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來人帽子口罩,隻有一雙眼睛露在外頭,視線所到之處,冷的讓人心悸。

陸婉心頭一跳,下意識,往後退了兩步,讓裴媛媛擋住自己半個身子。

黎昊癟嘴:“姐。”

黎纖頷首,語氣漫不經心:“衣服買完了?”

“冇有。”黎昊垂頭喪氣:“想給你買個首飾,被人訛了。”

“你這小孩兒,說誰訛你呢?”趙星露皺眉:“分明就是你偷了我們的東西!”

黎纖一手摁在黎昊頭上,輕戳帽簷,抬眸,眼尾染著冷,嗓音清冽:“證據呢?”

“他手裡拿的就是證據,”趙星露道:“我們剛買完,就被他給偷了,被抓包還死不承認。”

“我再說最後一次,”黎昊盯著他們,一字一句:“我冇偷。”

眼睛裡帶點凶狠,像狼,要吃人一樣。

“我說你偷你就偷了,”胡辰皺著眉頭道:“趕緊還回來,不然我們就報警了。”

趙星露道:“要我說就直接報警,小孩兒這樣肯定是大人教唆,抓起來,坐個幾天牢長長記性。”

黎纖眼尾稍眯,視線落在陸婉身上:“陸小姐,不說兩句嗎?”

果然是黎纖!

那這個小的就是黎昊!

賤人!

陸婉臉色難看。

“婉婉,”趙星露微怔:“你們認識?”

裴媛媛也看過來。

陸婉扯開一抹難看笑容,咬牙道:“她是黎纖。”

黎纖,這個名字,最近在都城的風頭可是很盛。

尤其在娛樂圈裡。

幾乎無人不知。

趙星露目露驚訝:“你就是黎纖?”

黎纖漫不經心:“是。”

裴媛媛這才正眼看過來,但隻能看見那雙眼睛。

很漂亮。

讓人能夠想像到,口罩下麵那張絕色的臉。

她側身問陸婉:“她就是陸家才找回來那個千金?”

陸婉指甲緊摳,“是。”

她不是不想否認。

是怕否認,黎纖做出什麼瘋子行為來。

黎纖和陸婉兩人,到底是異卵雙胞胎,還是真假千金,這個其實很多人都心照不宣。

氣氛有些詭異。

趙星露先開口,滿目譏諷:“一貧民窟出來的野丫頭,真以為被陸家找回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,這種高檔商場也是你們配來的?”

胡辰冷聲道:“看在婉婉和陸家的麵子上,把東西還回來,放你們一次。”

一副高高在上的恩賜語氣。

黎昊眼睛滴溜溜轉了下,猛地朝著陸婉撲了過去,哭得撕心裂肺:“姐姐,我終於見到你了,嗚嗚嗚!”

陸婉想躲,但也不知道怎麼就被人抓住,她臉色一白,拚命掙紮:“你放開我,我不認識你。”

“你不是陸家的女兒,我們身體裡才流著同樣的血啊,”黎昊仰頭,小臉梨花帶雨,傷心欲絕:“姐姐,我就隻有你一個親人了,你不能不要我......”

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,你快放開我!”陸婉死摳他的手,可小孩兒力氣大的她摳不動。

裴媛媛皺眉,喊胡辰:“還不快過來幫忙。”

胡辰連忙過來:“你這死小孩兒趕緊放開!”

“嗚嗚嗚,我好不容易見到親生姐姐,我不放......”黎昊哽咽:“你是不是嫌棄我,覺得我是累贅,纔不認我的啊?”

“你......你放開!”陸婉抬腳狠狠踢出去。

踢了好幾下也冇踢到。

黎昊依舊抓著她:“姐姐,你跟我回家吧,就算不回家,你也去跟爸媽磕個頭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