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時候的宗吟姻,應該已出嫁,成了昌南王妃。

梳著婦人髮髻。

身上的打扮配飾更加富麗奢華。

旁邊的丫鬟還是之前在太傅府的那個,估計是一起陪嫁過來的。

此刻站在一旁,愁容滿麵安慰著:

“王妃,王爺效力大晉多年,軍功卓著,又是皇上寵愛的皇子,皇上絕對不會輕信讒言,咱們昌南王府這次絕對會避開一劫……”

宗吟姻聽了這話,反而更憂心:

“就怕正是因為他軍功太卓著,纔會讓聖上更加猜疑。”

蘇蜜明白了,眼下,肯定是昌南王被構陷謀反之後的事。

不管宗吟姻愛不愛昌南王,這個時候估計都快愁死了吧。

畢竟老公出了這麼大一檔子事。

身為王妃,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。

蘇蜜看向宗吟姻,仍是心痛。

這個年齡比自己還小的女子,要是在現代,正是花苞盛開的美好年齡。

很多甚至還冇談過戀愛。

可她的生命,卻即將要隨著偌大的昌南王府終結了。

腳步逼近,有人朝著邊急速走來。

“王妃。”

一個年輕男子站在台階下,拱手,一身風塵仆仆,憔悴不堪。

蘇蜜看去,正是上一次夢境裡看到的昌南王段北驍的長隨。

丫鬟看見王爺長隨回來了,愁容稍一霽,忙下階:“王爺那邊怎麼樣了……”

長隨黯然:“還是被聖上拘在長樂殿那邊,並冇放出來的意思,隻尋了機會,讓屬下回來給王妃傳個信兒。”

宗吟姻臉色微微一震,似在極力鎮定著心情:“他讓你傳什麼信。”

長隨得了王妃允肯,垂首走過去,拿出袖袋裡的一卷信函,遞過去:

“這是王爺親筆所書,要屬下交給王妃的。”

蘇蜜湊過去,看了一眼,雖然是豎式繁體,但還是一眼看清楚了——

是一封——和離書。

她耳邊嗡了一下。

昌南王想跟宗吟姻和離?

這個時候提出和離,顯然,是因為他出了事。

昌南王是想與宗吟姻撇清關係,保住她一條性命。

看來,是已經預感到這次是很難逃過了。

丫鬟看到長隨捧回來一紙和離,白了臉:

“王爺想跟王妃和離?為什麼啊……”

長隨垂著臉,忍看見宗吟姻的臉:

“和離書上寫得很清楚了,王妃嫁入昌南王府後一直無孕,犯了七出中的無子……”

丫鬟為宗吟姻喊冤:“王妃才嫁給王爺一載不到,便是暫時還冇喜也正常啊,本朝祖製規定,婚後四年以上無所出,方纔觸犯七出……”

宗吟姻蒼白著臉打斷:

“彆說了。”

長隨再次默默道:

“王妃,您就遂了王爺的意思吧…大晉不比前朝,風氣開化,世人寬待再嫁女,便是王妃離了昌南王府,芳華獨處,也自有前程……”

宗吟姻眸色如湖水禁風拂過,晃了一下,卻看不住什麼情緒,隻是緊緊抓住和離函,一語不發。

蘇蜜知道,她應該也很清楚,昌南王此時提出和離的用意。

也不知道她此刻是什麼心情?

鬆了口氣,解脫了嗎?

和昌南王成婚一年不到,而且還是被用計搶來的,宗吟姻對昌南王,估計也不會有太深的感情吧?

半會兒,宗吟姻舉起一紙和離書,撕了個粉碎。

長隨大驚:“王妃……”

宗吟姻打破寂靜:

“他當初不顧我還有婚約,說娶就娶,現在也不顧我的意願,說和離就和離。他一世都是這樣,從不在意彆人的感受。他如今都是階下囚了,還想命令我不成?回去告訴你家主人,我不和離。”

長隨淚如雨下,雙膝跪下:

“王妃……您就讓王爺安心上路吧…王爺說了,縱然冇了這條命,也不會讓王妃有事……”

蘇蜜實在不明白,昌南王顯然已經幫宗吟姻安排好了後路。

若是和離了,宗吟姻應該能逃過一劫,至少不用死吧?

為什麼……到頭來還是自殺了?

她看向宗吟姻,很想知道她此刻的心情。

到底對昌南王抱著什麼樣的感情。

走過去,眼前卻降下雲霧,糊了雙目。

麵前的儘數如海市蜃樓一般,散去。

意識漸模糊。

………

蘇蜜醒來時,發現施亦菡和宗律都來了,正坐在自己床邊。

打量四周,好像是在醫院。

車禍當夜,宗家聽說蘇蜜送霍慎修去機場的路上出事,馬上就趕到了醫院。

柳庭貞和小酥寶本來也來了,看了下蘇蜜,得知冇問題,太晚了,宗律讓超叔將一老一小先送回去了。

但施亦菡和宗律則冇走,一直留在醫院。

蘇蜜見窗外天色剛亮的樣子,估計是昏迷了一晚,坐起來:“媽媽……哥哥。”

動用能力後的熟悉暈眩感還冇完全消失。

手足亦是無力。

施亦菡熬得眼睛都紅了,一看女兒醒了,過去就攙起女兒,眼淚都紅了:

“你終於醒了,嚇死媽媽了……”

蘇蜜擠出安慰人的笑:“我冇事。”

“都昏迷了五天還叫冇事?”

蘇蜜一愣:“什麼?我……昏迷了五天?”

車禍不是昨天的事嗎?

餘光一瞥,拿起床頭櫃上自己的手機。

果然……

已經是那晚之後的第五天了。

原來,她昏睡了五天。

果然,控製一輛車所消耗的能量遠遠超過了以前。

難怪媽媽嚇成這樣。

昏迷了五天不醒,能不急嗎?

她定了定神,環顧四週一圈,又懸起一顆心:“二爺呢?”

宗律見她焦心的樣子,眼色一動:“放心,他就是一點皮外傷,當天進醫院後,傷口都處理好了。因為出了車禍,他冇回潭城,這幾天一直在醫院陪著你,剛出去了,好像是跟你的主治醫生聊你的狀況去了。”

說著,摁了床頭鈴,表示蘇蜜醒了,讓醫護人員過來。

霍慎修和主治醫生、護士過來。

一進來,看見清醒過來的蘇蜜,霍慎修也是鬆了口氣。

待醫生檢查完畢,確定一切正常無大礙,離開了,霍慎修才更是徹底渾身冷霜消融,又讓宗律送滿臉疲乏的施亦菡回去休息。

宗律知道霍慎修想單獨和蘇蜜相處,也冇說什麼,帶著施亦菡先走了。

蘇蜜入住的是京州本地最好的一家公立醫院。

宗律托關係安排她住的是vip單人病房。

門一關上,隻剩兩人,空氣徹底安靜下來,幾乎能聽見兩人的呼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