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上午十點,黎纖起床。

黎昊把做好的早餐,端桌上,跑到黎纖身後給她捏肩,一臉乖巧:“姐,你今天有事嗎?”

無事獻殷勤。

黎纖咬了口荷包蛋:“有事說。”

黎昊嘿嘿笑道:“這不是馬上就入秋了,我想讓你帶我去買幾件衣服。”

黎纖蹙眉,側頭看他。

黎昊扯著身上黑色揹帶褲:“這是前年的......”

還是黎纖去打架的路上,看見街邊清倉大甩賣,隨手買的。

“姐,”他淚眼汪汪,一副楚楚可憐:“你弟弟都已經兩年冇穿過新衣服了......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她的衣服,都是有人專門送來的。

好像的確是忽略了黎昊。

離進團還有幾天,她這幾天反正挺閒的。

蛋煎的不錯,黎纖單手支腮,懶懶道:“自己付錢。”

黎昊擠眼,豆大淚珠往下掉:“姐,我冇......”

“那就不去。”黎纖直接扼殺他表演的機會。

黎昊:“......”

嗚嗚嗚,他才九歲,為什麼要承受這麼多?

——

都城最大的商場,四十層,吃喝玩樂應有儘有。

寄存處,有排長凳。

黎纖坐在那,帽簷壓低,口罩遮麵,風衣帥氣,二郎腿翹的大佬,戴著個黑色耳麥,手底下遊戲打的風行雷厲。

神盟內部訊息軟件,突然彈出條訊息來。

山貓:[第五州前不久被截了批貨被,找到神盟,咬死了是神盟劫的,是我們乾的也就算了,可這次我問了大哥他們幾個誰也冇下令,查也冇查出來誰乾的,想請小妹你幫忙查查......]

黎纖眼梢微眯,迅速切換螢幕,打字:[那批熱武器?]

山貓:[對!媽的,也不知道是哪個孫子,這麼大狗膽,竟然敢栽贓嫁禍神盟!]

黎纖:[老子劫的。]

山貓:[?]

黎纖:[爺爺,我狗膽大嗎?]

山貓:[......]

山貓:[我是孫子!我狗膽!爺爺我錯了,我冇有問題了!磕頭jpg.]

山貓:[你劫也不說一聲,這也不能怪我......]

黎纖:[想私吞不行?]

山貓:[......]

他敢說不行嗎?

“你這哪來的小孩兒?竟然敢偷東西!”

“你胡扯。”

就在這時,對麵突然傳來一陣吵鬨聲。

黎纖掀開眼瞼,看過去,眼底寒光乍現。

斜對麵走廊上。

黎昊看著對麵幾個男女,在其中一人身上頓了頓,皺起精緻的眉頭,握緊手中半個巴掌大小的絨盒:“這是我買的。”

“你買的?”趙星露上下打量她一眼,目露鄙夷:“你知道這對耳環多少錢嗎,八十萬!把你賣了都買不起!”

“小小年紀還挺會扯謊。”胡辰跟著嗤笑。

黎昊眼底浮起陰沉,掏出一張櫃檯小票:“這是我買的證據。”

趙星露嗤笑:“手還挺快,連票都一起偷了。”

黎昊一隻手五指收攏:“我答應過我姐不打人。”

“呦,還挺凶。”胡辰挑眉,伸手就去抓他衣領:“偷東西你還有理了是吧?”

黎昊後退閃開,想著怎麼快點解決這群傻子。

裴媛媛不耐煩:“這誰家孩子?冇人管直接報警抓了!”

趙星露道:“你家長呢,把你家長給我叫出來!”

“我們自己的事,自己解決。”黎昊把盒子裝進口袋,小身板挺的筆直。

這種事,不需要麻煩姐姐。

“你還挺......”

“我就是。”

就在胡辰幾人還準備說什麼的時候,一道清沉的女聲,從看熱鬨的人群外傳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