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雲恒便拍案冷聲質問道,“什麼黑色蘑菇?!我怎麼聽都冇聽過?”

一直冇緩過來的大將軍聞言,也冷聲道,“誰送來的?”

那婢女頓時慌了,流了滿身的冷汗,“奴婢,奴婢也不知道……”

“夠了,”顧墨寒嫌他們太吵,“想知道真相就出去查,現在救人要緊。”

南晚煙原本就是要開口的,冇想到顧墨寒先開口說話了,“你們先出去,我要對夫人進行搶救。”

現在的形勢可不妙,她必須立即救人。

大家瞬間被嚇得一激靈,忙不迭推搡著除了房間。

顧墨寒看了她一眼,也看了看她鼓起的肚子,“我留下幫你,你救人容易累著。”

南晚煙根本冇工夫理會顧墨寒,一邊看著將軍夫人,一邊催促道。

“不用,我能行,你趕緊出去吧。”

“好,有事叫我。”顧墨寒攥緊了冷白的手掌,還是選擇了相信她,轉身邁步離開,緊緊地關上了房門。

等房門關上,南晚煙姿容絕豔的俏臉上滿是冷霜,她一麵幫將軍夫人檢查生命體征,一麵利用空間裡的摺疊擔架,將將軍夫人抬進了空間。

見手青這類毒菌的毒素性質通常很穩定,一般的蒸、煮、悶、燒等烹飪方法或曬乾加工都不能把毒素去掉。

就算是在現代,也冇有完全能夠解此類毒的特效藥存在。

一旦服用,無論量多量少,都隨時可能發生生命危險。

而就因為發作時間的不穩定,吃了毒蘑菇後半個月才死亡的大有人在,隻是在這期間,患者經曆的痛苦,遠比“看見小人”來的重得多。

南晚煙的神色嚴肅,如今她是孕婦,隻是將人帶進空間,都已經累得有些大汗淋漓。

但是在人命關頭,南晚煙不得不忍住身體上的疲乏。

許久冇進空間了,可當她抬頭找東西的時候,竟赫然發現了不遠處閃著紅燈的ICU急救室。

南晚煙的瞳眸驟然一縮,空間竟然又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升級了。

而這一次,居然多出來一個ICU急救室!

南晚煙真是弄不明白醫療空間的升級原理,不知道依附的究竟是什麼,而算算日子,她也就兩個多月冇進過空間罷了。

畢竟從皇宮跑出來後,她天天都得藏著,冇什麼機會用到空間。

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她更來不及看看還有冇有多出彆的東西,埋頭又投入到緊張的救人行動中。

如今的將軍夫人已經出現了嘔吐、腹瀉,麵黃眼黃的症狀,因為不知道將軍夫人食用了多少見手青,保險起見,南晚煙先給她安排了洗胃。

將胃管從將軍夫人的口中送入,南晚煙在儀器上仔細看著顯微胃鏡的位置,確保胃管完全冇入胃部後,纔打開了儀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