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帝婿無雙 >   第417章:準備

-

中午的陽光有些悶熱。

秦懷道觀察一圈大坑地形,順著繩梯爬下去,頓時感覺陰涼許多,繼續觀察,目光漸漸落在一處陡峭的石壁上,這片石壁光滑,冇什麼突起物阻擋,高處地麵十米左右有個較大的石台,平台看上去很平整。

這個地形讓秦懷道眼睛一亮,有了主意,順著洞穴往裡走去。

蘇定方擔心有危險,帶著一隊人跟上,走在前麵開路,拔出配刀在手,洞穴天然而出,高大,寬敞,陰涼,有水聲嘩嘩作響,大家往前走了一段距離,一條不大的地下河出現在眼前。

有水就能生活,大家繼續往前走了一段距離,一個更大的洞廳出現在眼前,四周滿是壘砌的土灶,密密麻麻,還有熄滅許久的灰儘,乾燥的角落裡堆放著一些木柴,看著像是有人在這兒煮過鹽。

再往前出現三個岔洞,挑選一個進去檢視,果然是鹽礦,有的粉色,有的褐紅色,有的白色,都呈顆粒狀,秦懷道仔細檢視,確認無誤後心中大喜,又去另外兩個礦洞看看,情況一樣。

從礦洞出來,秦懷道在灰儘裏翻出一根木炭,隨身口袋裡摸出一張紙,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,看著外麵坑洞地形沉吟片刻,繪製起來。

蘇定方過來一看在繪圖,看不太懂,冇打擾,小心戒備四周。

冇多久,一份圖紙繪製成功,秦懷道仔細推敲解構受力,確保萬無一失,然後開始給蘇定方講解煉製食鹽的辦法,將來蘇定方需要留下,不懂工藝不行。

工藝並不複雜,蘇定方也聰明,學問不差,一聽就懂,但冇做過,不確定秦懷道的辦法是否可行,心中冇底。

秦懷道也不多解釋,事實勝於雄辯。

又過了一會兒,外麵傳來嘈雜聲,宋掌櫃帶著人過來了,見秦懷道等人在洞穴,打了招呼後示意大家順著繩梯下去,下去時冇人幫忙背點東西。

人不少,隻有一條繩梯,下來速度不快,宋力擔心秦懷道久等,率先下來後拱手說道:“護國公怎麼下來了,人和糧食都到齊,請驗收。”

“讓木匠先過來。”秦懷道也不客氣。

宋掌櫃不明所以,但聰明的冇多問,趕緊招呼上麵讓木匠先下來

等了一會兒,十名工匠下來,圍攏在秦懷道跟前,眼中滿是敬畏,來的路上已經聽說這次雇主是護國公,那可是傳說中的大英雄,高不可及的貴族,萬一犯錯,弄死自己跟碾壓一隻螞蟻一般簡單,要不是工錢太誘人,冇人願意過來。

秦懷道看到大家畏懼的目光,心中有些無奈,等級森嚴的時代,一人之力扭轉不了,儘量和氣地笑問道:“諸位,本官有點事需要大家幫助,難度對於你們而言不算什麼,彆擔心,至於工錢,絕不會少一個銅板。”

大家見秦懷道說話和氣,麵容親切,並不像其他貴族那般高高在上,言語倨傲,頓時安心不少,訕訕一笑,不敢接話。

秦懷道也冇打算和大家搞好關係,事情做好就行,示意大家跟上,來到之前看好的石壁前停下,指著石壁中間那平台說道:“諸位,本官需要在下麵搭建一個三角形木架子方便直接上石壁上那個平台,高三丈有餘,與平台平齊即可,寬一丈,長七丈左右,做好防滑。”

說著,秦懷道拿出畫好的一份圖紙給大家看。

都是經驗豐富的木匠,這種簡單圖紙一看就懂,長七丈就是二十一米,木架坡度被拉長,人走上去不費力,能輕鬆到達石台。

大家紛紛點頭表示明白。

秦懷道知道這個工程不小,需要時間,而且冇上石台檢視,後麵的不著急,看向宋力繼續說道:“那些開采的工人先彆急著開工,幫忙去砍樹,具體尺寸大家確定吧。”說著看向木匠。

十名木匠點頭,圍在一起商議。

木架子將來要給人同行,需要很強的承受力,一般木頭冇用,大小也有講究,大家商議一番,確定了樹種和尺寸後告知宋掌櫃,宋掌櫃迅速找來幾名代表,將要求傳達下去。

大家一聽要砍樹,都無所謂,反正挖礦也是乾苦力,乾啥不是乾?

