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小子,雖然叫他姐夫。

但是為什麼,總感覺有一種茶香四溢的感覺?

而且!

甜甜什麼時候收拾了家裡,這意思,是要讓沈懿來住?

顧夜寒的臉都綠了。

他趕忙看著唐甜:“甜甜,多一個外人來家裡,不太方便吧。”

“有什麼不方便?房間很多啊。”唐甜有些困惑。

沈懿歎了一口氣:“姐姐,要是實在不方便,就算了吧,我自己住酒店,也可以的。”

顧夜寒:“......”

感覺更茶了!

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我可以幫你定最好的酒店,就千鴻酒店的總統套房,怎麼樣?”

“不用了。”沈懿一臉失落:“姐夫你要是不同意的話,我隨便找個地方住就可以了,反正這麼多年,我都已經習慣了。”

顧夜寒總感覺有哪裡不對。

唐甜看了顧夜寒一眼,突然說道:“冇有提前跟你說,是我不對。”

甜甜在跟他道歉?

顧夜寒頓時有些難以置信。

唐甜眨了眨眼睛:“家裡來客人了,主人總不能繼續睡沙發了,你說對嗎?”

顧夜寒眼睛一亮。

甜甜的意思是,他終於,終於......

沈懿聽得有些茫然,他擺了擺手:“不用了,姐,我還是......”

“不。”顧夜寒一臉嚴肅地說道:“你既然叫唐甜一聲姐姐,叫我一聲姐夫,那就是自家人。既然是自家人,怎麼能讓你住外麵。你姐把房間都收拾好了,你隨時去住。”

沈懿:“???”

是什麼,讓顧夜寒發生了這麼大的改變。

“放心,我把你當親人的。”顧夜寒拍了拍沈懿的肩膀。

沈懿感受著那力道。

總覺得,有點威脅的意味......

不過,他對唐甜又冇有非分之想。

沈懿不由笑著說道:“謝謝姐夫。”

顧夜寒不由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不管怎麼說,這小子還是挺上道的。

和他那個討人厭的姐姐,還是有本質性的區彆。

“行了,大秀在即,你們去忙吧。”顧夜寒突然大氣了起來。

唐甜眉眼彎彎,突然踮起腳尖,在他臉上親了一口。

然後,不等顧夜寒反應過來,她就直接溜了。

沈懿趕忙跟上。

隻留下一個顧夜寒,嘴角不受控製地上揚了起來。

對他來說。

吃醋隻是一種調劑。

夫妻之間,最基本的信任還是有的。

而且這個沈懿,一看就是小白臉,跟自己能比嗎?

不能比啊。

顧夜寒自信滿滿地走了。

沈懿追上了唐甜,笑著說道:“姐姐和姐夫的關係真好。”

唐甜輕咳了一聲:“還可以吧。”

沈懿笑彎了眉眼,“姐姐領證的時候,我錯過了,等姐姐舉行婚禮,我一定要包一個超大的紅包。”

唐甜笑了笑:“好。”

她也很希望,自己有舉行婚禮那一天。

因為這就證明。

顧夜寒已經好了。

他們可以在一起,一生一世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