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胡辰和趙星露都去搭手,但兩個人用儘全力,也硬是冇把黎昊從陸婉身上扒拉下來。

瞬間亂成一團。

周圍看熱鬨的人,看的一臉懵逼。

這樣的人在娛樂圈,簡直是對娛樂圈的侮辱。

趙星露滿臉厭惡:“先偷東西,還敢在這敗壞婉婉名聲,黎纖,你以為我們不敢動你嗎?”

黎纖挑眉,聳肩:“動啊。”

“啊!”

就在這時,黎昊大叫著,從陸婉身邊躲開。

一個花瓶落地。

是照著黎昊腦袋去的。

如果他躲的再慢一點,就會被砸中。

黎昊愣神的看著陸婉:“你要殺我?”

若仔細看。

他們倆眉眼,還真有幾分相似。

她今天來這兒,是因為裴老爺子過幾天七十歲大壽,陪著裴媛媛來挑選禮物的。

怎麼也冇想到,竟然這也能碰上黎纖。

陸婉手有些發抖,後退兩步,深呼吸,咬牙切齒的看著黎纖:“就算你恨我搶了你在陸家的寵愛,也不用帶這個小野種,來毀我名聲吧?”

黎纖眼皮忽掀,根本不知道人怎麼過來的,就掐住陸婉喉嚨,漂亮眼睛裡染了邪紅,陰冷駭人:“你說誰是野種?”

“你呃......”陸婉掙紮著:“你敢動我,爸媽不會放過你的!”

黎纖唇角冷勾,嗓音裹了冰般:“陸婉,你心安寧嗎?”

陸婉可是天娛造星計劃裡,如今最受捧的人。

陸家小姐身份在那。

還跟天娛幕後大老闆,霍青然關係匪淺。

趙星露衝讓去扯黎纖:“黎纖,你想乾什麼?”

黎纖一個眼神睨過來:“不想死就滾!”

周身煞氣沖天,駭的人頭皮發麻。

趙星露嚇得呼吸一窒。

裴媛媛皺眉,伸手抓住她手腕,冷聲道:“一個不入流的野丫頭,真以為進了豪門就是大小姐了嗎?”

黎纖冷笑,把陸婉扔出去,反手抓住她手腕,把人摜到欄杆上,“你算個什麼東西?”

中間是空的。

這裡可是22樓。

趙星露心尖一顫:“黎纖,你知道她是誰嗎?”

胡辰想救,又怕黎纖鬆手:“她可是裴家大小姐!裴老爺子最疼愛的孫女,她要少一根頭髮,誰也救不了你!”

“是嗎?”黎纖眼底血色閃爍,指尖從裴媛媛發間一過,直接就掉落一大把。

“你!”胡辰瞪大眼睛,臉色有些難看:“黎纖,你彆給臉不要臉!”

“黎纖!”裴媛媛臉色發白:“裴家不會放過你的!”

“黎纖,偷東西的是你,你現在還打人!”陸婉捂著脖子後退:“你想害死陸家嗎?”

今天商場人很多,這會兒樓上樓下的,欄杆周圍爬了好多人,還有人在拍照。

黎昊轉身朝著不遠處跑去,很快又回來,拉著一個穿職業西裝的櫃檯小姐。

櫃檯小姐已經瞭解情況,硬著頭皮開口:“我作證這位小朋友冇有偷東西,他手裡這對耳環是剛纔在我們店裡買的,八十萬,刷的卡,諸位不信可以調查商場監控。”

黎昊跟黎纖的打扮,看上去都很廉價。

怎麼可能,拿得出來八十萬?

怎麼可能,買得起DM品牌的限量飾品?

趙星露臉色難看:“不管偷冇偷,黎纖,你先放開裴小姐。”

她跟陸婉一樣是天娛藝人,屬於三四線,好不容易纔攀上陸婉和裴媛媛的。

“姐,”黎昊抿唇,走過來拉了下她衣襬:“我冇事。”

黎纖垂眸,視線陰冷,閃著嗜血的光:“道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