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好。”沈懿一口答應:“唐小姐儘管提要求。”

唐甜上下大量了一下沈懿:“你站起來,衣服微微上拉一點,我想看一下你的身體比例。”

“好。”沈懿應了下來,毫不猶豫地脫掉外套,然後,把襯衫微微上拉,露出他的八塊腹肌來。

身材不錯。

唐甜滿意地點了點頭,她站起來身來,拿起軟尺,走過去想要測量一下沈懿的具體數據。

她還冇動作呢。

書房的門口,突然傳來一道幽幽的聲音。

“你們在乾什麼?”顧夜寒站在門口,眸光沉沉。

“顧總?”沈懿一臉茫然:“我們在做正事啊。”

唐甜翻了個白眼:“我要量一下他的身體尺寸,你有什麼問題。”

顧夜寒這纔看見了唐甜手上的軟尺。

量尺寸,要靠的這麼近嗎?

好像,還真要靠的這麼近......

顧夜寒深吸了一口氣,果然說道:“我來幫你量。”

他直接走了過去。

唐甜挑了挑眉:“你要幫忙?”

顧夜寒點了點頭。

“行。”唐甜直接把尺子遞了過去,毫不客氣地吩咐道:“先量肩寬。”

她那語氣,絲毫都不客氣。

沈懿都不由驚了一下。

“好。”然而,顧夜寒隻是應了下來,然後開始測量。

“上麵一點。你怎麼連測量都不會,小腦真的發育完整了嗎?”唐甜忍不住吐槽。

顧夜寒淡定地改正。

“繼續量另一邊,還要我教你嗎。”唐甜說道。

顧夜寒像是個陀螺一樣,被她指使地團團轉。

唐甜指揮地不亦樂乎,沈懿的身體,整個都僵硬了。

怎麼說呢。

哪怕他還是沈家少爺的時候,也冇可能享受到顧夜寒親自幫忙量尺寸的待遇啊......

這要是傳出去了,他怕不是能吹牛一輩子?

在夏國的商業界,現在有一個說法,叫北沈南顧,是最大的兩大財閥。

但他們沈家,是千年世家,世世代代的人,不知道經營了多久,纔有了這樣的產業。

顧夜寒呢,卻是用了區區十年的時間,就實現了彎道超車的絕對狠人。

這樣的人,哪怕是他的父親,沈家現在的家主,每每提起來,都是讚歎不已。

要不是有千年的底蘊,千年的積累支撐著,現在的沈家,怕是無法跟顧氏相提並論。

甚至於,沈父的口頭禪就是,你們這些人,要是有顧夜寒一半,不,哪怕十分之一的本事,我們沈家,起碼還能綿延千年。

對於沈懿來說。

顧夜寒就是那種彆人家的孩子,就是家裡人專門用來打擊他用的。

“好了,量腿長。”唐甜指揮著:“尺子拉直了。”

於是,傳聞中的商業鬼才,就彎下腰,幫他量起了腿長。

沈懿:“......”

爸爸,媽媽,你們知道,我這麼有出息了嗎?

足足折騰了半個小時,顧夜寒才把沈懿的數據,詳細地測量了出來。

“速度也太慢了,你浪費了我多少時間你知道嗎?”唐甜有些不高興的樣子。

“下次改進。”顧夜寒說道。

唐甜眨了眨眼睛:“下次我給異性量尺寸,你都要來幫忙?”

“可以。”顧夜寒毫不猶豫地應了下來。

沈懿:“......”

嗬嗬,他都不知道要同情以後的模特,還是要羨慕他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