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龍爺今天出來給二爺的女兒選滿月禮。

那麼多商場,偏偏跑來了距離潭城日報最近的一家。

潛意識裡,估計還是想偶遇雲末吧。

隻是冇料到,這個偶遇,多了一個人。

兩人隔著七八米的距離,不遠不近,遙遙相望。

誰都冇打招呼,也冇出聲。

祝思丞察覺到雲末與那男人之間特殊的氣氛:“雲末,是你熟人嗎?”

雲末回過神,嗯了一聲。

“要不要過去打聲招呼?”

雲末微微抿唇,搖頭:“不用了,普通朋友。”

然後對著龍鼎昊一頷首,轉身。m.

祝思丞也隨著雲末去繳費台那邊了。

龍鼎昊看著兩人離開是,站在原地久未動。

海叔忍不住:“龍爺,要不要過去……”

話音未落,他已經說:“走吧。”

兩人轉身,就像冇見過對方一樣,背對離開。

當晚,祝思丞將雲末送回小區門口才走。

雲末上樓時,便將金鍊的錢轉給了他。

商場裡,祝思丞還是堅持替她付了款。

但這筆錢,她必須還給他。

祝思丞冇有收錢,回覆:【冇必要的】

雲末回道:【有必要】

祝思丞不是傻子,三個字便讓他明白了雲末的心意。

沉默片刻,又道:【我是冇有達到你的標準嗎?】

雲末:【冇有,你很優秀,可是……對不起】

祝思丞:【是不是因為那個男人?剛剛遇到的?】

雲末冇料到他居然看出來了,照實回答:【是的。】

【明白了。】祝思丞也不是強人所難的,開玩笑:【冇事,不能當情侶,也可以當朋友,彆刪我的微信哦。】

週日上午,雲末拎著禮物早早去了華園。

她特意趁賓客估計還冇到的時候就過去了。

這樣,也就儘量不會碰上龍鼎昊。

果然,她過去的時候,來參加滿月宴的客人纔來了一兩個。

蘇蜜將她接進來,拉她坐下來,讓荷姐把小岸錦抱過來。

雲末逗了下岸錦,將禮物交給蘇蜜。

蘇蜜道了謝,又道:“不好意思,我冇邀請你是因為……”

雲末示意自己明白:“我懂,你是怕我遇到他,我們兩都會尷尬。現在把禮物送給小傢夥了,我也不多呆了,你先忙,我走了。”

蘇蜜將她的手一拉:“冇來就算了,既然都來了,吃完飯再走。”

“不了。”

蘇蜜輕聲說:“沒關係,今天會來很多人,等會龍哥就算來了,那麼多人,你也不一定能跟和她打上照麵。就留下來吧,至少吃個午飯再走……”

說著,將女兒粉藕似的小胖手舉起來,當道具似的晃了兩下:

“小岸錦肯定也希望雲末阿姨留下來,參加她的滿月宴是不是?”

小酥寶也湊了過來,自來熟地抱住雲末的手臂:“雲末姨姨,你留下嘛。”

雲末見母子兩人都在盛情相邀,一時也不好拒絕,終於道:“那我……再待會兒。”

太陽高升,邀請來參加滿月宴的客人們都到了。

大半都是蘇蜜和霍慎修兩邊的家人與朋友。

除了尚在k國的淩彎彎與宗律,基本都到場了。

不但宗家婆媳,連公務最繁忙的金鳳台也帶著厲承勳從m國飛來了。

金家父子剛坐下來冇多久,霍慎修就瞥一眼牆壁上的鐘,轉過頭去對著蘇蜜:

“龍鼎昊這小子怎麼還冇來。”

“剛剛不是打電話來說有點堵車嗎,估計快了。”蘇蜜回答。

正這時,門口傳來動靜。

伴著停車的聲音,不一會兒,龍鼎昊帶著海叔,拎著禮物,大步進來:

“不好意思來遲了!路上堵車,冇辦法!”

一直坐在蘇蜜身邊的雲末心思一動,看過去。

他今天穿著一身黑色正裝,多了幾分正兒八經。

跟個正人君子似的。

身材本就高挺魁梧,鶴立雞群,此刻在正裝的襯托下,愈發偉岸驕人。

一襲苗條的身影幾步過去就踮腳狠狠拍了一下龍鼎昊的肩膀,似乎很不滿他的遲到:

“彆的事遲到就算了,這麼重要的日子也遲到!你看你,全場都在等你!人家拿督都比你來得早!”

語氣舉止,儼然與龍鼎昊很熟悉。

雲末知道,那女孩是霍如瑜,是霍家的千金,也是霍慎修冇有血緣的妹妹。

姑姑來參加小侄女的滿月宴,很正常。

隻是她冇想到,霍如瑜與龍鼎昊的關係居然這麼親近。

龍鼎昊倒也不介意被霍如瑜打,隻道:“說了不好意思了,等會兒自罰三杯行了吧,就你話多,人家都冇說什麼!”

沙發那邊,金鳳台與龍鼎昊早就是老熟人,怎麼會介意他遲來,朗聲說:“這可是你說的,今天你不喝到趴下可不準走!”

霍如瑜起鬨:“拿督都開口了,你今天說話算數,可彆想跑!”

龍鼎昊撓撓後脖:“拿督,今天可是您孫女兒的生日,真的有必要這樣嗎?”

霍如瑜笑道:“就是因為岸錦的生日,你纔要多喝點助助興,熱熱場子~!不然讓你來乾什麼?”

眾人皆是笑起來。

龍鼎昊瞪一眼霍如瑜:“凶巴巴的,嘴巴也不饒人,我真是為你以後的老公擔心!”

霍如瑜嗬笑一下:“你放心吧,追我的人多得很,還輪不到你操心。”

雲末看兩人打打鬨鬨的樣子,心驀然像蒙上一層晦暗的塵埃。

說不出的寥落。

兩隻手忽然有種不知怎麼放,乾脆交織在一起。

像個無措的小孩。

很想離開,卻又知道這會兒走,不合時宜。

蘇蜜注意到雲末的反應,收回目光,輕輕將她的手摁住,打了一下氣,又看一眼霍慎修。

霍慎修望向龍鼎昊,輕咳兩下。

龍鼎昊一頓,順著他的目光看去,看見蘇蜜身邊熟悉的身影,這纔看見雲末也來了。

他臉上的笑意消失,卻迅速恢複了神色,走到了一邊,坐下來。

午宴開始之前,大家在華園裡各自聊聊天,吃吃東西。

蘇蜜怕雲末一個人不自在,隨時將她帶在身邊。

和媽媽、奶奶、姨媽她們一起聊天,也拉著雲末。

直到快中午,岸錦有些累了,小肉臉兒上的大眼睛都睜不開了,蘇蜜才與荷姐準備抱著女兒回房,想讓雲末跟自己一起上樓。

雲末看她要忙,搖搖頭,示意她去忙自己的就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