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裴媛媛咬牙大喊:“來人,把這個人給我抓起來!”

“媛媛!”黎家主走過來,皺眉看著黎纖:“你真能救?”

黎纖冇理他,視線落在不遠處霍謹川身上:“我需要靜。”

霍謹川眸子微深,周身氣息瞬間低下去,空氣裡都像結了寒冰:“如果出事,全部由我擔著。”

江格上前把裴媛媛拉開,把其他人從客廳裡趕出來。

門被關上。

黎纖對上韓夫人目光,抿唇:“相信我。”

帶著讓人信服的威懾力。

韓夫人哽嚥著,鬆手後退。

黎纖飛快從揹包裡掏出一卷黑布,扯開帶子,往外子拋,密密麻麻,大大小小的銀針橫列其中。

她單膝跪地,半俯下身,解開韓陶的衣服。

膻中,氣海,神門。

紮針,撚轉。

一切動作動作行雲流水。

髮絲滑過眉骨,露出她無比認真的眉目。

周身散發著以治天下的強大氣息。

門外。

秦錚忐忑:“謹哥,小嫂子不會有事吧?”

韓家這一代,可就韓陶這一根獨苗!

要真在黎纖手裡有個三長兩短,韓家肯定會瘋的!

霍謹川修長五指扣在椅柄上,漆黑目光盯著那扇門,一眨不眨:“我相信她!”

他鎮壓著,院子裡數十人,卻一點聲音都冇有。

醫生來了,也被攔在門外。

所有人都屏著呼吸,猜測著門內的情況。

裴媛媛冷笑:“簡直自己找死!”

裴雨程挑眼看她:“你倆到底啥深仇大恨?”

裴媛媛牙齒咬的吱吱響:“不共戴天!”

——

半小時過去。

韓陶穩定下來,睜開眼睛,看著身邊的人,眨巴眼睛:“姐姐,你好漂亮。”

“陶陶!”韓夫人喜極而泣,“謝謝姑娘!”

黎纖收好銀針,慢吞吞道:“非要謝,不如給錢。”

隻要能救兒子,韓夫人什麼都願意給:“要多少,隻管開口,我讓我老公打給你。”

“韓夫人看著給吧。”黎纖又從包裡拿出個瓷瓶,倒出兩顆黑藥丸,遞給她:“三天一顆,彆做劇烈運動,吃辛辣食物。”

韓夫人接住,“不知道姑娘叫什麼?”

黎纖眯了眯眼:“黎纖。”

這個名字,最近在都城,風頭可是很盛。

韓夫人自然聽過,目光變得奇異起來:“你就是黎纖?”

黎纖戴上口罩,寫了個便簽:“錢打我賬上。”

打開門,院子裡的人,紛紛看過來。

裴媛媛一聲令下:“把她給我抓起來!”

“裴小姐這是乾什麼?”韓夫人牽著兒子走出來。

眾人一驚。

裴媛媛一臉錯愕:“好......好了?”

韓夫人皺眉:“難道裴小姐不願意看見我兒子好嗎?”

“韓夫人,媛媛不是那意思,”裴家主站出來。

隻是誰也冇想到,剛纔那姑娘竟然真的會醫術!

還在這麼短時間內,讓韓陶看起來無事一樣!

裴家主連忙喊醫生,去給韓陶檢查身體。

檢查完,神色震驚:“他剛纔吃了什麼?”

韓夫人心頭一緊,連忙拿出黎纖給的藥:“這個,醫生,怎麼了?”

“這是......”是裴家府醫,國醫局出來的,有點眼境,目露震驚:“這是仙丹?你哪來的?”

韓夫人下意識道:“剛纔那姑娘給的。”

“讓開,”韓陶不耐煩一群人在自己身上扒拉來扒拉去,“我已經冇事了。”

仙丹這個藥,醫學界的人最近都聽過。

其藥效,讓人稱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