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從小被父親安排習慣了聽從的她,第一次想為自己奮鬥一次。

她也想找個愛自己的男人,而不是像父母這樣冷冰冰的商業聯姻。

“小姐,你這樣很傷身體的,還是休息會吧,下午去也好啊。”張媽跟在她身後,給她遞上浴巾。

江思思接過浴巾,笑著拒絕:“張媽,我等會還有個股東會議,真的來不及了。”

“我想為我自己的人生奮鬥一次,向路遙一樣不像自己的人生低頭。”

“路遙,是誰?”張媽皺眉皺眉,這個人對小姐影響這麼大,不會又是小姐新結交的一些狐朋狗友吧!

小姐除了人高冷點,其實人還是很好的。因為父母常年疏忽對她的關心和愛護導致小姐很缺愛,小姐明明知道身邊的狐朋狗友是看中她的錢,還跟人在一起。

每次她看在眼裡,都為小姐抱不平。但好在小姐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,性格也冇那麼孤僻了,她也冇在勸了。

反正小姐多的是錢,如果那些人能看在錢的份上跟小姐玩對小姐好點,能買的來小姐的笑容,這錢也算花的值得。

她從小看著小姐長大,已經把她當成了親生女兒,從小看著她孤單的一個人在彆墅裡玩,冷冷清清的。

漸漸的小姐患上了自閉症,也就那一年老爺和夫人才願意把時間花在她身上。

那也就兩年,等小姐好點了,兩人又立馬轉身走了。

浴室傳來江思思的聲音:“是一個向陽生的向日葵。”

下午,路遙和言歡搬完家,趕到公司已經是下午十二點多了。

言歡一走進公司就累的對著裡麵嚷嚷:“江思思,趕緊給我端杯水,我們渴死了。”

喊了一會,發現冇人理,公司裡靜悄悄的:“江思思,我現在可是你老闆,讓你給我倒杯水都為難你大小姐了不成?”怒氣沖沖的走進公司,一邊走一邊罵罵咧咧:“你信不信,我把你開了。”

兩人走進公司,發現原本一直江思思真皮專屬沙發上冇有人。

那張沙發是江思思入職第二天專門找人搬來的,她好奇的上官網查了下價錢,差點嚇的噶了。

每次江思思都坐在那張專屬沙發上,無聊的翻閱著財經雜誌,就好像公司請的一個花瓶。

而此時,按照慣例,她現在應該已經坐在沙發上了,現在卻冇有人了。

言歡氣的拿起手機直接撥打了江思思的電話,電話一接通她就對著對麵質問:“江思思,現在幾點了,你還不來上班。”

“我告訴你,你要再不來上班,我把你開了,你信不信。”

“好。”

手機裡清冷間接的回答讓她愣了下:“我說的是把你開了,你聽懂了冇?”

“聽懂了,我說好。”

電話那頭再次傳來江思思清冷的聲音。

言歡愣了下,她不是一向都怕她開除她的嗎?怎麼今天有恃無恐的樣子:“我......我是真的會開除你的。”

“可以,我近期也冇時間去你公司。我先忙了,有空聯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