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蹙眉,她真的不想跟霍謹川這個男人,走的太近。

霍謹川徑直伸手抽過她手機,利索的重新加上:“方便我死了,給你遺產。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這操作。

開車的江格手上都抖了下,臉上肌肉抽搐。

他們家爺,遇見黎纖後,人生似乎就遭遇了滑鐵盧。

秦錚摸了摸耳釘:“小嫂子,我謹哥的財產那可是數不清楚!”

黎纖麵無表情。

霍青桐對這種事不敢插聲,看著黎纖的遊戲主頁,“小嬸嬸,你之前不是說你不玩遊戲嗎?”

黎纖麵不改色:“才玩。”

“......”

才玩,就無敵戰神。

操作秀飛全場,局局稱王,誰他媽信?

“啊!對了!”霍青桐突然想起件事,指著身邊道:“小嬸嬸,這是我妹妹霍依依。”

霍依依靈動的眼睛,正好奇的看著她。

黎纖點頭算打招呼,語氣淡漠:“我不是你小嬸嬸,也不會是。”

霍依依擰著臉:“為什麼啊?”

她還是第一次見到,小叔叔這麼對待一個女人。

就在這時,江格接了個電話,神色凝重:“謹爺,老爺子發病了......”

霍謹川瞳仁微凝,蹙眉,看了眼黎纖。

黎纖看了眼窗外街道,身子往後倚了倚:“一起去吧。”

——

霍家老宅,後院。

國醫局的醫生,和軍醫,幾乎全在這裡。

見霍謹川來,全都屏住呼吸。

“謹川,”宋時樾迎上來,看見黎纖的時候,不由愣了下。

霍謹川蹙眉:“怎麼回事?”

宋時樾回神,沉聲道:“霍老突然昏倒過去的,身體抽抽,渾身發抖,我父親正在裡頭檢查!”

他父親是宋友鬆,國醫局的局長。

半小時後,宋友鬆出來,臉色不太好看,把片子遞給霍謹川:“除了舊疾複發,腦子裡有些出血......”

大腦神經線複雜,就算設備儀器很精密,他們也不敢隨意手術。

宋友鬆沉聲道:“我們會儘量商量出方案的。”

黎纖眼梢眯了眯,冇說話。

“謹爺,”霍石從屋裡出來,“老爺要見您。”

霍謹川低咳幾聲,側頭看向江格:“帶她去我院子裡。”

眾人這纔看見黎纖似地,神色霎時變得微妙。

霍謹川的院子在北側,穿過優雅長廊時,身後揹包裡突然響起“滴滴”聲。

黎纖眸仁微凝,腳步頓住。

江格回頭:“黎小姐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黎纖恢複如常,繼續走:“冇事。”

霍謹川很少在這住,小院裡一片清冷,屋子裡擺設簡單乾淨,散發著濃濃藥香。

等江格退出去,黎纖關上門,把揹包裡東西全部倒在桌上。

一把薄荷糖。

一盒薄荷香菸。

一個黑色的滑輪打火機。

一卷黑布。

還有幾個小瓷瓶,和一堆不知道是什麼的小盒子。

其中有一樣,不斷的在閃爍著紅光。

是核心石檢測儀。

看著螢幕上浮現的虛擬石頭,黎纖擰眉,視線掃向四周:“霍家竟然有一塊嗎?”

霍謹川院子裡並冇人。

她出門,在院子裡轉了一圈,包括長廊那邊也去走了走,可儀器冇有任何反應。

不久前響那一下,似是錯覺。

——

次日下午,榕宮。

寧心怡一進門,就聞見滿屋子飄的飯菜香。

黎昊在客廳。

寧心怡心頭一顫:“小昊,彆告訴我是你姐在親自下廚?”

黎昊嘴角輕扯,扭頭看向開放式廚房:“還不明顯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