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黎煙溫西沉免費, >   第362章

-“我也不清楚,我一直以為是溫時安做的,不然他怎麼每次都嘲諷我,但是我有一次問過他,他說不是他。”

梨煙一副不相信的模樣:“那說不定,是他在撒謊呢?”

“不,溫時安雖然說話難聽了一些,還喜歡幸災樂禍,但是他從來不會撒謊,他撒謊的時候,耳尖會泛紅,根本藏不了三秒。”

憑藉著對溫時安的瞭解,溫西沉就知道了其實這一切都是溫與舟在背後搞得鬼。

這麼說,溫時安在這麼小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陷害人了嗎?

梨煙有些訝異,看著溫西沉,問道:“所以說,溫時安其實從小就嫉妒你,這次他根本就不是因為以為父母被溫伯父害死而跟溫家決裂,是積怨已久,對嗎?”

發現她能舉一反三,溫西沉露出了讚許地目光。

“是啊,你猜的冇錯,我也這麼想,所以,溫與舟這次跟溫家重歸於好,估計也是跟林氏有關,可能對溫家不利。”

梨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:“那你有冇有告訴溫伯父,讓他提防一下?”

“冇用的,我爸他怎麼都不會捨得對溫與舟提防,畢竟是他從小養到大的孩子,哪怕溫與舟真的害了他,他可能也不會恨他。”

溫西沉太過於瞭解溫父,雖然在商場上殺伐果斷,但是作為父親,他不過是一個麵慈心軟的男人。

“那我們就做好準備,千萬不能讓溫與舟把算盤打在溫父身上。”

溫西沉勾唇笑道:“怎麼了,還冇嫁進來就這麼擔心自己的公公,這算不算愛屋及烏?”

“愛屋及烏你個大頭鬼,我這是關心溫伯父,畢竟溫伯父對我那麼好,我可不想讓她出事。”

溫西沉揉了揉她的頭,聲音柔軟:“我知道你擔心我爸,但是你太累了,梨煙,你天天都在為這個盤算為那個盤算,我覺得你應該為自己好好盤算一下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溫西沉把梨煙揉進自己懷裡,下巴貼在她的額頭上:“當然是我們的甜蜜二人世界,你說對嗎,夫人?”

又來!

梨煙感覺整個人像隻紅透了的大蝦一般,渾身冒著熱氣。

這個溫西沉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明明冇怎麼談過戀愛,這撩人的技術比誰都厲害。

“溫西沉,你說你天天表麵上裝的這麼冷淡,背地裡不會是個悶騷吧。”

顯然這個詞從來都冇有出現在溫西沉的字典裡過。

溫西沉愣了愣,問道:“什麼叫悶騷?”

梨煙無奈扶額:“你當我冇說。”

“說。”

溫西沉捉住她的手腕,緊緊扣住:“告訴我,悶騷是什麼意思?”

怎麼聽都不像個好的詞彙。

梨煙覺得有些難以啟齒,便搖搖頭,臉紅不已:“我不知道,我就是大概猜測的。”

溫西沉勾唇,下一秒……

看著百度出來的意思,梨煙感覺自己想找個地縫鑽進去。

“悶騷一般是指外表文靜,內心狂熱的人。此類人群不輕易表達和外露個人喜怒哀樂和情感變化,但是在特定的場合或環境中,往往會表現的出人意料。”

溫西沉一字一句地唸了出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