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一刻,燕青原先的自信被擊得粉碎。

他立即在幾十個親衛拚殺之下,從側翼迅速穿透而出,忙不迭地朝著盧俊義的本陣,飛奔而去。

而就在燕青策馬飛奔之時,他仰頭朝著盧俊義所在方向看了過去,突然發現盧俊義所在山坡後邊揚起了一些塵土。

雖然不多,但燕青還是發現了。

這一刻,盧俊義他們所有人的目光,幾乎都被武碩所吸引。

畢竟武碩的身份擺在那裡。

可以說他是枕水山莊的二號人物,如今枕水山莊勢力龐大。

整個山東,及蘇州以北的地區,可以說被武超控製得如同鐵桶一般。

上到官員下,到黎民百姓。

近乎所有人,都把武超看的如同神明一般。

聽說,甚至有許多老百姓,在家裡都供奉著武超的長生牌位。

隻求他能多活幾年,好給山東百姓帶來更加富足安康的日子。

用民間百姓的說法,武超若是皇帝,那武碩就是王爺。

堂堂王爺親自帶兵出現,又如何不讓燕青、盧俊義不關注?

再加上,剛纔那一戰,武碩所率領的這支鐵騎所展現出來的實力,已經大大超出了他們的預計。

可以說,得虧武碩身後這隻騎兵隻有兩千來人,若是他們人數過萬,必將無敵!

奔跑間,燕青發現盧俊義所在山巒後邊的山坡上,突然衝出了一支人數約摸在五百左右的騎兵。

這些人身上並冇有穿著沉重的鎧甲,隻是一些相對比較普通的皮甲,而且很多還蒙著臉,看上去冇什麼特殊的。

但領頭的,卻是一個身穿紅裝、手持雙刀,一身颯爽英姿的女人!

母夜叉孫二孃?

燕青看到這般景象,他不由露出一聲冷笑。

原來,武碩這些人在玩一招聲東擊西!

表麵上,武碩親自出現,是為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,而真正的後招,則是他的娘子母夜叉孫二孃,帶兵從背後偷襲他們主帥!

想到這裡,燕青不由得一聲冷笑。

因為,他自小就在盧俊義身邊長大,可以說他的武功有大部分都是由盧俊義所教。

燕青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主人實力有多強。

堂堂玉麒麟盧俊義,豈是母夜叉孫二孃,以及她身後這五百雜兵所能夠對付的?

也正因如此,燕青知道自己甚至根本不需要提醒盧俊義,因為憑他的功夫,對付這些人可謂是手到擒來!

燕青所看到的這支五百來人的騎兵,各個輕裝簡行,馬蹄都包著棉布,以此來減弱,馬在奔跑時所發出來的聲音。

因此盧俊義在察覺到背後有人的時候,彼此雙方已經相隔不到百十來步!

畢竟他們所有人的目光,都被下方武碩所吸引。

當他們反應過來時,就看到孫二孃所帶領的騎兵,整整齊齊地從自己後背取出,一把把異常精緻的短弩。

隨後隨著孫二孃一聲嬌叱:“放箭!”

伴隨著“騰呲”、“騰呲”的破空之聲,那脫弦而出的箭矢,就如同暴雨一般,從山坡上傾瀉而下!

儘管內心驚詫,但盧俊義也非浪得虛名。

第一時間反應過來,對著手下人呼喝:“舉盾!”

盧俊義身邊這些親隨,動作也頗為迅速,他們當即抬起手中盾牌,抵擋斜著飛射而來的箭矢。

一時間,就聽到“叮叮噹噹”,以及中箭時發出來的慘叫聲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