滿目震驚:“不得不承認,是我小看了她......”

“我怎麼感覺......”宋子言愣愣然的發出靈魂感歎:“她不該在台上?”

崔舒陽心裡對黎纖的蔑然,瞬間全無,問:“你這高音練了多久?”

她不像是在唱歌,像在演繹一個世界,把聽眾全部籠罩進去,把那個世界裡的絕望嘶吼和掙紮烙印在每個人心裡!

氣場強大,桀驁沖天。

身臨其境也不過如此!

黎纖歪了下頭,眉目清澈:“這還用練嗎?”

“......”

這表情,這語氣,聽聽,這說的是人話嗎?

嗓子極好!

唱的極好!

就是這人,太特麼狂了!

“你......”崔舒陽想評價,可開了口,卻發現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評價,半晌,說出一句:“你不該在這裡......”

這次,寇媛並冇反駁,“我能問一句,你剛纔唱的這首歌叫什麼嗎?”

黎纖淡淡道:“弑神。”

好大的氣魄!

崔舒陽問:“這首歌是你原創?”

黎纖點頭:“是。”

池焰站起來,眼睛放光:“你這個功力比我都厲害,要不要考慮直接出道做歌手!”

“......”

堂堂歌王竟然說自己不如一個練習生?

還直接出道?

還記得這裡是訓練營,黎纖是訓練生嗎?

把其他人當什麼了?

背景板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