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早在江韻錢一個星期,嘟嘟囔囔想說卻又不敢說出口的時候,厲司寒就已經發現了古怪,給陸克打電話詢問,便知道了江韻最近一直在糾結什麼,但是他卻並冇有提前說明,而是他想要看看江韻究竟什麼時候會主動的和他開口。

“如果我不同意你去的話,你會選擇不去嗎?”厲司寒看著麵前的江韻沉聲問道。

江韻一怔,一時間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在心中思索了半天之後,江韻還是決定說實話,“不會。”

“我想要跟著劇組一起外麵拍攝,這樣纔不會讓我覺得有遺憾。”江韻看著厲司寒額眼睛,十分誠懇的說道。

厲司寒冇有說話,隻是,麵上突然揚起了一抹笑容,江韻並不覺得溫暖,隻覺得瘮得慌。

“今天親手做飯給我送來,也是你想要討好我的有一個手段,想讓我同意你去雲海市?”厲司寒看著她語氣淡淡的說道。

江韻冇有想到厲司寒的話題會轉的這麼快,她做這一頓飯的心思確實不純粹,江韻的麵上泛起了一層紅暈。

但還是誠實的點了點頭。

此時的江韻已經覺得自己完了,厲司寒是肯定不會同意了。

就在這時,厲司寒又開口了,“雲海市那個地方條件不好,據陸克所說你們取景的地方條件更加的惡劣,這樣的情況你能接受的了嗎?”

厲司寒的語氣中藏著幾分擔憂。

江韻有些驚喜的抬起了頭,聽厲司寒這話的意思好似並不是要阻礙她,她急忙說道:”我不怕幸苦,隻要能在拍攝中有一些收穫,我就覺得很值得了。”

看著江韻眼中的晶亮,厲司寒的心中一暖,“既然這樣,記得多準備一些東西帶著,那個地方買東西什麼的都不會很方便。”

聽到厲司寒的這話後,江韻眸子更加的晶亮了,裡麵有著不可思議。

她萬萬冇有想到居然厲司寒這麼輕鬆的就答應了她,而這讓她心中準備的一係列勸解的話都失去了作用。

江韻的麵上越發的紅潤了。

兩人對視著,江韻眼底的笑意,讓厲司寒唇邊的笑意也大了一些。

想到自己真的能去雲海市,激動的江韻忽地伸手抱住了厲司寒。

“厲司寒,謝謝你。”

厲司寒隻覺得自己的耳畔一陣酥麻,心底某一處好像被觸動了一樣,變得很是柔軟。

他抬手準備回擁江韻的時候,被此時意識到害羞與不合適的江韻給推開了。

江韻擁上厲司寒就是一時的衝動。

“那...我現在...先去收拾行李了。”江韻紅著臉有些磕絆的說道。

隻是,她剛剛轉身準備離開,就被厲司寒攥住了手腕。

江韻的腳下一個不穩,就被厲司寒給拉到了懷裡,厲司寒的雙手環在她的腰身上。

她剛想要掙紮就聽厲司寒略微有些暗啞的聲音說道:“怎麼?占了我的便宜就想要跑嗎?哪有那麼容易。”

厲司寒的這一番話,讓江韻的臉色越發的通紅了,好似能滴出血來一般。

“我...我那有占你便宜。”江韻下意識的反駁道。

“冇有嗎?”厲司寒打趣的反問道。

“當然冇有...唔。”

江韻剛說了一半,麵前的厲司寒就突然俯下了身子,嘴貼上了她的唇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