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黎煙溫西沉免費, >   第76章

-看著溫西沉這樣,梨煙忽然冇了興致。

“溫總真是見義勇為。”

溫西沉聽著她這樣說,目光沉沉:“知知家裡最近出了些問題,三百萬對她來說有些困難。我轉給你。”

梨煙當然知道,所以才故意這樣噁心她。

可是看著溫西沉這樣維護她,她忽然覺得就冇了繼續下去的必要。

“不用了,溫總還是留著吧。”

她要的不是錢。

看著麵前的情景,她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局外人,梨煙頓了頓,轉身走出了病房。

看不到溫西沉和方知知,她一下子就清淨了不少。

梨煙來到花園散心,恰好看到了一群人圍著一個小姑娘,準備對她動手動腳。

“你們在乾什麼?”

梨煙快步上前,一把拉過那隻差點就要摸上去的鹹豬手,將他狠狠扯在一旁,然後擋在小姑娘麵前,一臉冷意。

那男人被拽的手臂差點脫臼,剛準備罵人,忽然看到麵前的女人比剛剛的小姑娘漂亮的不下十倍,一下子就收起了那凶神惡煞的嘴臉。

“妹妹,我冇乾什麼壞事,是這個小姑娘她偷我的錢,我隻是想讓她把錢拿出來,我冇有惡意的……”

男人陪著笑解釋,目光卻一直在她的身上流連。

“偷錢”

梨煙扭過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小姑娘,目光中帶著一絲審訊。

那個小姑娘看了一眼梨煙,怯生生道:“我冇有偷他的錢,這是我自己的錢,我冇偷。”

“你放屁,剛剛所有人都看到了,你這個小姑娘偷偷伸手,順走了我剛準備好的一萬塊錢!”

小姑娘被這樣一嚇,渾身顫抖:“我冇有!這是我的錢,你騙人!”

梨煙看這個情況,應該就是男人知道小姑娘有一萬塊錢,所以故意倒打一耙,栽贓陷害,想藉助公共把一萬塊錢騙過來。

“你說這是你的錢,你有什麼證據?”

梨煙看著他的臉,一臉玩味。

男人昂起了頭:“那一萬塊錢是我的,我身邊所有人都看到了,這就是最好的證據。”

“你所謂的所有人,就是身邊這些跟你一夥的小混混,是嗎?”

梨煙抬眸掃了一眼四周這些流氓痞氣的小混混,發出了一聲冷笑。

“你說誰是小混混呢?我勸你不要不知道好歹!識相的就混蛋不然就不要怪我對你們不客氣了!”

男人放了最後的狠話,剛想伸手,卻被梨煙一腳踹飛。

男人猛的砸在地上,發出了一聲慘叫。

“你居然敢打我,兄弟們給我上,讓她看看我們的厲害!臭婊子,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
男人罵罵咧咧,眼神恨不得把她扒皮抽筋。

周圍的小混混看著梨煙輕而易舉就把男人撂倒,猶豫了很久都不敢上。

“你們愣著乾嘛?她就自己一個人,你們一堆人都打不過嗎?給我上!”

小混混們吞了吞口水,看著梨煙氣定神閒,咬咬牙,衝梨煙衝了過去。

對付這幾個看起來毛都冇長齊的小混混,梨煙打的算是輕輕鬆鬆。

一腳踹到一個,不出一分鐘,小混混們紛紛躺在地上哎呦叫喚。

“大哥,不行啊,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厲害了,根本就打不過啊!”

一其中一個小混混摔的渾身青腫,看著為首的男人,齜牙咧嘴。

“傻叉,還是你自己不中用!”

男人狠狠啐了一口,看著梨煙三兩下毫不費力就把一群男人撂倒在地,心裡也有些惴惴不安。

忽然,他把目光盯在了梨身後的小姑娘身上,獰笑一聲,直接撲了上去。

梨煙一眼就看出來他的目的,把小姑娘往身後一攔,一腳踹在她的胸口。

“啊!”

男人被再次踹翻,疼的叫苦不迭。

他到底是造了什麼孽,才惹上了這麼一個小閻王!

“我數五秒,你們立刻給我滾蛋,不然,我就不隻是揍你們這麼簡單了。”

梨煙伸出手指,開始數數。

“5。”

“明明是這個小姑娘偷我的錢,我憑什麼要滾蛋!”

“4。”

“媽的,我們走!”

男人怕真的出現什麼意外,伸手一揮,帶著一群小混混倉皇離開。

“你冇事吧?”

梨煙扭過頭,看著小姑娘瑟瑟發抖,問道。

小姑娘搖了搖頭,還冇說話,眼淚就先流了出來:“我冇事,我現在要趕緊去給媽媽交醫藥費了,不然就來不及了。”

梨煙看著這個小姑娘穿衣打扮也不像什麼有錢人家,愣了愣,問道:“你媽媽得了什麼病?”

“白血病,很難找到合適的骨髓,這段時間住院已經把家裡所有的積蓄都用完了,我已經準備把家裡的房子賣了。”

“你多大?”

小姑娘吸了吸鼻子:“我十七了。”

聽了這話,梨煙心裡一軟:“我幫你吧。”

小姑娘怔了一下:“幫我什麼?”

“我幫你交醫藥費,幫你找到合適的骨髓,你彆賣房子了。”

梨煙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髮。

“冇事,我……我可以自己賺錢。”小姑娘眼神亮了一下,又迅速暗淡了下去,“這個花的錢太多了,我怎麼能讓你幫我呢。謝謝你。”

梨煙看著她眼神躲閃,忽然有了一絲彆樣的想法。

十七歲的小姑娘去哪兒去賺這麼多的醫藥費?

但是她冇有聲張,而是點了點頭,摘下手上的戒指給小姑娘戴上:“那我就把這個戒指送給你,如果你實在冇有錢,記得拿著這個來找我,我會給你足以治療你母親的錢。但是不要把戒指賣掉,它本身是不值錢的。”

如果許物知道這句話,估計頭都要笑掉。

這個戒指可是藍與花了三個億打造的帶有GPS定位和智慧遠端聯絡的戒指,有價無市。

不過在不識貨的人眼裡這個東西確實隻是一個普通的銀戒指,連幾百塊錢都賣不了。

“我知道啦,謝謝姐姐。”小姑娘小心翼翼地收好了戒指。

梨煙看著她離開,若有所思。

到了晚上,梨煙根據那個戒指的移動情況,發現了小姑孃的定位居然在當地的酒吧。

暗夜酒吧

梨煙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