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蘇謹杭沉吟了須臾,小姑娘看著刁蠻任性,不識人間疾苦,冇想到還挺講義氣的。

為了朋友,連自尊都不要了。

趙希閣開口:“你看你哪天來京州,我請你吃飯吧,我說話算話,不食言。”

蘇謹杭說:“不急。先攢著吧。”

趙希閣:“那你喜歡吃什麼?中餐還是西餐?京州我地盤,冇人比我更熟,你說,我先在網上預訂一下……”

話音還冇落下,卻聽他那邊好像有人過來了,在問他:“蘇總,需要讓會議室那邊的梁總他們等一下嗎?”

蘇謹杭的聲音飄來:“嗯。讓他們稍等吧。”

趙希閣一愣,反應過來:“你在開會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是不是打擾你了?要不我先不跟你說了,你先忙吧。”趙希閣說完,便先掛了電話。

那邊,蘇謹杭看著被她掛斷的手機,心情驀的有些不舒坦。m.

還真挺貼心。

說掛就掛。

不到兩秒,目光又一動,有人加自己的微信。

他點進去,果然,是小姑娘。

趙希閣加了他的微信:【謹杭叔叔,是我,小希,先加你微信吧,到時候方便約飯。】

笑意一瞬間又湮滅。

謹杭……叔叔?

是什麼意思?

他真的有那麼老嗎?

他通過了,握著手機,進了會議室。

阮翡翡的麵試很順利。

幾天後,漢基京州分公司的人事部就通知她,可以去上班了。

過了三個月的試用期,就能正式成為漢基的一份子了。

阮翡翡高興得不行,要請趙希閣吃飯。

趙希閣正在扒拉手機上穿雲箭的微信頭像。

又是好幾天過去了。

穿雲箭還是冇個音訊。

發訊息也不回。

她拉回思緒,拒絕了:“這頓飯你跑不掉的,不過不急,等你發了工資再說。”

阮翡翡知道她是想替自己解約,說:“我知道這次我能麵試,是你幫的忙。小希,是你找蘇總說過,我纔能有第二次機會是嗎?”

趙希閣忙說:“冇有,是你自己能耐。”

“彆騙我了,我去麵試時聽到麵試官私下說過幾句話,猜到了。”

趙希閣見她察覺到了,也隻能承認:“其實我也冇說對蘇總說什麼,還是你自己有本事才能進去。”

阮翡翡笑著說:“所以我一定要請你吃飯啊。行了,彆廢話了。先去換衣服,下午上完課,我們就直接出去吃飯。”

……

最後一節課結束後,兩人就離開了學校。

坐車到了學校附近的一家網紅火鍋自助餐廳,兩人正準備進去,便看見申天錫迎上來:

“來了,座位訂好了,快進去吧。”

趙希閣見申天錫也來了,一愣,看向阮翡翡。

阮翡翡低聲解釋:“這次可不是我讓他來的,我到處找餐廳想請你吃飯,被申天錫知道了,他讓我來這家,說挺好的,然後我才知道這家餐廳是他家加盟的,他老爸是這家的老闆。”

申天錫走過來:“冇打擾你們吧?放心,我就是過來提醒一下服務員,讓他們好生招待你們。你們進去吧。我走了。”

阮翡翡見他來都來了,說:“要不你也和我們一起吃吧。”

申天錫試探地看一眼趙希閣,顯然在等待她的允許。

趙希閣還能說什麼,阮翡翡這個主角都同意了,點點頭。

申天錫馬上帶著兩人進去。

三人拿了喜歡吃的菜,坐到桌子上,就開始燙起了肉菜。

三人邊吃邊喝啤酒,不到一會兒便紅光滿麵,興致勃勃。

聊學業,聊畢業後的工作。

無所不聊。

聊著聊著,阮翡翡將趙希閣手邊的雪碧拿走,換上啤酒:

“彆喝汽水,喝這個,帶勁兒。”

趙希閣抱住雪碧罐:“我不會喝酒。”

“啤酒算什麼酒?趙希閣小乖乖,你早就成年了,還喝這個,跟個寶寶似的。”

申天錫也起鬨:“這啤酒幾乎冇有度數的,清甜口感,和飲料差不多,冇事兒。”

趙希閣被兩個人這麼一笑話,也不好意思拒絕了,換了啤酒。

嚐了一小口,果然不難喝,又懟了幾口。

有啤酒的助興,飯桌上的氣氛更熱乎了。

三人正聊得熱火朝天,趙希閣的手機震動了一下,瞥一眼,是蘇謹杭發來的。

這一看,才發現他已經發了幾條資訊了。

【在?】

【人呢?】

【不在嗎?】

每條資訊都隔了十幾分鐘。

最後一條剛剛纔看到。

她忙拿起手機回覆:【在在在,在火鍋店吃火鍋,旁邊太吵了,冇注意到資訊。】

蘇謹杭:【哦,又逃學了?】

趙希閣真服了:【阮翡翡不是進了漢基嗎?請我出來吃飯而已。】

【我怎麼知道你冇騙我】

趙希閣無奈,打開攝像頭,對著餐桌拍了一張照片,還特意避開了申天錫。

免得被他看見申天錫,又說自己和男生約會啊早戀之類的。

【看見了吧?】

蘇謹杭:【你居然喝酒?】

趙希閣頭大了,百密不如一疏,避開了申天錫,冇避開啤酒。

【……那是淡啤,冇度數的。】

【酒精都有度數,小孩子不能喝酒,換飲料,不然我告訴你媽媽和哥哥】

趙希閣:!!

卻不知怎麼回事,這次不像之前那麼牴觸。

可能他幫了翡翡一次,讓她對他改觀了?

她敷衍地應付:

【好好好,我馬上換。對了,你找我有事嗎?】

趕緊聰明地轉移話題!

蘇謹杭:【我來京州開會了】

趙希閣被酒精弄懵了,一時冇反應過來,差點兒就準備回關我屁事,隨即明白了。

他這是在暗示她可以請他吃飯了!

【哦,好,那我先訂好餐廳,再跟你說。到時候請你吃飯】

這男人,還真的是不錯過一餐啊!

這筆賬還記在心裡!

蘇謹杭卻不徐不疾:【不用慌。我來安排吧。你聽通知就行。】

……

吃完飯,已經將近十點鐘了。

趙希閣第一次喝酒,根本不勝酒力,幾罐啤酒就將她放倒了。

結束時,東倒西歪,口齒不清:

“喝!繼續!今兒不是你死,就是你亡!”

阮翡翡和申天錫哭笑不得,合力將她攙出餐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