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......”

“趙星露!”

陸婉突然想到昨天,黎纖從霍謹川那拿了十億的事,她的確能拿得出來八十萬。

黎昊和她的關係,絕對不能被人知道!

她丟不起那人。

看趙星露還想說,連忙攔住,捂著被掐到青紫的脖子,咬唇,楚楚可憐道:“黎纖,我替他們向你道歉,你快放了媛媛!”

黎纖不為所動,抓著裴媛媛衣領往上提。

“黎纖!”裴媛媛瞬間嚇得臉色慘白,“你敢!”

黎纖音線如冰刺:“道歉。”

“我東西的確丟了,跟那個一模一樣,”裴媛媛死咬著牙:“就算不是他偷的,也跑不了啊!”

不等說完,身子又往上提了一截。

整個上半身,都懸在空中。

一聲慘叫,迴盪在大廈中間,驚了幾層樓。

如果裴媛媛真掉下去,他們的家族都得陪葬。

“我道歉!”胡辰嚇得臉色慘白,“對不起,對不起,是我們冤枉了他!”

“對不起!”趙星露嚇得兩腿發軟:“你快放了裴媛媛!”

“對......對不起......”裴媛媛忍著恥辱,聲音從牙縫裡擠出來。

黎纖用力一扯,把人扔在平地上,陰冷目光盯著陸婉:“彆再讓我聽到第二次。”

她不認黎昊,可以。

侮辱,不行。

“姐,冇事了,”黎昊抿唇,這次眼睛是真的犯紅,軟聲道:我們回家吧。”

黎纖看他一眼,視線掃過周圍一圈店鋪,鎖定其中一家,雙手抄兜的從人群中走過去。

朝黎昊一抬下巴,衝店員道:“適合他的衣服,都包起來。”

店員愣了愣,心底發怵,回神後連忙去做。

最快速度內,全部打包好,放在門口。

拿著機器,硬著頭皮,恭敬的道:“共五十九萬八。”

這一層,都是名貴品牌。

黎纖麵無表情,指尖從褲子口袋夾出張卡。

“無限額黑卡?”店員一愣,目露愕然。

這種黑卡,整個帝國也冇幾張。

他們這裡,平時不少來有錢人富家子弟。

可黑卡,還是第一次出現。

“這就是傳說中的黑卡嗎?”

“我也第一次見,那服務員說無限額的,是說裡錢是無限的吧?”

“人家拿著無限額黑卡,會偷東西?我現在信了,這小孩東西是自己買的。”

“這幾個人,看著人模人樣,還裴家大小姐,人家小孩兒都冇碰到他就說人家偷東西。”

“就是,人家可是有黑卡,屑於偷東西嗎?”

“剛纔你們怎麼不說?”

“閉嘴!”

圍觀群眾你都目露震驚,你一言我一語的咕噥著。

還冇走的趙星露幾人,臉上一片鐵青。

裴媛媛臉色發黑:“陸婉,你怎麼不早說?”

陸婉咬唇: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霍謹川給的......”

黎纖收回黑卡,隨手踹進兜裡,踢了腳黎昊:“自己拿。”

一件衣服萬起,這是姐姐此生給他買過最貴的衣服。

本來該高興的。

可看著地上十幾個,大大小小的盒子。

“......”

他長出三頭六臂,也拿不住啊。

“店員姐姐,”他甜甜的喊:“你可以幫我送到出租車上嗎?”

“啊?”店員回神,連連點頭:“好的好的!”

看黎纖從雙手抄兜,冇事人似地從身前走過。

裴媛媛滿目厭惡:“垃圾就是垃圾,飛上枝頭你也變不了鳳凰。”

黎纖歪頭,眯了下眼:“想下去嗎?”

她瞳仁泛著血色,死亡氣息從骨子裡瀰漫出來。

陰冷駭人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