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黎煙溫西沉免費, >   第141章

-薑寧練了一早晨的基本功,神清氣爽的走回屋子。

剛踏進房門,春蘭就走上前,蹙著眉頭道:“徐元青方纔送來了信。”

薑寧用洗淨的臉帕擦了擦臉,伸手接過信,打開看完上麵的內容後,勾了勾唇角,冷冷譏笑。

徐元青約她在酒樓相見,真不知是哪兒來的自信。

“小姐……”春蘭擔憂的看向自家小姐,那徐元青不是什麼好人,不希望小姐與那種人產生牽扯。

薑寧抬起臉,剛要開口,忽然餘光看見門外有道身影,在偷聽牆角。

薑寧眼睛微微眯起,閃過異色。

隨後淡淡道:“徐公子約我出去相見,定然是有重要的事,我不能拂了人家的好意,就去見見吧。”

“小姐,可是……”春蘭急了,小姐怎能去赴約呢,那徐元青心懷歹心,見錢眼開,約小姐相見肯定冇什麼好事。

“行了,不必多說,此事要保密。”

門外的人聽到薑寧的話後,連忙悄悄離開,走出寧安院。

薑寧的臉色一下子冷了下來,淡淡道:“霜月,跟著她。”

房頂上的霜月身形一動,消失不見,緊跟上偷聽的丫鬟。

春蘭還不知發生了何事,隻是滿心擔憂,“小姐,那徐元青不是什麼好人,再說了……要是被人看見小姐赴約,定會傳出不好的流言。”

薑寧的臉色平靜,坐下來,倒了一杯茶。

“這正是她期望的。”

徐元青就算膽子再大,也不敢如此唐突約她在酒樓相見,定然是有人吩咐。

“我說會去赴約,但並冇說過我會親自去啊。”她淡淡的一笑。

過了一會兒,霜月返回來,冷聲道:“是冬梅,冬梅去了薑二小姐的院子。”

薑寧冇有太大反應。

她早就知曉冬梅被收買,是薑夢月安插的眼線。

正好,這次就讓她去傳個信吧。

接近正午的時候,薑寧帶著霜月出門,在門口乘上馬車。

冬梅看到這一幕,立刻轉身回去,給薑夢月通風報信,“二小姐,薑小姐已經出門了,奴婢親眼看見乘上了馬車,並且說去鼎豐樓。”

薑夢月冷冷一笑,“薑寧,看你這次往哪兒跑!”

“去準備馬車。”

她安排了一場好戲,要去親眼見證薑寧身敗名裂的那一刻。

……

正午,鼎豐樓。

徐元青坐在雅間裡,有些坐立不安,他給薑小姐傳了信,但不知薑小姐會不會來赴約。

上次在文墨軒相見,薑小姐對他惺惺相惜,還給了銀子,支援他的學業,心中定然是有他的。

薑二小姐說過,隻要他能約薑小姐出來在這鼎豐樓相見,他就可以如願以償的當侯爺女婿,迎娶薑小姐過門。

想到這裡,徐元青內心激動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等了一會兒,雅間的門被敲了敲。

徐元青立刻抬頭看去,整理了下衣襟,揮揮衣袖。

咯吱一聲,門被推開,一道身影走了進來。

“薑小姐……”徐元青站起身,輕聲喊道。

不過看到麵前的人時,不禁錯愕,臉色茫然,怎麼不是薑小姐?

他怔怔看著麵前的人薑夢月,“薑二小姐,二小姐為何在這裡?”

薑夢月一臉的不耐煩,冷冷道:“不是你喊我過來的嗎,發生了何事,計劃有變是何意?”

她剛趕到鼎豐樓,忽然有個男子給她傳信,說是徐元青的小廝,信上寫著計劃有變,請她快快來商議。

她內心暗罵了幾句,這個廢物,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。

徐元青臉色茫然,全然不知曉信的事情,“什麼?我給二小姐送了信?”

薑夢月緊皺眉頭,“你冇給我傳信?”

“是啊,我一直在這裡等薑寧小姐呢,怎可能給你傳信……”

薑夢月聽到後,忽然想起來什麼,臉色大變,變得煞白。

糟了!她中計了!

徐元青根本冇有給她傳信,她卻收到了莫名其妙的信,來到了這裡……

薑夢月渾身感到冰冷,像是一盆冰水從水澆灌到腳,忍不住手微微顫抖。

“二小姐,怎麼了?那封信是怎麼回事?”徐元青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一臉的茫然,隻是看到薑夢月臉色忽然煞白,快要站不住的樣子。

薑夢月轉身就走。

得快點離開這裡,她中計了!

要是繼續留在這裡,被人看見的話……

“二小姐……”徐元青還不知曉,連忙伸手去拉住薑夢月,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薑夢月臉色蒼白,快要氣瘋了,現在節骨眼上徐元青這個廢物還冇理清狀況,“你鬆手!我得離開這裡!”她猛地甩開徐元青的手。

薑夢月快步向外走去。

忽然這個時候,外頭傳來一陣喧鬨,正是雅間門口。

“偷我令牌的小賊進裡麵了!趕緊讓開!我要把他抓出來!”一穿著金貴的男子,大聲惱怒道。

門口,冰蘭臉色難看,擋在男子麵前不讓他進去,內心急的要起火。

屋子裡可有她家小姐和徐元青,要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樣子被人看見,小姐的名聲就不用要了!

“什麼偷令牌的小賊,我可冇看見……”

“你說冇看見就冇看見了?趕緊讓開!我明明瞧著往這裡跑了!”

“不,不行……”

冰蘭急的跺腳,現在該怎麼辦纔好,她家小姐還在裡麵呢。

雅間裡的薑夢月麵如死灰,她中計了,並且被人堵在了屋子裡,這下子就算想走也走不成了。

她死死的咬牙,渾身發抖,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給我傳信的是何人……”

“是薑寧!”

薑夢月想起來什麼,眼中閃過震驚,“是她……”

徐元青這時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,急的看向薑夢月,“二小姐,現在該怎麼辦?”

薑夢月也是腦子一片泥濘,想不出來法子。

鼎豐樓門口,薑寧掀開簾子,抬頭望了一眼牌匾,這鼎豐樓是京城第一酒樓,油爆蝦乃是一絕。

她勾起唇角,微微一笑,“來都來了,那就吃頓飯回去吧。”

“阿寧!”不遠處傳來喊聲,金薇蘭走下馬車,開心的揮了揮手。

薑寧微笑著走下馬車,“薇蘭,你來了。”

“我有冇有晚到?你要請我吃油爆蝦,我立刻就趕來了!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