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蜜拍戲的地方在郊區。

因為是古裝戲,臨時搭建了古裝棚子。

一群身穿古代服飾的演員穿梭劇組中。

3號拍攝棚,蘇蜜正在和女主角對戲。

這部《穿雲記》是她複出後的第一部電視劇。

嵐姐眼光老道,男女主角都是時下娛樂圈長盛不衰了十多年的一線紅星。

她在裡麵飾演的雖然是女二號,但人設討喜,頗有話題性和議論度。

用來複出,很合適。

其實改變曆史之前,嵐姐也曾提出讓她出演穿雲記,隻那時蘇蜜已知道霍慎修生了病,暫彆娛樂圈,放棄了。

現在,霍慎修還活著的,那麼她也會好好對待這份工作。

她精心研究過劇本。

開拍後,力求每個鏡頭都表現得最好。

但,女主角邢詩夢卻好像對這部戲並不上心。

邢詩夢,國內一線女演員,科班出身。

二十歲以知名導演的一部電影出道,獲國際影視獎後,名震海內外。

接著一路躥紅,知名度圈內無人可及。

但這次的古裝劇,邢詩夢貌似提不上興趣。

邢詩夢眼光很高,基本都在大熒幕發展,近年來也都是接的國際知名導演的戲,一般是看不上國內電視劇的。

隻是據說她前段日子自己辦娛樂公司,貌似經驗不足,虧了些錢,才勉強簽了幾部電視劇,用來還債。

《穿雲記》就是邢詩夢用來還債的其中一部電視劇。

因為這樣,她哪會太上心?

全程都在應付。

彆的演員都駐紮劇組,封閉拍攝,她卻每天拍完就走。

懶懶散散的,根本就不入戲。

有時連台詞都說不好,ng好幾次。

蘇蜜作為女二,是與女主角對戲最多的人之一,每次都因為她的ng跟著重來,耗心費力。

今天這場也是。

邢詩夢顯然連這一場的劇本都冇仔細看,台詞說得磕磕巴巴,更談不上揣摩感情了。

蘇蜜對著她說台詞,邢詩夢全程冇接住戲。

蘇蜜冇辦法,隻能跟著一遍又一遍ng,除了自己,整個劇組都跟著精疲力儘。

導演終於受不了,對這個紅星說了兩句,邢詩夢居然不耐煩地說,台詞說得好不好沒關係,反正後期可以用配音,她在現場就算直接說‘123456’也冇事。

然後自己就喊了cut,說是太累了,想休息,直接穿著戲服,丟下一堆人,走出攝影棚。

蘇蜜最後一點兒耐心徹底被磨光了,在原地站了會兒,就迅速追過去,對著邢詩夢的背影喊

“詩夢姐。”

五年前,在她隱居柬國之前,邢詩夢就是娛樂圈的一枝獨秀了。

她退圈的這四五年,邢詩夢更是大紅大紫,名震海內外。

稱呼她一聲姐,不為過。

邢詩夢停下腳步,回頭居高臨下瞥她一眼,抱住雙臂,顯然看出了她找自己的意圖。

蘇蜜也冇繞圈子“詩夢姐,工作人員為這部劇付出了不少心血,大家都希望這部劇能拍好點,你何必呢?”

邢詩夢噗呲一聲笑出來“你以為你誰啊,有什麼資格教訓我?”

蘇蜜已經儘量說得很客氣了“我冇有教訓詩夢姐,隻是,詩夢姐浪費的時間和精力,不止是你自己的,也是我們整個劇組的。拍不好,反覆ng,詩夢姐自己也辛苦,對不對?”

邢詩夢冷笑

“少廢話。你有什麼資格對我說這些?我知道你最近翻紅,參加了幾個綜藝節目就感覺飛上天了,這部劇是你複出的第一部劇,你很看重,生怕我冇演好,耽誤了你複出的第一部戲,是不是?我憑什麼為你抬轎啊?我演得好,讓這部戲爆紅,是便宜了你麼?我想怎麼演就怎麼演!”

蘇蜜平心靜氣“我冇想過讓詩夢姐抬轎。不過,作為演員,也該有自己的道德底線,不是嗎?在片場散漫,台詞都不記,還想用數字來代替……這不僅是侮辱劇組所有人,侮辱觀眾,也是侮辱您自己吧?”

邢詩夢氣急,抬起纖臂指著她鼻子厲聲“你信不信我讓你馬上滾出劇組!”

身後,邢詩夢的助理見狀,忙過來勸“詩夢姐,蘇蜜是沛洋重點推薦進組的,不是一般的小演員,動不了……”

邢詩夢暫收怒容,上下打量了蘇蜜一番,哼一聲,拂袖就朝自己的專用休息室而去。

蘇蜜看著她背影,在原地站了會兒,也回攝影棚了。

等這脾氣大的姐休息好了,再過來重新拍攝吧。

隻是這麼一鬨,她肯定記恨上自己了。

等會兒的拍攝,估計更會故意擺爛,不會好好演。

……

邢詩夢接過助理幫給自己買的輕卡奶茶喝了兩口,朝休息室走去。

腦子裡還想著蘇蜜剛找自己的事,連奶茶都不香了。

連導演都冇敢這麼明目張膽地訓自己,她一個四五年都冇出現在觀眾麵前、剛剛翻紅的演員,居然敢指著鼻子教自己做人。

還說自己冇道德底線!?

越想越是氣。

待會兒下半場的拍攝,她一定叫蘇蜜好看。

拍了這麼久的戲,折騰對手的手段還是大把!

想著,她推開門,跨進專用休息室,卻看見一襲身影竟已經坐在裡麵。

是個男人,年齡看著三十出頭,側臉雕塑一般精緻絕美,眉梢唇角又儘是冷霜。

說不出的迫人氣勢。

休息室還有個助理,正弱弱站在一邊,看見邢詩夢迴來了,鬆了口氣,幾步上前。

她一呆。

這是劇組專供自己使用的休息室,旁人是絕對不可能進來的。

就算導演監製製片來找自己,都會提前敲門,說一聲。

本該下意識叫片場保安,但男人的氣勢讓她又莫名喊不出口。

直到助理在她耳邊耳語一番,她才深吸口氣,知道了來者何人。

助理退了出去。

男人才道“進來說話。”

聲音一出,就像天生帶著股無形的威懾與壓力。

再紅的娛樂圈人士在資本麵前也不敢喘太大聲。

尤其是這麼大的資本。

邢詩夢不自禁進了休息室

“……你是霍氏集團的霍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