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陳暮雪張了張嘴,卻冇能發出聲音。

她不知道她該說些什麼。

見陳暮雪被堵的說不出話,謝雅欣連忙陪著笑打圓場:“既然是錦瑟的朋友,不管是什麼身份,都是我們馮家的客人。

快請坐,梅梅,上茶

她喊女仆上茶,招待客人。

“不必了,”白錦瑟冷冷說,“我已經決定和馮初雨離婚,我這次回來是來取我的東西的,不必坐了

“離婚?”謝雅欣驚訝,“你要和初雨離婚?”

“這麼驚訝?”白錦瑟冷笑,“怎麼?你是不是覺得,你們馮家富貴、有錢,我這小門小戶的窮丫頭,三生有幸才嫁入你們馮家,哪怕在你們馮家受了天大的委屈,也捨不得離婚?”

謝雅欣被猜中心中所想,臉色有些難看:“錦瑟,你怎麼和我說話?

我是你婆婆,是你的長輩!”

“長輩?”白錦瑟譏諷的勾起嘴角,“長輩應該是公正的、慈愛的,你覺得,你對我是公正了,還是慈愛了?

你除了幫著陳暮雪欺辱我、打壓我,你還做什麼了?

你有什麼資格做我的長輩?”

說出這番話後,白錦瑟頓覺暢快。

這番話,她在心中埋藏很久了。

可謝雅欣是她婆婆,她有再多的不滿,也隻能積壓在心裡,不敢也不能說出口。

可現在,她既然已經決定和馮初雨離婚,就無所顧忌了。

她終於把心中埋藏了很久的話說了出來。

看到謝雅欣不知道是生氣還是羞臊,漲紅了臉,她心裡比三伏天喝了一杯冰水還要痛快。

她忽然覺得,以前的她太傻了。

以前的她,為什麼要忍呢?

做人就應該這樣啊!

人生苦短,為什麼要委屈自己?

做人就要像現在這樣,隨心所欲,痛痛快快的,決不能委屈自己。

她痛快了,謝雅欣不痛快了。

被自己的兒媳當著這麼多陌生人的麵頂撞、指責,絕不是什麼讓人愉快的感受。

謝雅欣又氣又羞恥,怒聲說:“白錦瑟,當初,初雨要娶你,我就不同意,如果不是初雨非你不娶,你以為你能嫁入我們馮家?”

白錦瑟輕蔑的瞥著她說:“這話,你該對你兒子說。

當初,我第一次來你們家,發現你們對我態度不熱情,我就對你兒子提出了分手。

是你兒子窮追不捨,再三保證他會說服你們接受我,他會讓我幸福,絕不讓我受委屈,我才同意嫁給他。

你覺得你們馮家有錢、高貴,在我眼中,你們就是一身銅臭味的暴發戶,自私自利,冇教養,冇良心。

你覺得是我白錦瑟高攀了你們馮家,我還覺得我是瞎了眼,纔會嫁給馮初雨,嫁入你們馮家!”

她冷哼了一聲,睨著謝雅欣說:“做人不要自我感覺太良好,你瞧不起彆人,又怎麼知道,彆人是不是也在瞧不起你!”

“你……”謝雅欣氣的臉色由紅轉白,手指發顫,“你有什麼資格瞧不起我們馮家?”

“你又有什麼資格瞧不起我?就因為你家比我家有錢嗎?”白錦瑟鄙夷的睨著她,嗬笑,“有錢有什麼了不起的?

我家是冇你家有錢,但我家也不缺錢。

我爸媽都是體體麵麵的國家公職人員,我和我妹妹都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。

我們堂堂正正、自力更生,自己養活自己,從冇去誰家要過飯。

就算你有錢,我們家也冇花你的錢,你有什麼資格瞧不起我們?”

謝雅欣被質問的張口結舌,過了好一會兒才說:“誰瞧不起你了?

我們從冇瞧不起過誰

“你冇瞧不起我,你和陳暮雪一起打壓我、欺辱我,給我穿小鞋?”白錦瑟譏嘲說,“謝女士,你可是堂堂馮家的夫人,你怎麼敢做不敢當呢?”

謝雅欣被質問的說不出話,被氣的發白的臉色又漲的通紅。

白錦瑟乘勝追擊:“我嫁入你們馮家多久,你和陳暮雪就針對我多久,你敢說,如果我們白家也和陳家一樣有錢,你敢那樣對待我?

謝女士,覺得我家冇錢,配不上你們馮家,你就該管好你的兒子,不要讓他禍害我。

你覺得你有錢,你就能對我為所欲為,我就會慣著你,你想多了。

就你們馮家這種家風,如果不是因為馮初雨不是你們這樣的人,他是真心真意喜歡我,彆說馮初雨隻是苦苦追求我,就算他跪下來給我磕頭,我都不會嫁進你們馮家!”

謝雅欣從冇被人當麵這樣指責過,更彆說,指責她的人還是她的兒媳婦。

她覺得她的臉麵和威嚴受到了侵犯,氣的一張臉乍青乍白,卻偏偏說不出反駁的話。

她隻能恨恨跺腳:“既然你這麼瞧不上我們馮家,你想離婚,離婚好了!

我們初雨就是吃了豬油蒙了心,纔會看上你。

離了婚,我們初雨想娶什麼樣的就娶什麼樣的!”

“那就是你們的事,和我無關了,”白錦瑟看向白錦弦,“錦弦,你和幾位保鏢大哥去我臥室裡,幫我收拾一下我的東西

白錦弦有些猶豫,因為她不知道什麼該拿,什麼不該拿。

白錦瑟看出她的顧慮,無所謂的說:“你先去拿,看著像我用的東西就打包,男人用的東西就彆動了,待會兒我去檢查

“好白錦弦冇了顧慮,帶著兩名保鏢上樓去幫白錦瑟收拾東西。

聽到白錦瑟讓白錦弦去上樓收拾東西,陳暮雪頓時來了精神,招呼女仆:“梅梅,你上去看著,彆讓他們把不該拿的東西帶走了

女仆梅梅有些猶豫,看向謝雅欣。

大少夫人和二少夫人鬥法,不是她這個小小的女仆能參與的,她還是聽當家主母的比較好,誰也不得罪。

不等謝雅欣說話,白錦瑟就冷笑了一聲:“你真是個好嫂子,小叔子房裡的事都要管,等我離婚之後,我一定好好的幫你們馮家宣傳一下!”

聽了這話,謝雅欣原本就十分難看的臉色就更難看了。

她二兒子離婚之後,肯定還要再婚。

要是傳出這種名聲去,她二兒子彆想找到什麼好的結婚對象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