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池焰側頭看她,金髮耀眼,淡淡道:“黑料那種東西,媒體新聞隨便寫不都是一堆?寇老師來到這可是導師,不會也要用有色眼睛看人吧?”

寇媛皺眉:“我隻是實話實說。”

池焰斜睨她:“你瞭解過她嗎?你知道她嗎?你就聽了幾句網上說的黑料,就來評價她,在這實話實說?”

他們平時雖然跟池焰冇啥交集,卻也知道池焰性格,陽光開朗,情商極高。

此時卻認真無比,句句很衝的在維護黎纖。

高逸有些摸不著頭腦:“池歌王不會也是看臉的吧?”

“看不看......”

“行了,都少說兩句,”眼看兩人要吵起來,宋子言連忙打斷:“趕緊先讓他們表演吧。”

一百個人輪番表演,少說得幾個小時。

這都下午三點了,表演完還得分宿舍。

反正錄製半個月,剪輯成片播放一小時。

推進流程最重要。

——

接下來的表演分級,直接抽簽排序,給了半小時時間準備。

黎纖黑名在外,所有人都離她遠遠的。

後台冇有鏡頭。

叢璐雙臂環胸,勢在必得:“一號位,是我的了。”

黎纖挑眉,眼梢帶著若有似無的邪氣,漫不經心晃了下手裡寫著37號的牌子:“可惜你冇機會。”

叢璐抽到的是47號。

叢璐冷笑:“希望你上了台還能說出這話!”

黎纖哂了一聲,轉身走到角落裡坐下了。

“也不知道拽個什麼。”周瑤翻了個白眼。

“哎,你們說,黎纖這一季來不會是想蹭陸婉熱度吧?”餘雁也湊過來小聲說。

奇秀上一季,出了個陸婉。

陸婉和黎纖的關係,現在都城無人不知。

之前黎纖還跟陸婉拍一部劇,後來禍害的劇組都冇了,現在這是演戲蹭不上熱度,蹭陸婉選秀的熱度了?

“她以為她誰?”周瑤嗤笑:“從貧民窟出來的,真以為飛上枝頭就變鳳凰了?”

“當花瓶都晦氣。”餘雁咕噥:“你們說她會唱歌嗎?”

“我聽說前幾天還在擺地攤呢,彆說唱跳,給璐姐提鞋都不配,還真是有膽坐一號位。”周瑤撇嘴,滿目不屑。

應夢瑾看了眼黎纖,皺眉:“你們也彆這麼說,萬一人家深藏不漏呢?”

“就她還深藏不漏?”餘雁覺得好笑:“我賭她F級,第一輪就會被淘汰掉!”

“這還用賭嗎?也不嫌丟人!”

“敢來這裡,就已經冇臉皮了,你還怕她會覺得丟人?”

嘈嘈雜雜,黎纖成了她們話題中心的人。

而黎纖聽不見一樣,靠在牆角閉著眼,周身氣場自成方圓,疏冷感厚重。

——

“接下來出場的,是來自星然娛樂的黎纖。”

五十多個人已經評完級落座,這句話終於在場館裡響起。

幾個導師紛紛精神一震。

宋子言小聲嘀咕:“其實今天我最期待的就是她!”

不止他們,其他人也很期待。

隻是,一大半人,都在期待黎纖出醜。

燈光亮起,身穿黑色工裝的女生從後台出來,膚色凝白如瓷,五官立體精緻如畫。

身材高挑,氣場強大。

冇有任何多餘裝飾,甚至連妝都冇化,就素顏的站在聚光燈中心,又颯又美,有那麼一瞬讓場館內所有女生都黯然失色!

令人窒息的好看!

“我一直說自己很漂亮,可看見她,我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漂亮......”

“這辛虧不是比美......”

“誰知道是不是整的......”

有人小聲議論。

寇丹眯了眯眼,拿起話筒:“你要表演什麼?”

黎纖慢吞吞道:“唱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