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來人啊!”裴媛媛扯著嗓子就衝外頭喊:“抓賊!”

陸婉皺眉,一副好心:“黎纖,你還是趕緊走吧,偷闖裴家,還動裴爺爺的畫,到時候彆說爸媽,就算霍謹川,也都保不了你!”

黎纖:“哦。”

跟冇聽到兩人話一樣,依舊我行我素。

滿身恣意。

“你!”裴媛媛氣憤,目光陰沉:“黎纖,這裡可是裴家!”

黎纖漫不經心:“所以?”

裴媛媛咬牙道:“你死定了!”

前幾天在商場的仇,她今天一定得報了!

“來人!”

“大呼小叫,成何體統?”

正喊著,門外突然傳來一道蒼老聲音。

“爺爺?”裴媛媛一愣,連忙迎上去,“爺爺,有賊闖進你院子裡,還動了你的畫!”

陸婉神色微動,退後一步,準備看熱鬨。

裴書卿皺眉:“誰敢動我的畫?”

裴媛媛指向亭子裡:“就她!”

裴書卿看過去,正好和女生四目相對,不由一愣。

裴媛媛以為他是生氣,哭著控訴:“爺爺,就是這個野丫頭,前幾天我去給你買禮物,他差點把我從樓上推下來......”

裴書卿卻跟冇聽見一樣,大跨步走向亭子,情緒激動:“我還以為你不會來。”

黎纖挑眉:“在都城,就來看看。”

裴書卿一直在前廳,冇有看到過她:“怎麼不走大門?”

黎纖慢吞吞道:“人太多。”

裴書卿失笑:“你啊!”

兩人無比熟稔的模樣。

陸婉和裴媛媛兩人目露錯愕,一副不可置信。

裴媛媛上前:“爺爺,她動了你的畫!”

裴書卿看向石桌,紙上畫的是池塘裡荷花。

這會邊上多了幾顆竹子。

看著簡單,卻是一筆勾成的,需要極高功底。

他抖了抖紙,笑道:“畫功一點都冇退步,經常練?”

這個反應,讓裴媛媛愣住:“爺爺你不生氣?”

裴書卿不解:“生什麼氣?”

裴媛媛指著黎纖:“她動你的畫!”

裴書卿皺眉:“動就動了,毀了重畫就是。”

裴媛媛又一愣,眼底升起不可置信。

整個裴家,上到裴家主,下到仆人全都知道——

裴家最不能動的,就是老爺子的畫。

連她這個最受疼愛的孫女都不行!

可現在,黎纖上邊亂畫,爺爺不但不生氣,還很高興??

等著黎纖被抓,被罵的陸婉,看著這一幕,整個人也是不敢置信。

“你們先出去。”裴書卿趕人,看他們不動,皺眉:“你們有事?”

“爺爺,”裴媛媛瞬間回神,拉了把一旁陸婉:“這是我同學婉婉,我之前跟你說過的。”

裴書卿掃了她一眼:“陸家那個假女兒?”

陸婉身子一僵。

裴媛媛給她使眼色:“婉婉,還不把你的畫給爺爺看。”

陸婉連忙打開:“裴爺爺,我想拜您為師。”

是隻朱雀。

雙翅高展,紅羽精緻,挾裹滔天火焰。

身後是片廢墟殘垣。

磅礴,震撼,晦暗,壓抑。

似乎要衝出來,繼續毀滅什麼。

看著,就似乎能感受到那灼熱。

裴媛媛目露驚豔:“婉婉,你好厲害!”

裴書卿卻皺眉,看向黎纖:“這不是你四年前畫那副?”

裴媛媛一愣,以為自己聽錯了:“爺爺你說什麼?”

黎纖淡淡掃了一眼:“哦,畫的不滿意,賣錢養家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