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饒是唐甜見過許多大場麵,仍是被這兩人看的頭皮發麻。

“厲先生,關姐姐,你們好。”唐甜努力露出一個笑容:“厲鈞在magic上班,現在算是我的徒弟,我正在監督他練習基礎。”

關藍看了一眼電腦前的那些紙張,眼睛蹭地一下亮了。

看這些內容,厲鈞已經忙了很久了,這一次,還真不是裝模作樣。

“甜甜!”關藍看向唐甜的眼神都變了,她有些激動地說道:“算你求求你了,你就收了厲鈞吧!”

唐甜的笑容僵硬了:“啊?”

“抱歉,唐小姐,我夫人過度激動了。”厲成冷靜地說道:“我夫人的意思是,你要不,找個時間和厲鈞把結婚證領了?”

唐甜:“......”

厲先生,你確定過度激動的,不是你嗎?

“甜甜,我跟你說真的,你要是肯收了厲鈞,你就是我們厲家的大恩人啊!”關藍說道。

厲成還要幫腔,厲鈞已經聽不下去了。

他衝了進來,有些惱羞成怒地一手拉住一個:“行了行了,你們給我出去,彆耽誤我的時間!”

“行行行,我們不耽誤你和甜甜相處的時間。你們慢慢忙。”關藍的笑容燦爛。

“不錯,好好地跟唐小姐學習,爸爸看好你。”厲成一臉鼓勵。

厲鈞麵無表情地把兩人趕了出去,然後,重重地,關上了門。

厲成和關藍,一定都不生氣,然而齊齊露出了無比燦爛的笑容。

“老公。”關藍緊緊地握住了厲成的手:“小鈞他,有救了。”

“上天垂憐。”厲成也激動地反握住她的手。

“記得要給我洗腳一個月。”關藍繼續說道。

厲成:“......”

他愁著眉苦著臉,但心裡,竟還是有些高興的。

隻要厲鈞能找到正經事情做,不管是做什麼,他都全力支援!

之前。關藍跟他提起唐甜,他還有些不樂意。

畢竟,唐甜都有孩子了,未必適合厲鈞了。

可現在看來。

有孩子好啊,有孩子纔會管教人呢。

看他們家厲鈞,現在被帶的都走上正道了。

這麼好的媳婦,可千萬不能放跑了!

“媳婦,要不,你找個時間,去唐家提親?”厲成忍不住說道。

關藍還有一絲理智:“不用那麼著急,我看他們相處地挺好的,等時機到了,厲鈞自己會提的。到時候,纔是水到渠成。”

“也是。”厲成點了點頭。

“不過,聘禮什麼的,可以先準備了。”關藍喜滋滋地說道。

“你準備吧,彆委屈了人家。”厲成說道。

“放心。”這公婆兩人,就去琢磨聘禮清單去了。

厲鈞完全不知道自己爸媽腦補了什麼,他有些忐忑地看著唐甜:“師父,抱歉。”

唐甜對著他,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:“這是個意外,不能怪你。”

厲鈞剛要鬆一口氣。

唐甜繼續說道:“但是,因為這個意外,你耽誤了整整二十分鐘的練習時間。所以,今天的練習時間,延長20分鐘,你冇有意見吧?”

厲鈞剛要抗議,抬眸就看見了唐甜那似笑非笑的樣子。

他打了個寒顫,拚命地搖了搖頭。

他冇有意見,他真的冇有意見。

“很好。你繼續吧。”唐甜笑的十分溫柔。

厲鈞卻隻想哭。

他又一次問自己。

他到底是為什麼,招惹了這麼一尊活閻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