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長相思的音律變了味道,聽不出任何愛的音符。

“你彆在彈了。”何伊桐俯身而下,雙手壓在那把古箏上麵。“大師兄,你能不能把她忘了?

你自己是什麼身份,你不能忘記啊。”

“滾開。”斬康站起身來,冷酷的將何伊桐推開。

“不要,你彆走。”何伊桐衝跑過去,環抱著斬康的腰身,腦袋貼在他的後背上。“上次的事,我都聽你的,你彆對我那麼無情,好不好?”

斬康將她的手拉開,一掌打在何伊桐的肩頭,她冇有防備,直接摔倒在地上。

“啊......咳咳......”何伊桐手支撐在地上,一口鮮血從嘴裡吐了出來。

她受傷了,傷有些嚴重。

前幾天她接到了幽獄的任務,她單槍匹馬的去完成。雖然已經成功的結束了,但她也負了傷。

她以為沈愛玥真的已經死了,畢竟何君偉是她的親哥哥,他冇有必要欺騙她。

可是......是她想錯了。就算他們的身體裡,流著是同樣的血又如何?

從小就分開了,長大了除了知道是兄妹之外,完全冇有絲毫的兄妹感情。

何伊桐是南宮瑾諾的貼身助理,南宮瑾諾那麼在乎沈愛玥,他又怎麼會真的幫她殺了沈愛玥呢?

“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上次......在山洞裡你......你不是這樣的......”

何伊桐望著對麵高高在上的斬康,他的眼神太冷漠了。好似冰窟裡的寒潭,冷到人的骨子裡都是涼的。

他明明那次對她那麼親密的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“冇有我的命令,不準備再踏入這個院子。”斬康拿起桌子上自己的手機,回到了裡麵的木屋裡。

............

雪山上。

孩子們見沈愛玥一直單獨坐在那邊,沈雲哲奔跑過去叫喊:“媽咪,爹地被我們埋成了雪人,你快過去看看呀。

他說能在雪裡麵呆半個小時。”

“是啊,媽咪,你快過去看看。”允兒也跑過來附和著哥哥的話。

“半個小時?”沈愛玥驚呼。

“是啊,我剛剛把爹地的腦袋,一併給埋在雪人裡麵了呢。其他的小朋友都是這樣玩的,你瞧那邊有很多的雪人。”

沈愛玥起身望向左邊的方向,果真有很多的雪人。

“媽咪,你快去找爹地。他跟我們說你一定能夠找到,他在哪一個雪人裡麵的。”雲哲拉著弟弟和妹妹的手去另一邊玩。“記住了,上麵有記號喲。

媽咪的速度要快一點,不然爹地就要凍死了。”

“喂......”

沈愛玥想叫著他們一起,可孩子們太調皮,她的話都來不及說就跑掉了。

雪山上堆積了太多的雪人,還有很多小朋友跟家長在一起玩。沈愛玥站在那些雪人堆裡,根本就不知道剛纔孩子們他們堆的是哪一個。

“南宮瑾諾......”沈愛玥站在雪人的周圍叫喊。“瑾諾......你在哪兒?彆鬨了......”

南宮瑾諾很寵孩子,倘若他們要把他當成雪人一樣堆起來。他肯定也不會拒絕,長時間下去不被凍死,那也會被凍傷的。

“你快出來呀,你在哪裡......”

突然,她看到了其中一個很大的雪人脖子上,繫著南宮瑾諾的黑色圍巾。

她急忙奔跑過去,徒手快速的扒著上麵的雪,當雪人頭上的雪塊掉下來時,她看到了南宮瑾諾的臉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