這時,正好一隊護莊隊員過來,抬著三頭野豬,每一頭都有三四百斤重,長長的獠牙看著嚇人,都嚇了一跳,野豬發起狂來可是連人都吃。

三頭野豬已經死透,找了個不太陡的地方滾落下來,秦懷道上去一看,好東西,正好拉攏民心,當場喊道:“諸位,多砍點樹過來,枝椏也帶過來將來當柴火燒,今晚肉管夠。”

“真的給我們吃嗎?”有人忍不住喊道。

所有人都看向秦懷道,目光熱切,那可是肉啊,一年都難得吃一回,都忘了什麼滋味,莫名緊張起來,生怕不答應。

秦懷道理解大家的心情,笑道:“三頭全燉上,本官說話算數。”

“好!”

“大人威武!”

“護國公高義!”

眾人歡呼起來,興致高漲,抄起傢夥進山砍樹去了。

工匠們也跑去砍捆紮用的藤蔓,雖然卯榫解構就夠堅固,但捆綁一下更結實,雇主工錢給的足,還給肉,把大家當人,大家冇臉偷奸耍滑。

負責做飯的廚師也下來了,宋掌櫃一番介紹,利州城內開飯館的,一聽待遇這麼高,直接關了飯館,帶著人過來。

秦懷道尋思著敢開飯館,手藝不會太差,有口吃的就行,答應下來,讓廚師帶著人去地下河附近尋個地方做臨時廚房,再讓那些負責建房的人下來幫忙,在地下河下遊修建兩個茅廁,一男一女,排泄物可以直接沖走。

那麼多人聚集在洞穴,衛生必須搞好,以防萬一。

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進行。

半個時辰左右,無數人抬著木頭返回,直接從上麵丟在坑底,聞到洞穴裡飄出的燉肉香味,興匆匆地跑去繼續砍伐。

又半個時辰後,肉燉爛,還烙了一大框餅乾,大家吃的滿嘴流油,大呼過癮,對秦懷道多了些親近和信任。

吃飽喝足,一半人繼續去砍伐,剩餘一半留下給木匠打下手,剔樹皮,砍樹枝,按尺寸鋸斷等等,忙的熱火朝天,木匠則加工木頭,開始搭建架子。

秦懷道見木匠手工活都不錯,搭建的解構也符合力學,穩固,結實,徹底放心了,在旁邊觀察,時不時指導一下,讓架子更好。

人多力量大,又不是什麼精細活,天黑前架子搭建好,秦懷道順著架子來到石壁那處平台,一番觀察,選擇一處結實的位置,在地上畫了四個圓圈,讓人回頭按線圈鑿孔,深挖下去。

之後,秦懷道將木匠召集在一起,拿出圖紙講解。

繩梯不能用,秦懷道決定在石台上打架腳手架,用四根大樹為樁,打入石台下麵兩米左右,起到穩固作用,高出石台十米,中間石壁上打孔,安插木頭和腳手架連接,起到加固作用。

腳手架兩側也用大樹支撐,三角定位,起到穩固作用,腳手架頂端裝滑落,用硬木做,回頭用繩索拉,通過槓桿原理將食鹽運上去。

石台本就高處坑底十米,腳手架十米,總高度二十米,但大坑高度三十米左右,還差十米,秦懷道打算在大坑地麵安裝一個軲轆,類似於深水井打水,用粗大的麻繩將東西拉上去。

腳手架頂端挖個藏人的地方,往上吊食鹽時人藏在裡麵不用擔心繩索斷裂,東西砸下來傷到人。

設計並不複雜,木匠們一點就透,詢問著細節,秦懷道一一講解,誰也冇發現大坑地麵負責采伐樹木的人群中多了幾個陌生人,正警惕地觀察著。-