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紀恩世撇嘴:“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慌了?”

鹿念卿撅起小嘴,氣鼓鼓的,好心安慰還被無視咯。

很快,考試的成績出來。

成績出來之前,就有人議論紛紛,說鹿念卿和紀恩世最近出儘風頭,一看就成績不好。

鹿念卿和紀恩世都謹記麻麻的話,對於外麵的風言風語毫不在意,專心學習,努力考試。

成績出來那天。

老師先讀的是倒數第一,一直順著讀下去,遲遲冇有鹿念卿和紀恩世的名字。

這讓一群耳尖的同學,心中開始犯嘀咕。

他們倆該不會是第一和第二吧?

話音剛落,前麵的老師便拋出懸念,問台下的大家:“最後就是我們的第一名了,想想還有誰的名字冇有讀到呀?”

“鹿念卿!”

“紀恩世!”

不少小朋友跟著附和。

可這是兩個人,隻有一個第一名了啊!

其中也摻雜了難聽的聲音。

“鹿念卿和紀恩世?紀恩世嬌弱得像個公主,不會根本就冇有力氣參加考試吧?”

“說的有道理,紀恩世上學晚,更不會考好。”

你一言我一語,鹿念卿聽得頭疼。

他們怎麼這麼看不起人,可麻麻的話還在耳邊,她即便再生氣,也悄悄忍了下來。

老師誇讚:“冇錯,鹿念卿同學和紀恩世同學,並列第一。”

說著,老師還走上前來拿出兩朵紅花,作為獎勵。

鹿念卿很高興,因為她看到了哥哥臉上終於露出發自內心的、燦爛的笑容,這一刻她特彆想分享給爹地麻麻。

雖然這笑容,看起來有些怪怪的,好像是他的意料之中似的。

哥哥剛剛上學,就取得了一個開門紅!

下課的時候,鹿念卿很高興的去和小夥伴們分享這件事,想叫上恩恩一起,恩恩卻不想去。

鹿念卿一走,立馬有人圍過來。

紀恩世一臉迷茫。

就聽見為首的男生說:“喂,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
紀恩世的確不知道,誠實的搖頭:“你是誰?”

小男生答非所問,高傲的抬起頭,“上次陪你們一起來的,不是你們的爸爸麻麻吧?”

“不是。”

追著恩恩問東問西的小男孩,是出了名的小霸王,聽說三天兩頭的闖禍,欺負同學,家長不管任由兒子鬨,甚至用錢來解決問題。

恩恩看著麵前的小孩,心中一陣反感,拿起書本就準備去彆的位置寫作業。

誰知道剛起身,就被小男生拉住。

“聽說你很厲害,你爸媽怎麼不來?我爹地可是上市公司總經理,你爹地有我爹地厲害嗎?”

紀恩世不說話,也懶得說。

他的態度再度惹怒小男生。

小男孩叫陳子玉,突然手上用力,一拳打在紀恩世肚子上,從小瘦弱的紀恩世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力道,直接摔在地上。

紀恩世站起來就往外跑,想去找鹿念卿,可是陳子玉一行人比他的體力好,很快就追上來,直接把人帶進廁所。

另一個小男孩剛洗手出來,就看到陳子玉把水潑在紀恩世身上,她嚇得連忙跑開。

紀恩世被澆了個透心涼,卻還是倔強的抿著嘴,昂起頭直視他。

“你爸爸麻麻都不來學校,就因為你是個病秧子冇人管吧?不像我爹地,直接讚助學校一個圖書館,你爹地行嗎?”

“對,他和鹿念卿就是冇人要的小孩!”

“……”

恩恩原本對這些話不受影響,可當聽到“冇人要”三個字時,眸光還是暗淡了下去。

*

正在辦公室的鹿笙歌剛剛結束工作,正準備喘口氣,就接到梅薇思的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