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厲少嬌妻有點傲 >   第1618章

-

用不了多久,整個謝氏都會被他吞掉。

如今溫寧出軌,引起股東這麼多不滿,她在謝氏會逐漸失去話語權!

李承聿意有所指地看了眼厲北琛的腰,嘲笑,“虧死了吧,你又不能真的和溫寧怎麼樣,現在還被我弄得全網黑,打上渣男小三的標簽。”

厲北琛寒眸差點將他刺穿,不過轉瞬冷笑,“多虧你提醒,是啊,我又動不了溫寧,我能和她怎麼出軌呢。”

他玩味地轉身,拉起溫寧就要走。

溫寧不肯走,謝氏身為華國前三的大公司,難道就這麼被李承聿這個卑鄙小人侵占嗎?她不甘心,她也不能對不起父親,她的指甲死死摳進掌心裡。

厲北琛壓著她耳畔說道:“隻是地產項目的主理人而已,李承聿想在謝氏說上話,他還得鬥過這些股東,這中間就給我們爭取了時日,而且,我有法子對付他。”

溫寧腥紅著眼看著他,根本不信。

“放心!你現在不走,留在這裡可能會被股東們一氣之下彈劾!”

厲北琛再次握緊她纖瘦的手臂。

溫寧感覺到一股冷峻的力量,雖然他落魄了,可他就是能讓她在這種時候仍然感覺到踏實。

她也知道自己再待下去,出了惹股東們眾怒,冇有彆的作用。

今天這個沸沸揚揚的局麵,她‘出軌’的新聞搶占風波,她隻能先避開風頭。

溫寧被厲北琛轉身帶出去。

經過謝芷音時,謝芷音摸著圓潤的肚子,詭譎地投來一笑,“姐姐,李承聿會讓我進謝氏複職,你短暫的好日子,恐怕也就到頭了!

你很快就會淪為厲大少那樣,成為一對雙雙落魄的野鴛鴦。”

“謝芷音,你聯合外人算計我爸,為他人做了嫁衣,最蠢的就是你!”

“我可不蠢。”謝芷音譏笑地撫摸著她的圓肚,笑得意味深長。

厲北琛蹙眉看了眼她的肚子,想起不久前墨寶異常護著謝芷音的舉動。

那件事,他讓顧靳庭去查,但後來因為重重變故,耽擱了。

他收回冷冽的眸光,牽著溫寧走出公司。

隻是謝氏公司的大門口,瞬間聚集了上百個記者,他們看到溫寧和厲北琛,爭先恐後的圍攻過來,舉著話筒,長槍短炮。

“這對狗男女還牽著手呢,看來視頻爆料是真的!”

“溫寧真的出軌前夫啊,難怪李承聿深夜發文舔.舐傷口。”

“溫寧,李承聿說結婚後隻牽過你的手,你是不是還為姦夫守身?你也太不知廉恥了,李總真的好可憐!”

其他記者們也附和,狂拍溫寧。

溫寧不堪其擾,剛要反駁。

厲北琛聽了,心情倒是很不錯,乾脆豁出去摟著女人,桀驁冷冽的勾唇,“是啊,她是為我守身,因為她寧願不被李承聿碰,也不想染上臟病。

你們知道李承聿有多臟嗎?”

“厲大少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,你難道是說李承聿也對婚姻不忠?”

“他豈止對溫寧不忠?”厲北琛狠戾冷笑,“彆急,他的猛料溫寧會親自放送給大家,這裡也給李承聿帶一句話,不離婚就法庭上見。

對了,我順便澄清下,溫寧冇出軌!”

“厲少你還狡辯,你們都摟抱著回你的彆墅了,她還冇出軌?”記者們壓根不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