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啊?”這每個字她都聽得懂,但連起來她有些不理解。

墨雲琛掏出手機當著她的麵撥打了電話過去,電話接通他摁了擴音放在路遙麵前。

“剛回去,讓她滾,離你男人遠點。”

路遙接過手機,看了看墨雲琛又看了看手機號碼,連個備註都冇有。

“阿琛,你在跟誰說話?”

“阿琛,你是想通了,對嗎?”

“阿琛,你回話啊!我已經調查過她了,她不適合你,我纔是最適合你的人。我為了你,跟我父親走南闖北,還特意去國外進修,我們強強聯合纔是最合拍的。”

墨雲琛雙手環胸,靜靜的看著路遙,等待著她的反擊。

“阿琛,你在聽嗎?我知道她對你奶奶有恩,我們給她一筆錢就好了,她那樣的家庭不適合你。”

路遙終於聽不下去了,深呼吸一口氣對著手機說道:“江小姐,我老公讓我跟你說讓你離他遠點,讓你滾。”說完下意識的看了眼一旁的墨先生,發現他居然笑了。

“路遙?你什麼意思,你為什麼拿阿琛手機?”

墨雲琛接過手機,心情不錯:“江小姐,我老婆已經讓你滾,離我遠點。”

“我是有家室有老婆的男人,以後請你自覺不要再聯絡我。”說完,直接掛斷了電話,反手當著路遙的麵把她給拉進了黑名單:“這處理還滿意嗎?”

“可是,她說是你的青梅竹馬?”

“什麼青梅竹馬?隻不過是隔壁一起長大的同學,如果這都算青梅竹馬,那我小學同學初中高中同學青梅竹馬可多了。”

“她說她為了配的上你,努力在商界打拚進修,一直在努力追逐你的腳步。”

“謝絕道德綁架。”

“可是,她確實事業上也很優秀。”

“如果我需要找一個事業跟我同步的,我為什麼不找我同事。”男人似笑非笑看著已經不生氣的路遙,難得耐心的解釋一個個問題:“現在,你是不是該跟我道歉了。”

“昨晚,我就想跟你解釋了,你對我說那些話。”

路遙低垂著頭,發現自己好像真的錯怪他的,昨天她還因為生氣說了那麼重的話。

確實好像有些不對,小聲的嘀咕:“抱歉。”

“我需要實際行動的道歉。”他指了指自己的唇,似笑非笑看著她瞬間紅透的雙頰。

自家老婆還是很害羞,還需要他多多努力纔對。

看著男人緊瑉的薄唇:“可不可以拒絕!”

“不可以,錯了就要受到懲罰,這樣你下次就不敢了。”墨雲琛道:“是你來,還是我來?”

“彆,我來。”此刻他,讓她有些緊張,害怕。

小心翼翼的一點點靠近,緊張的手心冒汗,兩人臉一點點靠近,近到可以看到他眼睛濃密的睫毛。

早死晚死都是死,她豁出去了,閉上眼睛猛地靠近男人,想著親一下就跑。

剛碰上男人的薄唇,就準備離開。

忽然間,後腦勺被男人扣住。

路遙雙眸猛地放大,掙紮著想離開。

耳邊傳來男人低沉蠱惑的聲音:“遙遙,乖,彆亂動。”

“閉上眼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