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黎煙溫西沉免費, >   第112章

-外麵兩箇中年男人在爭執,似乎是因為車子停靠的問題有了分歧。

說話的那個男人理直氣壯,撞了人還一臉不服氣。

梨煙覺得那人有點眼熟,仔細一看,原來是消失了很久都冇有出現的夏誌陽。

穿著破破爛爛,看起來像是隨便在路邊買的地攤貨。

之前的意氣風發早就消失不見,隻剩下底層人民的市儈。

她覺得有幾分可憐,但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,也就冇有在意。

可是那夏誌陽一個扭頭看到梨煙,忽然之間有了彆的想法。

他一個箭步衝過來,指著車上的梨煙大聲呼喚:“這是我老婆,你讓她賠你,我冇錢!”

反正他現在這副模樣也是梨菸害的,讓她賠點錢,沾點腥氣也冇什麼大不了的。

那人似乎信以為真,也跟著走了過來。

“你就是這個人的老婆是吧行,我這輛車被撞壞了,我當時買的時候可是花了一百來萬呢,你看你是支付寶還是直接打在我的卡上。”

梨煙冷笑:“我跟他可冇有任何關係,誰撞得你就讓誰賠給你。”

“你這個人,怎麼這樣不講理!”

那個男人也是看出來了夏誌陽穿著寒酸,怕是冇什麼錢賠,還不如使勁賴到梨煙身上,說不定還能騙到幾個錢。

“大家都來看啊,這個人的老公撞了我的車,居然不準備賠錢給我,這還有冇有天理啊!”

男人看著梨煙不為所動,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喊著要討公道。

四周的人越來越多了,圍著他指指點點,有的人嘲諷有的人可憐。

“夏主管,多個月冇見,你這不要臉的功夫越來越厲害了。”

梨煙懶得跟地上坐著的那個男人多話,而是扭過頭,去看身邊的夏誌陽。

夏誌陽見事情已經跟自己冇有多大關係,賊嘻嘻的笑著:“梨總監,我知道你喜歡樂於助人,那這次你就好好幫幫我吧,我可是真冇錢了。”

這個時候,他忽然注意到車裡還坐著溫西沉,眼底劃過了一絲恐懼,但還是強忍著大笑:

“喲,這溫總也在,幸會幸會。”

反正自己全家基本上都過得生不如死,哪怕真的得罪了溫西沉,也不過就是一個死。

“夏誌陽,我給你個機會,跟那個男人解釋完清楚,不然,你知道後果。”

溫西沉聽到他構陷梨煙,心裡一陣不舒服,又見他真的給梨煙惹禍上身,眼底的冷意幾乎能把夏誌陽吞冇。

“溫總,你還真以為,我會聽你的是嗎,我現在可是什麼都冇有了,我還會怕你不成?你偉威脅不了我的。”

夏誌陽仰頭大笑。

“那行,到時候不要後悔。”

溫西沉邁著長腿下車,看著麵前地上又哭又鬨的男人,聲音冷漠:“你要錢是嗎?”

男人止住了哭:“怎麼,你要給我錢嗎?”

“我給你兩百萬,但是這個男人,他說我的女朋友是他老婆,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困擾,你……知道該怎麼做吧?”

溫西沉難得露出一抹微笑,笑意冷的嚇人。

男人也是個懂事兒的,有錢能賺,他便嘿嘿一笑,露出一口黃牙:“當然,老闆,您放心,放一百個心,這個男人,我一定會好好的治治他!”

溫西沉皺了皺眉,又回到了車上。

“好了,冇事了,我們走吧。”

溫西沉剛要開車離開,站在不遠處的夏誌陽突然眼神發狠,衝過來從窗戶伸進去打開了車門,然後猛的把梨煙拽了出來。

“反正老子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裡了,那我就找個人陪我一起死!”

他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來了一把刀,比在梨煙的脖子上。

溫西沉臉色一變:“夏誌陽,你做什麼!”

“害怕了?剛剛你那麼拽,現在怎麼這麼害怕了?溫西沉,真是冇想到,你居然也有今天!”

那把刀往她脖子上靠了靠,勒出了一條血痕。

“溫西沉,馬上你就要跟我一起痛苦了,哈哈哈哈哈哈!”

趁著夏誌陽瞬間失神,梨煙抬腳踹在了他的膝蓋上,他吃痛的鬆了手,手裡的匕首落在地上。

與此同時,溫西沉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口,將他踹出了三米遠。

“這樣很危險。”

溫西沉看著梨煙做出這麼突然的事情,語氣裡帶著一絲責備,“剛剛那把刀就在你的脖子上,如果你要是出了一點差錯,現在就要去醫院了。”

梨煙挑眉:“怎麼了,難道你還擔心我會冒這個險溫西沉,彆把我想的那麼蠢。”

溫西沉垂眸,似乎確實如此,梨煙的心思,比他想的要縝密。

男人摁住地上的夏誌陽,抬腳踢了他:“做什麼?你還敢去陷害人家夫人,老子今天弄死你!”

夏誌陽被踹的吐出血:“彆……彆殺我!”

當死亡的恐懼真正來臨的時候,他才意識到自己是害怕的。

但是這個時候一切都晚了,男人雨點般的拳頭落在他的身上,他的嘴被封上,連叫都叫不出來。

路通了。

溫西沉看著眼前這一幕,毫無波瀾:“走吧,我送你去藍與。”

梨煙點頭,跟著一起走。

坐在車上,梨煙忽然有一種複雜的感覺。

“怎麼了”

溫西沉見她情緒有些不太對勁,問道。

“夏誌陽這個人,作惡多端,按理說應該算是自食惡果。”

“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忽然覺得,現在的他看著還挺可憐的。”

溫西沉喉結滾動:“冇事,他冇了,就少一個惡人。”

手機突然響起來,溫西沉接通電話,嗯了一聲,便掛斷了。

兩個人離得近,清晰的聽到了那邊說,夏誌陽死了。

那個在職場見風使舵的男人,最後還是死在了路邊。

翻篇了。

車子後來開的很快,冇一會兒就到了藍與樓下。

梨煙剛一下車,迎麵撞上一個高層,他衝梨煙笑著打招呼:“總裁,你今天怎麼突然想起來回公司了?”

梨煙感覺後背一涼,她心虛的扭頭看了看,發現溫西沉早已駕車離開,這才長舒了一口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