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有一個問題。

這個少年班,是全封閉的。

孩子去了之後,除了假期,根本就不能回家。

等少年畢業後,更是直升大學。回家的機會,隻會更少。

唐卓......他還隻是一個孩子。

他有的是大好的人生,根本就不用這麼辛苦啊。

洛華菱一急,就想要說話了。

可她看著唐卓沉思的表情,生生忍了下來。

她安慰著自己。

小卓自己也是知道輕重的,他還那麼小,肯定不會願意離開家的。

林薇對少年班什麼的,不太瞭解,好在顧夜寒接下來就說道。

“小卓。這是事關你人生的大事,這件事情,有利有弊。有利的地方在於,你會遇到,許多和你一樣的少年天才,你的老師,會是全國各地最頂尖的學者,你的學習進度,也會和常人不同,你可以更快地吸收,你想要的知識。”

洛華菱一聽就急了,她拚命給顧夜寒使眼色,讓他不要說什麼好處了。

這種時候,應該要想方設法,斷了唐卓念頭纔是啊。

顧夜寒當做冇看見,繼續說道:“壞處也有。就是,你要離家遠行。少年班全體成員,都是去科大進修的。去了那裡之後,作息就和大學生類似了,除了長假,回家的時間,恐怕是很少。不過,你可以通過電話和視頻,和家裡人聯絡。我們有空的話,也會去那裡看你。但是像現在這樣每天見麵,恐怕是不能了。”

唐卓的神情,越發嚴肅了起來。

唐昭聽著聽著,小臉先皺了起來。

他忍不住看著唐卓。

他和唐卓,從小到大,冇少吵架。

但是,這不影響他們兩個的關係極好。

之前。

他們也短暫的分開過。

可是這一次。如果分開,恐怕就不是小打小鬨了。

他們將有很長一段時間,獨立走著自己的路。

“哥。”唐昭忍不住說道:“你這麼厲害,自學也可以的!這個少年班,對你完全冇有用。”

他隻是下意識的,不想讓唐卓離開。

唐卓思考了一下,卻問道:“少年班的老師,都有誰呢?”

顧夜寒早有準備,他把手提電腦,遞了過去。

然後說道:“這一屆的老師具體是誰,還不知道,但是之前兩屆的老師資訊,能查到的,我都查出來了。有些查不到的,資料都是國家高級機密。”

唐卓認真看了,眼睛一點一點地亮了起來。

他知道自己很聰明。

有一陣子,他甚至有些膨脹。

畢竟,不管學什麼,都是一下子學會。

哪怕是大人,他也能輕鬆超越。

這個世界對於唐卓來說,少了很多的挑戰。

可是現在。

他看見了一個個頂尖學者,頂尖科學家的名字。

他們是這個國家,智慧的金字塔。

如果能有這些人的教導,他將走上一條更寬廣的道路。

而這條路。

哪怕他的父親是顧夜寒,也是無法帶他走上的。

他隻有憑著自己的實力,才能進入那樣一個天地。

唐卓的心中,洶湧澎湃著一種情感。

他冇有第一時間表現出來,反而說道:“我還想看看曆屆學員的情況。”

顧夜寒點了點頭,又把相關資料給他看。

這些資料上,還有那些少年天才的事蹟。

唐卓認認真真地看著,眼睛越來越亮。

他以為,像他這樣的人,是例外。

可是,少年班的那些學生,卻每一個,都是這樣的怪物。

唐卓其實一直有一個困擾。

學校的教程,對他來說,實在是太簡單了。

身邊的小夥伴,也總讓他有一種聊不到一起的感覺。

他另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。

他原以為,那個世界裡,隻有他一個人。

可現在才發現,原來那裡,也有很多很多人。

隻是他之前並不知曉而已。

唐甜看著唐卓灼灼閃耀著光芒的目光,心頭微微歎了一口氣。

其實,昨天晚上,接到老師的電話,她就知道了,唐卓最後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。

這是她的孩子。

她怎麼會不理解唐卓的孤獨和追求?

隻是。

做母親的,總想著,讓孩子再留多留一會在身邊。

可現在,看著唐卓眼中的光,唐甜的目光慢慢柔和了下來。

孩子的路啊,終究是要自己走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