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黎煙溫西沉免費, >   第57章

-“退休就大可不必了,您給我一個藥材吧。”

梨煙眼中精光閃過,笑意淺淺。

醫生是這院裡有名的西醫,聽到她說要中醫的藥材,皺眉道:“你要藥材乾什麼?”

“自然是有用的,您就說給不給吧。”

醫生眼珠子一轉,思來想去,還是點頭答應下來。

梨煙滿意地笑了笑,從口袋中摸出了一個瓷白色的瓶子。

通體晶瑩剔透,甚至還有些發藍。

她打開瓶子,將裡麵翠綠色的藥汁倒在溫西沉的後背上,輕輕揉搓,一陣冰涼的觸感席捲而來,溫西沉頓時覺得背上的灼傷感減輕了不少。

“以後每天我給你塗一次藥,一週之後就可以好的差不多了。”

醫生瞪大了眼:“一週怎麼可能植皮手術一週都不可能恢複的完好如初。”

梨煙將瓶子收拾好,重新放回了口袋裡:“完好如初自然不太現實,得需要長期治療。恢複個七七八八還是差不多的。”

“那行,那我就等著看,七天以後到底會是什麼結果。”

梨煙揚起下巴:“拭目以待咯。”

等醫生收拾了東西離開,溫西沉目光幽深地盯著梨煙的臉,問道:“你為什麼要答應他?”

雖然他知道梨煙神奇,可是治療燒傷大麵積的疤痕,除了植皮其餘無計可施。

難道梨煙這個神奇的藥汁可以長出新肉彆開玩笑了。

“因為我有答應下來的底氣。”

梨煙說話的時候,目光如炬,自信滿滿,似乎真的無所畏懼。

“希望到時候你不要出醜。”

梨煙冷哼一聲:“不信我們走著瞧。”

溫西沉冇有說話,心裡思緒氾濫。

七天裡,梨煙每天都會給溫西沉上藥,從一開始的冰涼觸感到後來的逐漸毫無感覺,溫西沉懷疑這個藥是不是失效了。

可是在後背上,他也看不到究竟是什麼情況,隻能跟著一起等待七天後的最終結果。

七天後,醫生如約而至,來到了溫西沉的病床前,掀開了他後背的衣服。

隻一眼,他就再也合不攏嘴。

“這……你確定不是換人了嗎?”

他那天看的可是清清楚楚,他的後背燒傷程度非同一般,連他都不能保證治好,所以纔敢跟梨煙打賭。

可是看著這個有這淡淡疤痕的後背,他甚至不確定的摸了摸。

“神奇……太神奇了……”

他不由得感歎梨煙醫術的高超,感歎這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姑娘竟然有這樣通天的本事。

溫西沉自然聽出了張醫生語氣的轉變,他也忍不住驚訝起來。

“那您當初說的話,還作數嗎?”

梨煙並不在意自己的賭約有冇有贏,她隻在意賭注會不會兌現。

醫生激動地點頭:“當然,當然作數,丫頭,你要什麼?”

梨煙摸了摸下巴,仔細思索後才道:“我要上百年的靈芝。”

醫生愣了一下,有些為難:“這……”

“怎麼,一言既出駟馬難追,張醫生,您是不是想反悔啊?”

張醫生有些汗顏,最後,他深深歎了口氣:“算了,你跟我來吧。”

他帶著梨煙去了醫院的中藥庫,剛一開燈,一聲怒吼就傳了過來。

“張老頭,你是不是想死啊,跟鬼一樣突然就來了!”

張醫生衝梨煙尷尬地笑了笑,然後才隱隱帶著一絲怒氣道:“方儒越,後輩在呢,你能不能給我點麵子!”

“後輩?”

聽到這句話,梨煙突然看到一陣風旋了過來,下一秒,自己的手被人猛的握住。

“你就是張老頭說的後輩”

梨煙點頭不是搖頭也不是,不知道麵前的人什麼來曆,手也被緊緊攥住,動彈不得。

“這個小姑娘可不得了,她能夠治療燒傷,還能幾乎恢複到原來的皮膚狀態,實在是太神奇了,我從醫幾十年,第一次見到這麼神奇的一幕!”

方儒越嗬嗬一笑:“什麼神奇,在中醫方麵,本身就是可以治好的。不過……”他話鋒一轉,問道,“小姑娘,是誰教給你的這個醫術?”

“家師名叫風泗陽。”

誰知方儒越聽到這個名字,臉色微變:“是那個名滿天下的中醫聖手風泗陽你是他的徒弟?”

梨煙微愣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名滿天下中醫聖手

就是一個下棋輸了就耍賴,愛喝酒的小老頭罷了。

“她想要百年靈芝,你看是給不給?”張醫生適當插話,提了這個要求。

“嘿嘿,當然可以,不過,小姑娘,你能不能把你的燒傷藥借我研究一下?”

方儒越自幼喜歡中醫,鑽研了數十年,遇到這種新奇的東西,更是不願意放過。

“好啊。”梨煙爽快地答應了下來。

冇有具體配方,也冇有人指導,想配出一模一樣的藥幾乎是不可能的。要是他真配出來了,那說明這人也是極有才華的,這樣的人纔拿著這樣的配方,也不算浪費。

拿到靈芝,梨煙心滿意足地離開。

她先去找了一趟許物,把靈芝暫時交給他保管,然後又回了醫院。

醫院門口此時正在上演一場鬨劇。

大概是兩個女人在爭吵,其中一個帶著口罩和眼睛,頭頂遮陽帽,氣質出眾,隻是耐心反駁,語氣還算溫柔,另一個女人如同鄉野村婦一般,一直在高聲怒罵,甚至還夾雜著難聽的臟話。

梨煙本不想多管閒事,可從兩人身邊路過的時候,那個粗鄙的女人忽然之間喘不過氣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看樣子像是被氣的哮喘病犯了,整個人躺在地上口吐白沫,頻繁呼吸,似乎下一秒就要斷氣。

對麵的貴氣婦人嚇了一跳,剛想上前檢視一下,卻被那粗鄙女人的朋友一把攔住,開始對她罵罵咧咧的指責。

梨煙回頭仔細一看,覺得女人的長相有些眼熟。

似乎是上次,她去參加溫航演唱會,合唱完之後,遇到的那個送花的女人。

梨煙想到這點,便不再袖手旁觀。

“要不讓我試試。”

梨煙上前一步,輕聲道。

“你你一個不大的小姑娘,你懂醫術嗎,這我朋友她要是出了什麼事,你們一個都跑不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