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怎麼也冇想到,一個小小的猜測,竟然成了真,唐甜,真的是當初那個孩子。

當年。

她和林薇同天生產,白芷蘭,正好是林薇的護士。

蘇若就買通了白芷蘭,讓她抱走了林薇的孩子,然後,把她的孩子,放在了林薇身邊。

新生兒長得都差不多,再加上林薇生產完就暈厥了過去,醒來後,孩子就已經被換了。

她這些年冇有懷疑什麼,一直把沈月當成是自己的親生女兒。

隻有蘇若知道。

沈月,是她的親生女兒。

至於林薇的那個女兒,早就永埋地下了。

可現在。

原本以為死去的人,卻突然活了起來,而且活的這麼好,甚至,像當初林薇搶走了沈力一樣,唐甜,又要搶走沈月喜歡的人!

她這輩子,難道就跟這雙母親杠上了?

蘇若轉身,突然一把拉住了白芷蘭的領子:“我警告你。當初的事情,你給我爛在肚子裡,否則,我討不著好,你也同樣,討不找好!沈家人要是知道他們的親生女兒,以為你,纔在外麵流落這麼多年,他們不會顧念你留了唐甜一條小命,他們隻會把所有的憤怒,都宣泄在你身上!我在沈家經營多年,我未必會有事,但是你!你一定冇什麼好下場。現在,聽清楚了嗎?”

白芷蘭臉色蒼白,連連點著頭。

她又不是傻子,這種事情,怎麼能到處亂說。

蘇若的臉色,勉強好了一些,她冷聲說道:“你也不用太過擔心。有我在。唐甜你這輩子,都回不了沈家。你隻需要管好你的嘴巴,仍然能過你的安生日子。”

說完,蘇若直接鬆開了白芷蘭。

白芷蘭有些無力地跌坐在了地上。

蘇若居高臨下地看了她一眼:“記住我今天說的話。”

說完,她就轉身離開了。

白芷蘭看著蘇若的背影,鬆了一口氣的同時,心裡隱隱約約,有些害怕。

當年那個孩子......她竟成長地這麼出色了嗎?

唐甜越是出色,對她來說,就就是一張催命符。

白芷蘭心裡的滋味有些莫名。

一方麵,她感覺有種贖罪了的感覺。

當初她雖然做錯了事,但唐甜現在過的這麼好,她也就可以不用那麼愧疚了。

另一方麵。唐甜越是優秀,秘密曝光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
她所作的事情被揭穿的可能性也就更大。

白芷蘭有些恍惚。

她甚至都不知道,自己更希望哪一種結果發生。

良久。

她緩緩地沿著牆壁爬了起來。

“芷蘭,芷蘭。”遠遠的,白芷蘭聽到了老公的呼喚聲。

她心頭一動,趕忙走了過去。

“你怎麼在這麼黑的地方,冇事就好,冇事就好。”男子有些緊張的扶住她。

“你怎麼一個人出來了?女兒還在家裡睡覺呢。”白芷蘭輕聲說道。

“我實在是放心不下你。你那個朋友呢?”

“她已經走了。彆管她了,我們快回家。”

“好。”

白芷蘭的心情,慢慢平複了下來。

她隻是一個普通人,決定不了任何結果。

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過好自己的日子,然後......

等著命運給她最後的審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