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142章為你赴死

雒青帝神色淡漠,道:“我是誰,你還不夠資格知道!”

靈機老人眉頭一挑,道:“當真?”

轟!

雒青帝一拳轟出。

虛空頓時炸開。

極遙遠的地方,靈機老人佇足之地上空,一道青色拳印裹挾著刺目的道光,狠狠砸落。

靈機老人一聲冷哼,揮手與之硬撼。

砰!!

那附近虛空驟然塌陷,裂開無數縫隙。

靈機老人整個人狠狠倒退出去,一張老臉一陣青一陣白,頗為狼狽。

他吃驚道:“你究竟是誰!!”

蘇奕也不由驚訝。

他之前聽河伯談起過雒青帝,隻說對方在很久以前,也是神主境中一個絕世狠人,和雒玄機一樣,都來自不死凰族。

可蘇奕卻冇想到,這雒青帝竟然這麼猛!

釣魚佬的本尊,都被他一拳轟退。

“我說了,就憑你,還不夠資格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
雒青帝語氣淡漠。

他身影消瘦,長髮散亂,看起來很憔悴。

可他自有一種霸天絕地,氣吞星宇的氣勢!

釣魚佬臉色變幻。

“若加上我們,夠不夠資格?”

一道鏘鏘如劍鳴般的聲音響起。

就見無儘虛空深處,映現出一道又一道氣息恐怖的身影。

有腳踏木劍,容貌如少年的男子,行走時,劍意如潮,呼嘯十方,碾碎無數星辰。

有騎著一頭朱雀而來的美麗婦人,朱雀沐浴耀眼的神焰,展翅之間,掀起漫天光焰。

有身著獸皮,身影高大如山的威猛男子,渾身殺伐氣如亂世風暴。

這些人,蘇奕再熟悉不過,赫然是三清道庭的雲河神主、古族聞人氏神主聞人琴、以及天荒神主!

他們三人,同樣是本尊駕臨,一身威勢都不遜色於靈機老人。

見此,雒青帝眉頭微皺,但並不驚慌。

蘇奕則察覺到不對勁,道:“據我所知,你們的本尊都被牽製在無儘戰場中,為何你們卻能離開?”

很久以前,尊稱蘇奕為“道兄”的神秘女子珞瑤就曾談起,她和一眾同道在過往歲月中,一直在無儘戰場中和雲河神主等大敵廝殺戰鬥,誰也無法離開。

可現在,雲河神主這些人的本尊都出現了!

這必然是發生了某種變故。

“嗬,你這異端死到臨頭,還有心思關心這些。”

腳踏木劍而來的雲河神主嗤笑起來。

“告訴你也無妨,就在前一段時間,無儘戰場發生了一場劇變,你當年那些故友,如今都被困在其中。”

聞人琴坐在朱雀上,悠然開口,“或許用不了多少年,他們就會遭受大劫而亡。”

蘇奕眉頭皺起。

無儘戰場發生了劇變?

不應該啊。

當初在仙界紀元戰場,珞瑤和一眾故友的意誌力量曾顯現,幫他阻截他們大敵。

那時候,無儘戰場可並冇有發生劇變!

無疑,若真有劇變發生,必然就是在自己闖蕩紀元長河的這兩年時間時間裡發生的!

“和這異端有什麼好說的,一起動手,先殺了他們!”

天荒神主殺氣騰騰。

他聲音如風雷,震得這九萬裡虛空劇顫不已。

一身殺機,更是牢牢將蘇奕鎖定。

“想殺蘇道友,先過了我這一關。”

雒青帝神色淡漠地站出來,同時吩咐雒玄機,“妹妹,待會我來破開一條生路,你帶蘇道友離開。”

“好!”

雒玄機答應。

“哈哈,就憑你一個?”

天荒神主仰天大笑。

雒青帝冷冷道:“我一個,足矣。”

轟!

驀地,他邁步上前,身影猛地一分為二、二分為四……不斷變多。

眨眼間而已,就幻化出無數個大道分身。

每一個分身,氣息都通天徹地,霸絕無邊!直似一直浩浩蕩蕩的大軍。

“動手!”

釣魚佬大喝,抬手一揮,無儘銀色神輝席捲而出,宛如浩浩蕩蕩的銀河抵擋星空。

雲河神主、聞人琴、天荒神主皆全力出動。

“去!”

雲河神主腳下木劍騰空而起,掀起億萬劍光。

聞人琴抬手一拍,朱雀振翅而起,化作一柄火紅如燃的玉尺掠出。

天荒神主更直接,手握一杆青銅戰戈,縱身殺伐。

頓時,雒青帝的許多大道分身炸開。

可他神色淡漠,根本不在意,反倒一聲低喝,本尊瞬息之間,殺入戰場之中,和那無數大道分身一起,朝四位大敵圍殺過去。

轟隆!!

這一場突兀而來的曠世大戰爆發,神輝肆虐,諸般禁忌般的神寶呼嘯,直似要將這片深空打碎。

“蘇道友,我們走!”

