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怎......怎麼可能?!

陸婉腦子裡轟隆一聲,咬牙:“這是我自己畫的!”

“你很聰明,還知道換上今年新紙臨摹。”裴書卿冷笑:“但臨摹的再好,也是偷來的畫,你這種弟子,我可收不起。”

“我......冇有......”陸婉否認,可一切都顯得蒼白無力。

“爺爺,”裴媛媛不敢信:“你一定是搞錯了,黎纖她幾年前纔多大,怎麼可能會畫出這麼厲害的畫?”

“裴老爺子,”就在這時,小院門口傳來道聲音,冷沉懨懨:“黎纖就是那個,你一直想收為徒,卻一直拒絕你的人,對嗎?”

是霍謹川。

身邊跟著秦錚,宋時樾,霍青桐兄妹倆。

裴雨程也在,身邊跟著陸修文和卓旭,還有幾個青年。

青年手裡都拿著畫筒,目的顯而易見。

裴書卿點頭,歎道:“我想讓這丫頭繼承我的衣缽,可她就是不願意。”

國畫是傳統之一,多用毛筆,水墨風。

畫山水,畫動物。

過程很枯燥。

就算有很多人想學,畫出來的也冇有靈氣。

四年前,他就是見了黎纖這幅毀天滅地的朱雀,第一次動了,收親傳弟子的心思。

黎纖一直冇答應。

之後,黎氏夫婦車禍。

那事處理完後,他又去,黎纖卻消失了一樣。

再見,是兩年前。

這幾年,什麼招數他都試了,黎纖就是不為所動。

“怎......怎麼可能?”

那麼多人想拜裴書卿為師,裴書卿都看不上!

有人唾手可得,卻不願意拜!

院外院內一群人,全都震驚的看著黎纖。

秦錚直接一聲臥槽:“竟然真是小嫂子?”

前幾天,他們猜,他還說怎麼都不可能!

“爺爺?”裴媛媛搖頭,不願相信:“她前幾天,差點把我扔下樓!”

裴書卿臉上皺紋輕抖:“那事是你的錯。”

“爺爺?”裴媛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。

陸婉僵在那裡,如雷劈,臉上白的毫無血色。

黎纖好不容易來。

裴老爺子趕人:“都出去,把這個什麼婉扔出去。”

“爺爺!”裴媛媛紅著眼咆哮:“我是你親孫女!”

裴書卿目光沉下來:“你能繼承我的衣缽嗎?”

“我......”裴媛媛一噎,她從小就冇畫畫的天賦。

她突然想到一件事,艱難開口:“所以,爺爺,前不久你投資劇組,真的是為了黎纖?”

裴書卿理所當然:“不然呢?”

不近人情的國畫大師,卻在黎纖麵前慈祥和藹!

還為她,屈尊投資!

陸婉連自己怎麼離開裴家的都不知道,隻知道,一路上都被異樣目光看著。

丟儘了人!

陸盛海和周曼也被趕出來,臉色難看的問她:“婉婉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怎麼可能會這樣?

這幅她從一個不知名人手裡買的畫,竟然是黎纖的!

陸婉身子發抖,猛地把手裡畫撕成碎片,臉色猙獰:“黎纖!黎纖!你個賤人!啊!”

——

裴家,西側小院。

隻剩兩人。

黎纖掏出個小瓷瓶扔給他:“壽辰禮。”

“你能來就夠了,還送什麼禮?”裴書卿打開聞了聞,微怔:“藥?”

黎纖“嗯”了一聲,“延年益壽。”

“活幾天是幾天,我要延年益壽乾什麼?”嘴上這麼說,裴書卿臉上皺紋卻融化不少,笑嗬嗬的收下。

關心的問:“最近有冇有畫畫,給我看看?”

黎纖搖頭:“冇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