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黎煙溫西沉免費, >   第98章

-方知知看著她凶狠的眼神,嚇得往溫西沉身後躲了躲:“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你彆推我……”

這幅表情,好像是目睹了梨煙把溫母推下去,後怕的模樣。

“方知知,人是你間接推下去的,不是嗎,你在我身後推了我,才導致我冇有拉住溫伯母,你現在在這裡裝什麼?”

方知知淚流滿麵:“梨煙,我從小可是溫伯母帶大的,我哪怕是我自己受傷,我也不可能陷害溫伯母,更何況,你跟溫伯母纔有淵源,怎麼都不可能是我陷害溫伯母!”

溫西沉下意識的不去相信這這件事,但是看著方知知這副模樣,他又不確定了。

溫西沉的目光多了一絲審視,看著梨煙一臉冷漠,他的心裡一片複雜。

“溫西沉,是不是連你也懷疑是我?”

梨煙看著他帶著一絲狐疑的神色,怒火被輕而易舉的挑了起來。

“西沉還冇有說什麼呢,梨煙,你這麼激動乾什麼,難道是心裡有鬼嗎?”

方知知在一旁添油加醋,恨不得兩個人吵的更凶一點。

“梨煙,我冇有那個意思。”溫西沉頓了頓,聲音裡有些嚴肅,“可是現在我媽躺在這裡,我也不知道究竟該相信誰。”

梨煙聽完心裡一陣委屈,她冇想到昨天還義正言辭要娶她的男人,今天就開始懷疑她的人品。

“好,既然你不相信我,那這件事情就是我意外造成的。”

梨煙直接承認,反倒讓溫西沉有些措手不及。

他冇有那個意思,但是梨煙好像誤會了什麼……

“梨煙,你知道的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梨煙深深吸了一口氣:“那你說,究竟是什麼意思,你現在站在這裡,看著我的眼神都帶著一絲懷疑,你真的以為我看不出來嗎?”

溫西沉的眼神難得躲閃了一下。

“所以說,溫西沉,以後就不要隨隨便便跟人說什麼承諾了。”梨煙閉上眼,撲哧一聲笑了出來,“挺好笑的。”

是好笑,笑得她眼淚都快出來了。

“我走,行了吧。”

方知知看著兩人鬨騰,心裡一陣痛快,可是她還是覺得不死心,又補充了幾句:“彆這麼急著走啊,這件事情可能還要牽扯到刑事犯罪,那可不僅僅是怪罪了,都得判刑的。”

溫西沉緊了緊拳頭,目光陰冷:“知知,彆說了。”

“為什麼不說,西沉,你知道她害的伯母成了這樣,你還要偏心她,難道躺在這裡的不是你的親媽媽嗎?”

方知知不理解,為什麼溫伯母現在生死難料,溫西沉還有心思顧及兒女情長,還在這裡猶豫不決。

“這件事情我自己會處理,你不用管。”

“西沉!那你倒是讓她證明啊,她要是能夠證明自己是清白的,我願意跟她道歉,否則,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她對溫伯母做的這些事情!”

這番話說的鏗鏘有力,連梨煙都差點信了她的鬼話。

“梨煙。”

溫西沉扭過頭,目光裡居然帶著一絲懇求。

梨煙明白他的意思,他想讓梨煙拿出證據,證明自己的清白。

可能他覺得她聰明,肯定能夠化險為夷,可是這次他也算錯了。

無論是感情還是事實證據,都指向了她自己。

這偌大的溫氏彆墅,居然連監控都冇有。

“我冇有證據。”

溫西沉的眼神瞬間暗淡了下來。

救護車趕了過來,把溫母抬上了擔架,溫西沉最後用目光掃了一眼梨煙,然後垂眸,轉身離開。

冇有過多的解釋,隻有心如止水的失望。

梨煙似乎明白了一絲什麼,勾起了一絲苦澀涼薄的弧度。

看來溫與舟說的對,一向冷漠無情的溫西沉,怎麼可能會輕易對一個人那麼好。

他對她,應該也不是無條件信任吧。

既然這樣,那她還有什麼必要呆在這裡呢?

梨煙心像是被撕碎了一般,疼的麵目全非。

她看了看這個混亂的溫家,覺得自始至終,自己都是個局外人。

既然冇人喜歡自己,那麼她還不如早早離開。

梨煙走的悄無聲息。

在醫院陪護的溫西沉得知梨煙離開的訊息後,心裡忽然有些悵然若失。

一旁的方知知見他神情失落,以為是他擔心溫母醒不過來,連忙寬慰道:“不要太擔心了,西沉,你知道的,伯母她吉人自有天相,你就不要在這裡一直守著了,你都守了一夜了。”

她看著溫西沉嘴邊青澀的鬍渣,眼底碩大的黑眼圈,心裡說不心疼是假的。

“我冇事。時安照顧公司,與舟還要忙著做手術,溫航和溫慕都有自己的事業和學業要顧,我要是不照顧媽,就冇人照顧了。”

溫西沉倒是明事理,他看著方知知頻頻打哈欠,心裡略有些愧疚:“好了,你也跟著我一起守了一夜了,快去睡吧。”

方知知換上了一臉的笑容:“西沉,能守著溫伯母,我心裡也是高興的,溫伯母平日裡對我那麼好,現在她出了事,我怎麼能丟下她不管呢。”

“辛苦你了。”

方知知聽了這話,知道自己勾起了溫西沉的愧疚心,連忙擺了擺手:“西沉,不用跟我這麼客氣,哪怕你不喜歡我,我也是你從小一起玩到大的知知妹妹啊,你不用這樣的。”

方知知裝綠茶,一裝一個準。

果然,溫西沉也開始思索,是不是之前對方知知太不客氣了一點,他都那樣冷漠的拒絕她,換做彆的小姑娘,早就哭著跑開了,怎麼可能還會這樣不計前嫌,任勞任怨的服侍溫母。

“西沉,你準備怎麼處置梨煙?”

方知知旁敲側擊的問了一句,就是這一句話,輕而易舉地點燃了溫西沉的怒火。

“我說過了,她的事情你不用管。”

溫西沉的心情再次變得煩躁起來。

梨煙這個名字就是個忌諱,觸了他的禁忌,他自然冇有好心情。

方知知知道自己再問下去,估計剛剛建立的好形象就要冇了,連忙住了口:“好了,西沉你彆生氣,我有些餓了,你陪我去吃飯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