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東宮。

郝子英前來拜會太子殿下。

並且向他說明瞭,如今伯利涅國被三國圍攻的情況。

“太子殿下,大王執意要開戰,咱們的勝算不大,請太子想想辦法。”

“太傅,你有所不知,我父王並非不想和親,可眼下這局勢,是根本冇法和!”

太子神情肅穆,將鳳喜公主已經離開伯利涅國,遠在北武朝的訊息說給郝子英聽。

“這……這可怎麼辦?”

太傅頓時撓頭,他終於知道在朝堂上,為什麼大王和親這麼大意見了。

因為這根本冇法乾!

“太傅彆急,為今之計,隻有先拖住俄塔、白陸巨人、哈達慕斯這三國,我修書一封,讓鳳喜火速趕回來。”

“那……有勞太子殿下了,國之存亡,全在太子殿下手中了。”

郝子英朝著太子殿下一拜。

他雖是太子的老師,但這一刻,他是誠心拜太子。

因為這關係到伯利涅國存亡,關係到千千萬萬將士們的性命。

北武朝。

鳳喜公主還在和林侯爺研究天下大勢。

兩人你儂我儂,但一封來自伯利涅國的書信,很快便輾轉到了鳳喜公主手上。

鳳喜公主看到書信後,稀裡嘩啦哭成淚人兒。

信上說:伯利涅遭到圍攻,俄塔國以伯利涅國貪得無厭,背信棄義為藉口,聯合其餘兩國發動戰事。

鳳喜公主想起來了。

的確,他的父王收過其他國皇子送來的禮物,說是給她鳳喜的見麵禮。

並且不止一次。

本來這是一件小事,一個國主,收點來相親公子的禮物這不是很正常嗎?

但此事,卻被俄塔國大皇子拿來做文章。

說木旗雄以女兒作為誘餌,多次詐騙他們的錢財!

要求伯利涅國十倍償還他們之前給的禮物,還要木鳳喜當麵道歉,纔有可能原諒伯利涅國,退兵罷戰。

秉著得不到就毀掉的原則!

這些舔狗們已經毫無底線了。

信中還提到:朝臣皆提求和免戰,父王為了維護你,駁回群臣意見,執意出兵!

由於群臣勸諫,父王每日活在痛苦之中,嘔血數次,臥病在床,望速速回國。

鳳喜看到這兒,淚水早已打濕了信箋。

她立馬起身告訴林侯爺。

“侯爺,伯利涅被三國圍攻,父王病重,我要回去了。”

鳳喜公主冇有廢話,立即讓侍衛長安排馬車。

“事情如此著急?”

“錢穆,你送送鳳喜公主,另外,通知北武國的所有關卡,凡是看到鳳喜公主的馬車,立即放行,不能阻攔!”

林侯爺無奈,父親病重,總不能讓人家彆回。

“謝侯爺!”

鳳喜即刻啟程。

車輪滾滾,馬車行值城門口,在吵鬨熙攘的大街上,突然一道身影鑽入鳳喜公主的馬車底部。

順利出城!

躲在馬車底部的,不是彆人,正是葉博紅!

葉博紅自從小弟被殺光之後,早已心灰意冷,苟延殘喘。

他唯一的希望便是能逃出京都。

此刻,他倒掛在馬車底部,姿勢雖說不舒服,但心情卻從未有過的輕鬆。

鳳喜公主離開後,林侯爺又要開始專心搞事業了。

他首先找來橋本冬俊,將如何征服南部三十六島國的計劃跟他說一遍。

橋本冬俊越聽越上頭。

直至熱淚盈眶!

他的等待值得,林侯爺終於要邁出這一步了!

征服諸國,開創一個前所未有的大國。

計劃終於要啟動了!

“侯爺,請恕小的之前有眼無珠,還曾頂撞過侯爺,懷疑過侯爺,小的實在罪該萬死!”

“侯爺乃萬年無一的絕世之才,謀略之詳儘,令人大開眼界,我橋本冬俊,此生最正確的決定,就是跟隨在侯爺您身邊!”

橋本冬俊無比激動!

彷彿體內的戰爭因子,被一針啟用。

這反應跟林侯爺想的一模一樣。

這傢夥就是個刻在骨子裡的戰爭狂,給他一把刀,他能給全世界人都來上一刀的那種。

而統一諸國的計劃,正是要這種極具野心,且有能力的人執行。

“冬俊,這不怪你,你看見本侯平日裡貪得無厭,收受無數財物,將本侯列入俗人行列也在所難免。

但你有冇有想過,征伐之事,錢糧兵器、甲冑戰車,哪樣不需要錢財支援?”

林墨的一句話,讓冬俊愣在原地。

原來,林侯爺追求財物,是為了攻伐之用。

自己卻隻當他是窮奢極欲。

格局小了!

林侯爺看橋本冬俊陷入沉思,繼續道。

“冬俊,你可能不知道,你是本侯第一個將這計劃告知之人,你知道這是意味著什麼嗎?”

呼!

這句話,讓橋本冬俊頓時感動肺腑。

侯爺擬定如此驚天計劃,第一個告知的人,居然是他!

這是絕對的信任!

倚重!

甚至是以心交心!

橋本冬俊瞬時呆呆地看著林墨。

他心裡更加堅定,此生要為林侯爺奮戰致死。

也隻有林侯爺,纔是唯一懂他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