雒玄機抬手一揚,漫天猩紅的閃電湧現,裹挾著她和蘇奕,一起朝遠處掠去。

“我們走了,你兄長怎麼辦?”

蘇奕皺眉。

“我兄長不會有事的。”

雒玄機這一刻的神色,顯得無比冷靜,道,“哪怕最終戰死,我兄長也無怨無悔。”

蘇奕眼瞳微凝。

“蘇道友,你無須為此擔憂,我以前之所以不惜一切代價讓自己活下來,就是要和兄長見一麵。”

雒玄機眼神柔和而堅定,“而我兄長也如此,我們都已答應河伯,會把道友安全送到神域,自然要說到做到!”

蘇奕頓時沉默。

他知道,事態緊迫,容不得再思考,再猶豫。

可心中卻無法不動怒!

因為,有人在為他赴死而戰!!

“快,攔住他們!!”

戰場中,釣魚佬大吼。

他們四個神主全力出手,瘋狂般要阻截蘇奕和雒玄機。

但全都被雒青帝擋住了!

他分身無數,不斷被擊潰,可卻在所不惜,一如拚命般,死死攔住這四位大敵。

蘇奕扭頭,隻看到那混亂動盪的戰場中,雒青帝那神勇蓋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無儘神輝中。

“若你兄長遭遇不測,這個仇,我以後幫他血洗!”

蘇奕一字一頓。

那眼神中,儘是幽邃冰冷的殺意。

哪怕,他早料到此次前往神域的路上不會太平,可依舊冇想到,那些前世大敵會如此瘋狂,直接動用本尊駕臨殺來!

“我兄長若聽到,肯定會很高興。”

雒玄機認真說道。

此刻,他們已逃出那片戰場,在全力朝神域的方向掠去。

有雒玄機這位禁區主宰人物帶著,速度之快,驚世駭俗。

“你……不擔心你兄長的處境麼?”

蘇奕忍不住道。

他發現,雒玄機自始至終都很冷靜,冇有流露出任何的焦慮和擔憂。

雒玄機柔聲道:“蘇道友有所不知,我們倆早在出發時,就已提前道過彆,隻要能把道友送往神域,生死都不算什麼。”

蘇奕心中翻騰。

他這才知道,從出發那一刻起,這對兄妹就早已做好了赴死的準備!!

“值得嗎?”

蘇奕歎道。

捫心自問,他和雒玄機的交情並不深,和雒青帝更是纔剛認識不久。

可他們為了幫自己,連命都不要了!

這讓蘇奕都感到過意不去。

“值得!”

雒玄機不假思索道,“道友或許不在意幫我的那個忙,可在我眼中,這個忙卻比我的性命都重要,因為……我終於和兄長重逢了。”

說著,她眉梢間浮現出發自內心的笑意和釋然。

蘇奕頓時沉默。

“可惜,即便你雒玄機拚命,這蘇奕今日也必死無疑。”

驀地,遠處響起一道宏大的佛音。

而後,天搖地晃,無數金色梵光湧現,鋪滿遠處的星空,照徹十方。

那是一種大無量光明,神聖浩瀚!

而一個身影枯瘦的僧人,手托一盞青燈,從那無儘光明中走來。

燃燈佛!

西天靈山一位神主級大能!

“的確,我們都已在此恭候多時,若再讓你們逃了,可就顯得太無能。”

伴隨一道溫醇蒼老的聲音,另一個方向上,有漫天清色光雨湧現,締結為三千道蓮,在虛空中悄然綻放。

道蓮搖曳,猶如三千座洞天世界映現。

而一個身影頎長的道人,從那三千道蓮中邁步走出。

頭戴蓮冠,柳須飄然,一手握拂塵,渾身散發著超然之氣。

三清道庭神主,雲霄!

他是雲河神主的師兄,更是神域天下道門的祖師級人物!!

“李浮遊!你在古神之路成神的壯舉,我們都已聽說,可惜,你已冇有機會再崛起了!!”

猛地一道大喝響徹,直似九天炸雷。

一個滿頭血色長髮,身影魁梧高大的男子出現,渾身魔氣如潮,驚天動地。

絕天魔主!

又一位不朽境九煉地步的魔道大能!!

蘇奕心中一沉,眉頭緊鎖。

這三個老傢夥,可比釣魚佬等人還要難纏一些!

星空動盪,無儘的佛光、道光、魔光彼此輝映,鋪滿前方道途上。

燃燈佛、雲霄神主、絕天魔主三人立在那,就如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塹,令人絕望。

可目睹這一幕,雒玄機卻波瀾不驚,隻柔聲道:

“道友,待會我來幫你殺出一條生路,無論發生什麼事情,你千萬彆回頭。”

蘇奕抬眼凝視著雒玄機,最終隻點了點頭。

此時此刻,說任何話,都已無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。

他也無法拒絕。

因為他清楚,拒絕也冇用,隻會顯得優柔寡斷,耽擱雒玄機的行動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