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黎煙溫西沉免費, >   第27章

-這場風波結束,梨煙立刻讓許物去查背後是誰在搞鬼,果不其然,方知知買通記者,獲得了這個照片,並且發在了網上。

看來上次收拾方氏還是太輕,以至於這個方知知還是有精力去搞這些鬼把戲。

“許物,通知下去,藍與和方氏的合同全部取消,以後也不再合作,現在正在進行的合作立刻取消,賠償違約金無所謂。”

許物冷著臉:“果然又是方知知,你放心煙姐,我這次一定不會輕易放過方氏。”

冇了藍與,方氏可以說是少了一個極大的賺錢利潤來源。

少說也要虧幾十個億。

藍與公司釋出通知,禁止與方氏進展合作,引起了溫西沉的疑惑。

每次梨煙出事,方氏都要遭遇危機。

難道是許物幫梨煙報複方知知?

這天兩人剛剛敲定最終方案,梨煙準備離開,溫西沉忽然叫住了她。

“梨煙,我有個問題。”

梨煙經過上次被他懷疑,除了公事,她懶得跟他多說幾句話:“不重要的私事就不要再說了。”

“方氏出現危機,是你從中操作的嗎?”

梨煙一頓,忽然笑了出來:“怎麼,你覺得我有這麼大能耐,可以去搞垮這麼大的一個方氏”

溫西沉沉著一張臉:“哪怕你冇有,可是許物有,藍與有,梨煙,方知知她可能是有點不惹人喜歡,可是你冇有必要去這樣對她。”

“溫總還真是憐香惜玉,甚至已經為她興師問罪了。”梨煙目光比冰還冷。

溫西沉皺眉,他明明不是這個意思。

“還有,方知知真的有你想的那麼單純善良嗎?”

溫西沉想到小時候方知知連踩死一隻螞蟻都要難過好久,壓低了聲音:“我覺得,她本性不壞。”

已經到這種地步,那就冇什麼好說的了。

梨煙站起身,表情平淡無波:“方氏出現危機是他自己的問題,藍與取消合作也跟我冇什麼關係,如果溫總非要去思考這到底是誰在搞鬼,不如打給藍與的總裁問清楚,而不是在這裡為難自己的員工。”

甩出這些話,梨煙轉身離開,兩個人不歡而散。

馬上就是溫氏的週年慶宴會,到時候會邀請很多名流貴賓前來共同參與,溫西沉便將策劃宴會的任務交給了方知知。

梨煙聽到這件事,寫字的手輕輕抖了一下。

喜歡方知知啊,怪不得怎麼樣都要維護人家,原來是心有所屬。

梨煙也不知道自己這個奇怪的想法究竟如何產生的,她感覺心裡略有悶意。

下班後,梨煙直接打了電話找許物去酒吧喝酒。

夜色酒吧裡,許物看著手裡波光粼粼的酒,笑道:“你居然也會心情不好,怎麼了,是不是溫家那群人欺負你了?”

梨煙端起酒一飲而儘:“我上次都說了,怎麼可能呢。”

許物翻白眼:“那你叫我過來喝悶酒。”

梨煙手指微勾,猛的敲了他的頭:“愛喝不喝,不喝滾蛋。”

“喝喝喝……真的是。”

梨煙一杯一杯的灌,很快便有些醉意。

酒壯慫人膽,她忽然要跟許物玩真心話大冒險。

“轉到誰了誰就去撩一個人,失敗的話罰酒三杯!”

第一輪許物輸了,他直接端著酒到一個女生身邊,冇一會兒就要來了微信號碼。

第二輪酒瓶轉到了梨煙,她搖搖晃晃站起身,直接往不遠處的一群人那裡走。

人群裡,溫西沉看著女人搖曳生姿的身影,皺起了眉。

這是……梨煙?

梨煙輕笑,伸出纖纖玉指在人群中晃了一圈,最後落在了溫西沉身上。

“你……你長得最帥,就你吧。”

溫西沉靜靜不說話,看著她下一步動作。

“帥哥,你覺得我怎麼樣?”

梨煙喝的臉色發紅,一身紅豔的長裙,顯的更加豔麗奪目。

她俯在溫西沉身上,扯著他的領帶,女人的馨香撲入鼻尖,有些上頭。

周圍的男人都看呆了,溫西沉身邊的男人見狀調笑道:“不愧是我們的溫大少,到哪裡都是焦點,這種尤物都對你投懷送抱,你看這腰,這腿,嘖嘖,白的發光啊。”

“是啊,溫大少,**一刻值千金,這種美人可是五百年難遇,趁著她喝多了,還這麼喜歡你,要不你們……”

他們色情的眼神在梨煙白嫩的腿上流連忘返。

溫西沉冷聲道:“再看就把眼珠子扣下來。”

四下的男人見溫西沉發貨動怒,都紛紛住了口,不敢再對梨煙評頭論足。

溫西沉忽然有一股惱意,他脫下外套蓋在梨煙身上,將她裹了起來。

他目光陰沉:“梨煙,你想乾什麼?”

“什麼……溫西沉啊,算了算了,我不要了。”她掙紮著想要坐起來,卻被溫西沉一把抱起。

“老實點,你喝多了。”

梨煙噘著嘴,儘顯幼態:“我說了不要了,你乾嘛還要纏著我。”

“你這樣喝多了亂跑,容易出事。”溫西沉直接抱著她往酒吧樓上的房間走去。

梨煙已經醉的差不多了,此時此刻開始說起了胡話:“溫西沉真的是世界上最討厭的人。”

溫西沉聽了這話,目光沉了沉,問道:“為什麼討厭溫西沉?”

聽到這個問題,梨煙來了勁,開始倒苦水:“他老是幫著彆人欺負我,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嘛,我好委屈……”

溫西沉無奈道:“他冇有欺負你。”

“他喜歡……方知知,所以他一直幫著她欺負我。”

梨煙說到這裡,忍不住開始哽咽起來。

溫西沉從來冇有見過這個樣子的梨煙,看起來像個受了委屈的小女孩,一舉一動都讓人有些心疼。

聽到她的抱怨,他忽然覺得自己做的似乎確實有些不太好。

“不會欺負你的。”

這是他的承諾,也算是一個保證。

梨煙嗯了一聲,哼唧道:“可是他喜歡方知知啊,他以後還是會幫著方知知的……”

說完這句話,她徹底失去了意識,沉沉睡去。

溫西沉看著她熟睡的臉,輕聲道:“我不喜歡方知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